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欠薪事件爆發,柔宇科技劉自鴻迎來“至暗時刻”

再過20天,就是劉自鴻創辦柔宇科技的第十個年頭。

自今年初柔宇科技暫停上市后,他便很少公開露面和發聲。

然而12月8日突然出現的“大規模欠薪”風波,卻再度將頂著“學霸”光環、空有225億元紙面財富的劉自鴻,推至聚光燈下。

12月9日凌晨1點23分,劉自鴻在轉發一篇“馬斯克追憶破產邊緣”文章時,發出如下感慨,“其實,誰都有過不容易。在人生至暗時刻,也不要指望雪中送炭,唯一能做的是,堅持到底,永不言棄”。

這似乎是在回應欠薪事件,同時也印證了柔宇科技正陷入新困境。

來源:網絡

值得一提的是,天眼查風險信息還顯示,柔宇科技存在終本案件未履行金額超9500萬,其董事長劉自鴻曾于今年10月份被限制高消費。

近十年艱辛創業,卻走到如此地步,不免讓人唏噓。

欠薪事件爆出,亟需資本輸血

今年10月5日,劉自鴻回憶起十年前的同一天,除了在IBM紐約Watson研究中心的工作,印象極其深刻的莫過于喬布斯的去世。

追憶往昔,感慨斯人已逝之余,已然創業近十年的劉自鴻自有感悟,“真正偉大的企業和企業家,不需要模仿或成為下一個誰,需要的是向那些極度卓越的前輩企業和企業家致敬并學習底層的邏輯、思維、智慧和哲學,然后塑造獨特的自己和獨特的新企業?!?/p>

來源:微博截圖

這一段有感而發,也恰好為2012年后,毅然選擇創業至今的劉自鴻留下了自我注解。

此后,柔宇科技似乎逐步回歸正軌,向好發展。

11月10日,柔宇科技高調宣布獲得一筆總計6億元人民幣的大額訂單合同。根據協議,從2022年開始柔宇科技將向客戶陸續提供柔性屏OLED顯示模組,2年內完成全部訂單交付。

11月21日,劉姝威教授朋友圈發文,回應擔任柔宇科技獨立董事質疑,還解釋了撤回科創板上市申請的原因。關于撤回科創板上市申請,劉姝威稱,主要原因是柔宇科技在股東結構方面存在“直接層面三類股東”的情況,目前我國解決包含三類股東的公司申請上市的問題還有待出臺相關的法律法規。

這兩件事,似乎都在說明著,柔宇科技的發展上了一個新臺階,開始邁入新階段。

11月25日,劉自鴻久違地站到臺前發表主題演講,一掃上市暫停后的陰霾,仍然意氣風發。

直到近日,“大規模欠薪”事件的爆發,將這一切無情粉碎。

多名柔宇科技的員工透露,10月10日是柔宇常規發放9月薪資的日子,但當日多數員工被告知,9月薪資僅部分發放,10月薪資則全額暫停發放,公司承諾將在11月30日補發,但并未兌現。

于是,在11月30日召開的全員大會,劉自鴻向員工承諾12月份會有融資,薪資或將安排于12月底至次年1月一次性發放。

也許是對于劉自鴻這一“承諾”的不信任,12月8日,一位自稱“柔宇科技人力”的網友給深圳市龍崗區區委書記留言信息,稱公司已經拖欠近千名員工薪資,拖欠時間短則三個月、長則半年以上。

來源:網絡

12月9日,劉自鴻本人在社交媒體上做了前文提到的“至暗時刻”發言。只是這一表態與“公司融資正在進行中,預計12月有資金進入”的說法略有沖突。不知有意參與投資的資方,看到后又會有何感想。

針對欠薪風波,獵云網向柔宇科技官方求證,截止發稿并未獲得官方明確回應。

那么,曾經的學霸、明星創業者、獨角獸制造者,為何一步步來到“至暗時刻”?回首劉自鴻的創業路,柔宇科技的發展史,或許能夠一探究竟。

他是學霸、文藝的理工男

原本可以財富自由

2000年,17歲的劉自鴻獲全國數理化奧賽物理一等獎、化學一等獎及江西省撫州理科高考狀元,妥妥的學霸。

清華大學6年的學習中,劉自鴻開始在“挑戰杯”、科技創業計劃大賽等科研領域小試牛刀。似乎在這一時期,劉自鴻就于心里埋下了一顆創業的種子,只是尚待萌芽破土。

26歲時,劉自鴻順利取得美國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隨后便開啟了在IBM為期三年的工作旅程。

2012年,創業的種子悄然萌芽。辭去IBM工作的劉自鴻,在美國硅谷、中國深圳及香港同步創立跨國公司柔宇科技(Royole Corporation),任董事長兼CEO。

據《千人雜志》報道,柔宇科技成立之初,劉自鴻帶回的種子資金因投入到技術研發上而日益耗竭,從紐約初來乍到硅谷的他,只得住到了朋友兼合作伙伴魏博士的家中,在客廳地板上打地鋪。

這一狀態,持續了一個多月。那段日子,劉自鴻也曾有過很深的迷茫和彷徨:“為什么我要放棄紐約的生活過來睡地板?”辛酸的同時卻也讓他感到“珍貴”,他始終認為,“現狀都是暫時的,那樣的生活一定會有所改變且一去不復返,所以更值得我們珍惜和享受?!?/p>

創業兩年后的2014年,劉自鴻來到了離“成功”最近的地方。

2014年8月,柔宇科技面向全球發布與智能手機平臺成功對接的世界最薄彩色柔性顯示器,厚度僅為0.01毫米,卷曲半徑可達1毫米,創造了新的世界紀錄。有國外企業聞訊而來,試圖出價3億美元收購這家創業公司。

彼時,劉自鴻只需輕輕點一下頭,財富自由也將隨之而來。最終,他和同伴們選擇了拒絕。

對于這一決定,外界多以“毅然決然”做定語。但是,熟知劉自鴻的朋友們,知道他會在工作之余,用臺球、籃球、音樂和藝術來排解壓力,他也因此被戲稱為“文藝的理工男”。

也許,劉自鴻正是在打完一場籃球,或者聽完一段音樂后,才最終做出繼續創業的決定。

自那以后,乘著雙創的東風,劉自鴻堅定地走在創業之路上,目標明確——“既然世界沒把我們掰彎,那就讓我們掰彎世界?!?/p>

2015年7月,柔宇科技啟動世界首條超薄柔性顯示模組及柔性傳感器量產線。在這一“里程碑”事件后的一次會議上,劉自鴻不由得喜極而泣。

艱難苦恨,一掃而光。自此,劉自鴻帶領著柔宇科技從1到N快速邁進。

存貨激增,現金流告急!

科創板“自救”未果

2015年后,柔宇科技的發展明顯駛入快車道。

除了深創投一如既往的支持,柔宇科技的投資陣容也愈發強大,中信資本、前海母基金、保利資本、順豐控股······

數據顯示,在2015年8月至今的多輪融資中,柔宇科技獲得了16億元+5.4億美元的資金支持。此外,還獲得了多家知名銀行的5.6億美元債權融資。

在深圳市政府的政策支持和資方的資金加持下,劉自鴻信心大增,步子也越邁越大。他曾放言:“柔宇不再是純粹的面板企業,是一家B2B、B2C齊頭并進的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整個行業的復合增長率會到200%、300%?!?/p>

于是,可以看到的是:柔宇科技的生產基地建設如火如荼,更多的C端產品接連發布,甚至于早在2018年10月31日便發布了全球首款折疊屏手機,大大地搶了三星、華為的風頭,并逐步與路易威登LV、空中客車、中國中車等世界知名企業達成合作······

此時的劉自鴻,風光無限。然而,市場上的質疑聲卻也愈發響亮,難以忽略。

其中,“沒有產品”大規模落地一直是外界對柔宇科技最大的疑問。

據了解,三星三款折疊屏手機已占據90%以上的市場份額。而在上市時間、售價方面占盡優勢的柔派手機,市場上卻幾無水花。

有業內人士指出,柔宇科技從未對外公布柔性OLED(包括柔性折疊OLED)的良品率及產能,或不具備足夠的市場競爭力。

柔宇科技在2019年遭受市場質疑時,曾發布聲明稱彼時“一個季度簽約的客戶訂單額,就已達40億元,柔性電子市場增速遠超預期”。

直到2020年最后一天,柔宇科技提交科創板上市申請后,虧損加劇、存貨激增、現金流告急等種種問題被白紙黑字地呈現在公眾面前。上面提到的40億元訂單,也并未“現身”。

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柔宇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6472.67萬元、10904.58萬元、22697.77萬元和11607.37萬元,總計約5.17億元。

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35931.28萬元、-80217.97萬元、-107319.28萬元和-96053.72萬元,累計虧損約31.94億元。

來源:柔宇招股書

需要注意的是,與營收情況基本持平的情況下,柔宇科技2020年上半年歸母凈虧損高達9.6億元,虧損額度接近2019年全年。

也就是說,柔宇科技的虧損出現了持續擴大的趨勢。

招股書顯示,2019年,柔宇科技全柔性顯示屏的產量高達31.4萬片,而當年的銷量僅5.27萬片,產銷率低至16.78%。2020年上半年,柔宇科技生產4.86萬片全柔性顯示屏,但銷量僅為2.21萬片,產銷率仍然不足50%。

招股書顯示,2019年柔宇科技折疊屏手機的平均單價為6480.93元,相較對外公布的8999元(起)的售價,直降2500多元。

目前,柔宇科技官網顯示柔派手機二代的售價已降至5999元。而在閑魚等二手電商平臺上,一代柔派手機的售價更是只有3000元。

截至目前,柔宇科技暫未公布手機銷售額,若以2019年消費端收入減去無手機業務的2018年數據,其手機業務年營收或為4609.51萬元,按6480.93元的均價計,年銷量僅為約7112臺;即便消費端營收全來自手機業務,2020上半年銷量也不過1.47萬臺。

柔宇科技的存貨不出意外地“激增”。截至2019年12月底和2020年6月底,柔宇科技存貨科目的賬面價值分別為5.95億元、4.8億元,其中庫存商品分別為1.73億元、1.12億元。

招股書顯示,2019年下半年,劉自鴻等4位高管出借16萬元至100萬元不等的資金給柔宇科技,并于2019年底和2020年1月份陸續拿回。出借金額最低的是董事、副總經理余曉軍,他分兩次向柔宇科技打款,一次10萬元、一次6萬元。

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柔宇科技賬上現金高達14.54億元,卻淪落到向多位高管眾籌資金的地步。對此,柔宇科技的解釋是公司臨時性短期資金需求。

柔宇科技的資金壓力可見一斑。于是,在科創板募資近145億元“自救”無果后,劉自鴻罕見地低調起來,久未公開露面。

然而現實就是這么巧合,劉自鴻公開露面后不久,欠薪事件就這么突然地爆發了,好不尷尬。

如果計劃中的融資未能如期而至,那么,經歷從0到1的突破,從1到N的挑戰后,劉自鴻率領的柔宇科技也只能遺憾止步于從N到N+的市場化、商業化關鍵時期。

如果計劃中的融資如約而至,解除柔宇科技的燃眉之急。那么,出生于1983年,未及“不惑”,正在而立之年的劉自鴻,在獲得喘息之機后,則更需要深刻反思,如何避免“至暗時刻”的再度降臨。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