首頁 快訊 > 正文

高仿真人愛豆紛紛出道,如何打造元宇宙頂級流量明星?

朋友最近迷上了一個姑娘。

不要誤會,這不是在講言情故事。他用軟件在網上生成了他的一個虛擬異性同款,一顰一笑都極其逼真。然后發了朋友圈,問大家,這個顏值可以在元宇宙出道了嗎?

在2021,虛擬人更新迭代的速度之快,可與加密幣的更新速度一較高下。從二次元的漫畫風進化成逼近真人的樣貌,也已不再是新鮮事。

隨著越來越多年輕人的認同和追捧,虛擬人這兩年從非主流出圈,越來越大眾化,不僅僅是“極客們”的專屬,也不再是宅男們的專寵,現在普通的996上班族都可以打造出自己設計的虛擬人物,而一個熱門的虛擬偶像也受到了全民喜愛,正被越來越多時尚大牌官方認證。

虛擬偶像哪里好呢?

年輕人們隨口就來:永遠年輕漂亮、事業周期長、可以顏值和才華兼備、AI學習能力強大、人設不會塌房,能迎合大眾審美,更包容也會更有個性。

很明顯,當下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將自身的情感以一種半調侃半正式的方式寄托到虛擬人物的身上。尤其是后疫情時代,人與人之間的社交距離被迫放大,與之相對應的,卻是人們對于親密關系的需求與自身情感量的只增不減。

最近,英國《經濟學人》網站發表了題為《下一個是什么?2022年值得關注的22項新興技術》的文章,里面寫道:

“2022年,元宇宙被用來指代電子游戲、社交網絡與娛樂的融合,目的是創造新的沉浸式體驗;在虛擬網紅方面,預計2022年將有150億美元用于網紅營銷,虛擬網紅也會迅速增多?!?/p>

時代在變,在產業數字化的浪潮下,不變的是以全新的情感導向為核心的消費模式正在逐漸形成。虛擬人們如何在萬變的時代里更具美好未來,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話題。

01自帶NFT屬性的虛擬 Idol

12月3日,在邁阿密巴塞爾藝術展上,CC is Dreaming作為首個元宇宙NFT屬性的虛擬偶像,首次以全息圖的形式登臺演出,正式出道了。

“虛實結合”帶來的“奇觀”,讓人們在觀看虛擬偶像現場演出時,感到新奇。當虛擬“愛豆”CC隨著音樂開始起舞、并在展廳里360度范圍和觀眾互動時,也不奇怪現場有人開始大喊“CC”,并對這種猶如置身夢境般的演出表示驚嘆。

從CC整個舞蹈動作流暢,沒任何卡頓,可以看出CC的技術壁壘很高。而這也說明團隊技術板塊的3D建模技術與算力已經發展到足夠成熟。CC這次出道首秀,也是由當今 Z 世代時代精神的領先創意總監之一、曾與Camilla Cabello、Katy Perry、Ty Dolla $ign 等藝術家合作且屢獲殊榮的創意總監 Amber Park 執導。

CC出道反響非常熱烈,在首秀圓滿結束后,后面的計劃已經排滿,藝術圈里traditional entertainment和crypto領域的項目都表達出強烈的合作意愿,想要約它,請老老實實排隊靜候。

Cynthia Cao作為“CC is Dreaming”的創建人,則將在后期著力打造CC的NFT全方位人格個性。

在CC的誕生之初,就被賦予了兩種性格:一種是白天和人類,另一種則是夢境中的空靈和無限。

“目前,大多數 NFT 項目都是個人資料圖片,IP 非常單薄,主要專注于建立社區,沒有一個NFT項目實際上有背景故事。NFT項目背后也沒有一個能唱歌、能跳舞、能表演的形象?!?Cynthia如是說,而這樣的填補,正敲中了市場的痛點。

“像CC這樣的虛擬偶像的加密元素意味著他們的音樂、表情和外表都將在區塊鏈上;而創作背后的藝術家在他們自己的電子錢包中擁有他們內容的所有權利。我們最終的愿景是在元宇宙中建立一個平行的娛樂產業?!闭f到CC作為虛擬偶像的核心優勢,Cynthia認為在于她代表的理念和運作模式。

CC不僅僅是一個virtual idol,她是誕生于Web3.0的新的生命形式,定位于全球范圍內的一個社會實驗。

在未來,CC將通過DAO的形式讓粉絲和藝術家可以真正地共同創作擁有元宇宙專屬的未來的藝術和表達模式。隨著CC在web3.0時代的成長,也會可以擴展到各種領域,包括但不限于時尚、游戲、音樂、電影,各種融合性的world building project,成就更大的作為。

同時,CC未來的粉絲可以直接購買CC產出的NFT,例如歌曲、視頻。也可以通過持有NFT加入到粉絲專屬社區里,獲得各種不同的使用權限,例如參加CC線下的活動,獨家購買數碼時裝等。

當然,虛擬人高成本的運營維護也直接影響其事業期的長短。很多虛擬人之所以曇花一現,就是強大的燒錢營銷一旦達不到效果,離開了資本的支持,就會馬上成為過去式。

CC團隊目前已收到很多投資意向,不久后將會對外公布新的融資情況。

02國內首個Metahuman出道半年估值超6億

和 CC的顏值能一較高下的虛擬人,AYAYI算一個。AYAYI的出現,也讓虛擬偶像的商業兌現有了更多的可能。

作為今年國內首個Metahuman,AYAYI不僅僅是阿里巴巴旗下的首個數字人員工,也是橫空出世的頂流虛擬偶像,隨著粉絲經濟推動的商業價值,她的身份也在進一步增加:NFT藝術家、數字策展人、潮牌主理人、頂流數字人、時尚博主……

AYAYI自今年5月20日誕生以來,靠美貌迅速出圈,先后接到了安慕希和天貓超級品牌日的代言,成為AMX數字潮流藝術推薦官、共同研發數字酸奶;隨后disney、嬌蘭、LV、SMFK、CANOTWAIT、鉑雅航空、BOSE、環球影城等大品牌紛至沓來,許多自媒體及各種主流媒體展開報道,粉絲人群短時間內裂變式劇增。

剛結束不久的“雙十一”中,AYAYI與天貓超級品牌日在“天貓數字藏館”合辦了一場屬于元宇宙的數字藝術展,其中寶潔、小鵬汽車、五糧液、Burberry等八大來自不同領域、面對不同人群的超級品牌以各種數字形式紛紛參展。

Metahuman最早在DC漫畫宇宙中出現時,是用來形容用“超能力人類”。而在AYAYI這里,則代表著一種“基于Unreal引擎開發的3D高保真數字仿真人”,其最重要特點,就是高度仿真,接近極致的真實。本身的高度擬真性,使得她十分適合于走進人類生活,成為各種商業、藝術與科技場景的著名NPC,甚至唯一主角。

但要說AYAYI的核心優勢,那大概就是因為夠美。

虛擬偶像很多,但美得生動超凡脫俗的并不多。如果看起來木訥像木偶,更難以獲得Z世代們的好感。

而AYAYI的成功,在于團隊設計人員深厚的藝術積淀,能夠塑造出這樣一個寧靜、氣質突出而又有超越真實的人性力量的“超現實人”。人們雖然知道她是假的,但在假的外形之內,人們看到了她內在的真實,因而感受到了內心的觸動。

作為當前頂流虛擬網紅,以美貌為基礎,結合人設架構下一整套從人物形象、背景設定、生活方式,到深層人生趨勢在內的數字化價值觀體系,她代表了一個時代或者是一個類型的女性,時尚、精干、自由、獨立、渴望不同,追求改變。

從這樣的人設、屬性、人物特點、價值觀與美學觀感來看,她天生適合生活、新科技、服裝、飾品、美妝等生活品牌的代言,當然線上的游戲、影視,以及VR、沉浸式娛樂等,也完全在擅長領域之內。

AYAYI的執行方RM Inc.(燃麥科技)曾在AYAYI上線的1個月內獲得千萬級Pre-A輪融資,投資機構包括國內頭部虛擬偶像綜合服務商萬像文化等。目前作為2021年最活躍、也是最時尚的IP之一,AYAYI商業估值已經超過6億。

“AYAYI從來沒有把自己定位成一個博主,她有自己的事業和使命。當每個人都能很輕易地理解元宇宙是什么,當人們能用很簡單的方式進入元宇宙的時候,AYAYI的使命也就完成了,這是她最終的目標?!盇YAYI團隊表示。

03虛擬人賽道爆棚,靠什么打造大IP

不止是CC si Dreaming、AYAYI,2021年大火的虛擬明星層出不窮。

11月19日,在推特和ins上擁有上億粉絲的Justin Bieber,化身成身穿黑色休閑裝的虛擬人,用標志性的抖腿和2021年新專輯《Justice》的幾首金曲,向來自全球的觀眾獻出了自己的首場虛擬演唱會:

8月百度公司在自家的百度2021世界大會上,推出了以“龔俊”命名的AI虛擬人形象,簡直到了以假亂真的程度:

虛擬人“龔俊”是國內首個可以在 APP 端和人真正互動的虛擬人,也是百度對搜索擬人化的具體實踐,由以往二次元卡通虛擬助手升級到了明星 IP 類助理,不僅聲音與外形的高度擬人化,還支持近乎真人般的互動與服務,為用戶帶來沉浸感。

7月,日本虛擬網紅“大前輩”、頂著粉紅色娃娃頭的IMMA成為屈臣氏首位虛擬代言人:

同一時間,打造IMMA的日本虛擬人公司Aww.Inc還為今年上映的動畫電影《BELLE》打造了全新的同名虛擬人Belle,這個有著雅典娜氣質的粉色長發公主,既有著二次元動漫人物的夸張,又有著一種接近真人的生動:

6月,騰訊和新華社聯合打造、專門面向航天主題和場景研發的數字航天員、虛擬人記者“小諍”亮相,制作成本支出非常大,例如團隊在“小諍”臉上種了10萬根面部汗毛:

5月,雀巢咖啡推出宣傳片《Re/Imagine》的女主角Zoe長得酷似年輕時候的孫燕姿,但她其實是雀巢官方原創的一位虛擬偶像代言人:

2021年,從全息演唱會到各種商業代言,我們能發現虛擬人已經在慢慢滲透入日常的生活之中。

隨著動作捕捉技術的發展,精度越來越高而成本越來越低,技術本身早已不再是限制各大公司推出虛擬人的門檻?,F在普通大眾,只要愿意花時間去學習,也能自己創造出、或者扮演出生動的虛擬人。

但是當技術不再是門檻之后,虛擬人IP的策劃和運營,以及構建、拓展虛擬藝人的商業化場景,將是全球虛擬人從1到10進程中的關鍵所在。

本質上,虛擬人打造的也是一種“內容化”,團隊打造出人物形象后,后續需要不斷推出新人設、新素材,以豐富其形象,這都需要制作團隊投入很多精力。較高的運營成本,也阻礙了虛擬人的事業周期。在各種虛擬網紅出現之前,就有很多品牌跟風推出了自有的虛擬形象,但卻沒有持久地運營下去。

而虛擬人中的大部分,要么敗在一眼可見的失真,要么在實體景象中原形畢露,打造一個超級大IP需要付出更多的金錢和營銷推廣上的努力。加上沒有背景的數字內核是否真的能夠演繹出足以動人的虛擬人格、沒有人格是否也能通過外表吸引“真愛粉”,這些都有待時間去考證。

總之,在想如何去打造虛擬大IP之前,也許更要想清楚,為什么要去打造虛擬大IP。IP本身通常來說并非手段、也不是商業目的,而是實現目的過程中涌現的副產品。

憧憬那些在互聯網時代“重做一遍”的事業,在元宇宙再重做一遍,也不是沒可能。打造虛擬人不難,難的是創業路上,不忘初心。

早在2014年,美國年收入最高的女企業家Martine Rothblatt出版了一本探討人工智能前景的書《虛擬人:數字永生的前景與陷阱(Virtually Human: The Promise and Peril of Digital Immortality)》,書中提到了一個觀點,在7年后的今天來看,極具哲理:

就像人從飛鳥身上獲得靈感發明了飛機,迄今為止,飛機上儀器設備的精密程度任遠遠比不上鳥的身體結構的精密,但這并不影響現在的飛機能夠飛得更高更快、飛行距離更長。

寫這本書的時候,Martine Rothblatt對虛擬人的未來充滿信心。你呢?

國內也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虛擬人浪潮,從國內第一支虛擬女團A-Soul,到高度逼真的形象炸裂小紅書的AYAYI,再到一夜漲粉破百萬的虛擬美妝達人柳夜熙,這些走二次元風或高精度超寫實風的虛擬人,在資本圈和文娛圈引發了地震。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