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租房人,困獸猶斗

設計師張婕從未想到自己還有這么勇敢的一天。

那晚,中介帶了一個彪形大漢狂敲出租屋門,張婕開門,對方大呼小叫,說她沒交房租,立馬走人。突然間,22歲的張婕沖進廚房拿把菜刀,對他們吼:“現在就給我滾出去!這是我租的房子,滾不滾?不滾我砍人了!”

每年都有大批年輕人涌入社會,據自如研究院和新華網聯合發布的《2021中國城市租住生活藍皮書》顯示,預計在2030年中國租房人口將達2.6億。

租房是道關卡,在大城市闖蕩的年輕人,被房東、二房東、黑中介坑過的不在少數。自如研究院發布的《2021年10城畢業生租房報告》顯示,90%的大學生畢業后需要通過租房解決居住問題,而“房源虛假”“二房東失責”“找看房麻煩”位列城市青年租房困擾Top3。

打工人首先要跟房東斗智斗勇。非全日制研究生陳立清住在校外,通過蛋殼租房,從去年8月份入住,不到三個月租房平臺暴雷。于是在一個下著雪的晚上,陳立清被房東趕出去,交的一萬多元房租全部打了水漂。24歲的會計張婷婷,某天把破舊的水龍頭碰壞,水龍頭只有15塊,但房東喋喋不休,逼她把一整套水管換掉,或者賠償2000元。

即使避過房東的坑,還有二房東。有些二房東表面和藹可親,卻拿假房源忽悠人。程序員莫凡琪剛畢業時,在上海某地鐵站旁遇到一個舉牌老太,被其展示的低價房源打動,老太自稱二房東,結果到了地方,又說那房沒有了,帶著莫凡琪看其他房間,莫凡琪經不住勸,租下一間,幾個月后想退租,老太立馬翻臉。

還有的二房東并沒有租房權利卻私自出租,涉嫌詐騙。編輯孫美蘭的房子是從一個群友那里租的,住進去剛兩周,就有房東大晚上狂敲門。原來是群友是二房東,私自把房子分租,孫美蘭行李還沒來得及收拾,就要搬走。

在坑租房人路上,沒人比黑中介更專業。公關公司職員余建飛剛畢業那年,就和大學室友遇到了黑中介,中介無視合同上“房東負責取暖費”,為了索要費用,堵鎖眼、拉電閘無所不為。

在看房狗的調查報告中,有877名租房人對黑中介的行騙手段進行投票,統計顯示,合同欺詐是黑中介最常用的手段,投票人數高達646人,占比73.66%;緊隨其后的是非法克扣押金,占比42.3%。暴力威脅、不履行合同義務、單方解約、破壞居住空間等,均以相對高的票數入圍黑中介主要欺詐手段。

大部分租客遇到權利受損的情況,選擇了忍氣吞聲。莫凡琪實在僵持不過二房東老太太,只能認栽,房租和押金近萬元白白給了二房東,余建飛覺得走法律途徑沒精力和黑中介耗,虧兩千多塊把事了了。

也有一部分租房人選擇硬剛。當張婕亮出菜刀,大漢還真的慫了,和中介罵罵咧咧地走了;孫美蘭和二房東在小群里撕逼,揚言已找律師,最后收到錢把兩個人全部拉黑。

租房是很多人被社會上的第一課,我們和幾位有慘痛經歷的年輕人聊了聊。以下是口述實錄:

“平臺暴雷,下雪天我被房東趕出來了”

陳立清,女,24歲,在讀研究生

我研究生讀的是非全日制,所以是在校外租房子,在那個租房平臺上,年付是比較優惠的,家里人也不同意我用貸款,所以一下子給了兩萬四用來租房子。

從去年8月份住進去,但是住了不到三個月,租房平臺突然就暴雷了。

當時從網上看到消息,真的是晴天霹靂一般。但我想著,我已經交了一年的房租,應該不至于被趕出去,但是卻收到了房東消息,說她會在一周之內把房子收回,讓我趕緊找房子,還告訴我她從9月份就沒有收到房租。

合租的另外兩個姑娘也接到了房東電話,一個姑娘過了兩天就搬走了,她是季付,所以也只是損失了半個月的房租和一個月的押金,另外一個也在溝通無果后,去她男朋友那里住了,說慢慢解決這個事兒。

但是我交了一年的錢,肯定不會就這么不清不楚地走了。我和管家聯系,管家電話一直打不通,又跟平臺客服聯系,客服也總是忙碌中。眼看著距離房東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我心里非常焦急,那段時間真的是提心吊膽過日子,生怕哪天回來我的東西被房東給扔出去。

家里人也從網上看到消息,打電話問我情況怎么樣,我就說一切都好。我不敢和家人說我即將被房東驅逐,畢竟家里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錢給我,本就不容易,我不想讓他們擔心。

后來就在11月21日,北京下大雪那天,房東來找我,說就剩下我一個人了,讓我晚上八點之前搬走,我說能不能再寬限幾天,她說已經寬限我很多天了,今天必須搬走。房東態度過于強硬,我也有點害怕,就怕她帶人過來找事兒,自己一個人住這里也不安全。

就這樣,我先訂了一個附近的賓館,匆匆打包了東西,兩個大蛇皮袋子,一個行李箱,還有一些零碎的東西。然后從五樓一點一點把東西拖下樓,又打了個車,等車的時候,還在下雪,北京的冬天太冷了,我自己又累又狼狽。

往賓館去的路上很堵,師傅問我怎么下雪天搬家,我心里急需發泄,就把這幾天的不快都跟師傅說了,說著說著我就哭了。下車之后,師傅很貼心地幫我把東西送進賓館里面,我心里好受了很多。

后來我同學知道了,邀請我去她那里住,半個月之后,我又重新找了個房子。

“屋里的東西一碰就壞,一個15塊錢的水龍頭手柄房東要我賠2000”

張婷婷,女,24歲,會計

我出社會比較早,在北京工作兩年,我媽總跟我要錢贊助弟弟上學,我為了省錢,租的是床位,一個月1470元包水電,好處是房子就在雙井地鐵旁一百米不到的馬路上,上班方便,另外房東跟房客一起住,她的東西我們都可以用,這會省去不少錢。

房子是兩居,一個客廳一個廚房一個衛生間,住了8人。房東比較講究,給我講了住房規則,衛生間里還貼了幾張字條,寫著開排氣的要求,女生洗完澡要把地漏邊的頭發收拾好,把地擦干等等。房東早睡,規定每天十點半必須熄燈,可以自己躲被窩里玩手機但不能出聲。我都答應了。

住了幾個月,感覺屋里的東西質量都不是很好,有一次我在拖地,拖著拖著,拖把就斷了,我也驚了,什么樣的拖把桿會斷?我跟她說拖把壞了,她讓我賠整個拖把,我覺得只是桿兒壞了,就網上買個桿兒,給裝上去了。

后來有一次,我洗手的時候把很破舊的水龍頭手柄碰掉了,我就是正常用,這樣都能壞我也很納悶,就拍了個視頻給房東看,需要多少錢我賠給她。

沒想到她去看了一下水龍頭,回來黑著臉跟我說:“水龍頭沒法用了,那個估計整個兒都得換,你看你要自己把整套水龍頭換了,還是賠錢?賠錢的話發我2000塊,這事兒就這么了了?!?/p>

我一聽,這擺明是訛我吧?就那么一個水龍頭手柄要2000?她喋喋不休,說水龍頭壞了大家生活會受影響,讓我快點決定,我沒聽她的,說最多愿意賠50。因為協商意見不一致,我們糾纏了一兩天。

我自己去搗鼓,發現水龍頭能單獨拆開,上網查了查,找了個本地師傅上門來修,師傅帶了全新的水龍頭,也就15,三下兩下修完了,師傅工錢20,全部加起來才35。

慢慢的我發現,房東會上網買二手貨,二手滑板車、電腦、手機,有一回柜子壞了,她到舊貨市場淘了一個很大的柜子,沒舍得找人裝,喊我幫她裝,我倆裝了半天才弄好。她無意間說到,床和沙發都是從閑魚和舊貨市場淘的,我一下子就明白了,為什么屋里的東西總是那么愛壞。

“提出退租后,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帶來了兩個壯漢堵門”

莫凡琪,男,26歲,程序員

剛畢業時我來到上海,在某個地鐵站門口,遇到一個舉牌子的老太太,看著慈眉善目,她看我似乎是在找房,便跟我說她有個房子要出租,月租2500,包含取暖費,說看我也是剛畢業,都不容易,給我再降300元,2200元租給我。

我當時還有點懷疑,老太太馬上給我看房子的照片,我看著還算干凈,房子看起來也很大,而且在上海這種大城市,2200的房子并不容易找,于是跟她一起去看房。

結果到了地方,我傻眼了,位置離市區偏遠不說,周圍環境臟亂差,一梯有密密麻麻的5-6戶,老太太之前給我看的房子也說沒有了,我質問她,老太太說那個房子剛租出去,讓我再看看其他屋子。

來都來了,我就跟著老太太轉轉,其他房間都不理想,要么是空間太小,要么壓根沒有窗戶,進去就感覺非常憋屈。

老太太見我不太滿意,又說可以再降到2000租給我,我覺得價格也算是比較誠意,雖然房子條件破了點,暫且可以容忍,畢竟自己現在沒錢,這房子只是一個暫時的過渡,等找到工作以后馬上搬走。

于是,我跟老太太簽了半年租期,原本我只想租3個月,老太太極力勸說讓我簽一年,最后兩人各退一步,我交了半年的錢,老太太臨走的時候再三叮囑我,一定要好好愛惜房子。

剛住進去,我發現床的尺寸很小,水龍頭也不好用,水泛著一股怪味,走廊燈更是隔三差五就壞,我跟老太太反映這些問題,老太太卻一直各種理由推脫,意思就是要我花點錢補一補。

這些我暫且都忍了,有天跟隔壁的租客交流才知道,我以為很低的2000塊房租,其實也是二房東漲過價的,之前只租1500,因為房間突然漲價,前住戶就退租了。隔壁租客說這種房子這么破,其實就是專門騙剛來的外地人。我這才知道,看起來很親切的老太太,原來這么偽善。

后來我找到了新房子,打算要搬走,當時離半年租約還有3個月,我找老太太提出還我剩下3個月的房租,沒想到第二天,這個老太太帶著兩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早早堵在門口。

我立刻慫了,提出轉租的解決辦法,老太太卻說,如果轉租的話,轉租的租金要漲到3200元,其實就是變相不給我剩下三個月的租金,我實在僵持不過,又想早早脫離這個地方,只能算了,最后三個月的房租,再加上一個月的押金,總共將近1萬塊,就這么白白給了二房東。

“二房東退了租金,卻不給押金,靠撕逼要回押金,以后絕不找二房東”

孫美蘭,女,28歲,編輯

2017年,我姐姐要來和我一起住,我加過一個看演出的群,正好某個群友說他正好最近搬家了,在轉租之前的住處,是三元橋那邊的一個主臥。

我問了下面積和價格,又查了下地理位置,都非常合適。再加上是群友,當天下班我就去看了下房子,很滿意,然后和我姐商量了一下,就交了錢。從看房開始就都是那個男孩的女朋友出面,房租3200元一個月,押一付一,我交了6400元,簽了合同,周末就搬進去了。

住了不到兩周,某天晚上10點左右,突然有人咣咣咣砸門。

我去門口,先是隔著門問是誰。外面是個男人,語氣很不快,說自己是房東,還說要找某某某,某某某就是租給我房的男孩的女朋友,也是我租房合同上的甲方。

我一下把門打開了,和他對峙,也很兇:“這大晚上的,您在這砸門合適嗎?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說嗎?”這時候我看到門外是個中年男子,面對我連珠炮似的責備,他的態度瞬間軟了很多。

我們聊了幾句,原來是房東要賣房,他甚至不知道那對整租他房子的情侶已經搬走了,我剛給房東打發走,就開始跟我的二房東聯系,對她說我不可能忍受三天兩頭有男人來砸門,這已經是合同上說的出現影響居住的情況,我有權退租,我現在就決定,我不租了,我要搬走。

她答應了,并且說會把錢退給我,但是要等幾天。我雖然有些狐疑,但還是搬家要緊,就在三天內通過大中介找了個可以押0付1的房子,火速搬走。搬走前我也和次臥的兩個人說明了情況,但是他們已經在那里住好一陣了,不舍得搬走,決定觀望。

果然,我搬走后,二房東開始扯皮,只給我退了一半的錢。她給出的理由是,房東沒有把錢退給她,甚至還給我發過幾次他們和房東面對面沖突的視頻。那時候我已經很生氣了。

那對情侶、我、我姐四個人有個小群,有一天終于在群里,我們徹底翻臉了。我直接發語音信息向雙方開噴:別一邊耍心眼一邊哭慘,我已經咨詢過律師了,趕緊給我退錢!

也許是理虧,也許是考慮到我們還在同一個大群里,那個男孩最后私信我,和我道歉,并且把錢退給了我,但是希望“你不要告訴我女朋友”。

我才懶得管他們的事,收完錢我把他倆都拉黑了。

“為了三千塊取暖費,黑中介堵我鎖眼”

余建飛,男,25歲,某公關公司職員

剛畢業那年,我和我的大學室友就遇到了黑中介,不僅堵我們鎖眼,還拉我們電閘。

因為房東要收回房子,所以就在一個中介那里找房子,當時找得比較著急,一周就找到了房子,是那種沒有電梯的老房子。

當場就簽約了,押一付三。中介告訴我們,后續的衛生服務費和取暖費都由他們來負責,這些也在合同里面寫著。

搬過去沒有多久,北京就開始供暖了。突然有一天,中介在微信上告訴我們,要我們交取暖費,一共是三千多塊。我們當然不會交,合同上白紙黑字寫著,由他們來承擔。所以我和室友就去找他理論,他告訴我們:“合同上是這么寫的,但是現在就是你們必須交這筆錢?!?/p>

我們不可能出這筆錢,雙方僵持不下。

過了幾天,我們回家的時候,發現我們的門鎖鎖眼被膠水堵上了,我們就打電話叫了一個換鎖的師傅,北京換鎖還挺貴的,200多塊。我們當時也懷疑是不是中介搞鬼,就打電話質問他,結果他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又過了一段時間,中介可能覺得我們沒有在家,又拿著膠水來堵我們家鎖眼。我們在家里就聽到了聲音,一開門,剛好看到他一手拿著膠水,一手拿著文件在我們門口。我們當場質問他,結果中介還特別有底氣,“你們不交錢,我們也沒有辦法?!?/p>

本以為堵鎖眼就算了,結果又把我們電閘給拉了,還把電閘給焊死了,不讓我們用電。

我們后來就買了一根很長的插排,把螺絲擰開,把線頭接上去,跳過閘門來接電。我們有時候晚上會把燈給關上,造成我們沒有電的假象。他可能是想檢查我們在不在,就瘋狂敲門,有一次我們開了,發現是他就給關上了。

后來他還時不時來敲我們家門,實在是太擾亂生活了。走法律途徑,又耗時耗成本。我們倆都是上班族,哪里有精力和他耗,所以亂七八糟的斗爭之后,我們就只能找他聊退房,最后虧了兩千多塊錢把這事情給結了。

后來我們發現,受騙的不止我們。那段時間,從地鐵去他們公司的路上,被人用紅漆在墻上噴滿了字,“xx中介黑心騙錢”,估計跟我們同一批上當受騙的很多。后來不久,他們家就關店了。

“中介敲門要錢,還帶了一個彪形大漢,不得已拿出菜刀與之對峙”

張婕,女,32歲,北京,設計師

2011年我才22歲,剛到北京沒多久。那還是用現金支付的年代,我對租房的法律流程也不了解,已經租過好幾次房子了,沒簽過合同,都是直接和房東談好就入住了。

后來我有個豆友也從家鄉來北京了,和我商量一起把主臥租下來。主臥的租金是每月1300塊,為求心安,我倆決定交半年的。加押金一共是將近一萬塊,我倆幾乎拿出了全部家當,把現金當面交給了那名中介,他手寫了一個收款條給我。

我拎著大包小包到了新家,沒想到第二天就出了狀況。我和她在屋子里,突然幾個人敲門進來,很明顯是一個中介帶著人來看房子的。我們很驚訝,那個新中介看到我們也很驚訝,問我們是誰,我們說我們是租客啊,剛搬進來。

然后那個新中介就說不可能,這個屋子現在是他負責,沒有租給我們。當我們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他,并且給他看了微信之后,他說收了我們錢的人早就從公司離職了。我們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而且我們交的是現金,沒有轉賬記錄或收據作為證明,新中介看了看那個手寫的條子,說上面的名字都是假的。

但是我們那時候身上只有500塊錢了,能怎么辦呢,再者我也覺得很無辜,我就咬死不搬走,想和他們商量個解決辦法。那個新中介也翻臉了,之后每天都來敲門,趕我們走。

有一天,新中介又來了,這次帶了一個彪形大漢。那個大漢得有一米八五以上的個頭,很壯,光頭,還戴個金鏈子,就很唬人的。

一進來,他們就開始大呼小叫,讓我們趕緊走人。

不知哪股邪火上來,我突然也瘋了,就和他們硬剛,最后沖進廚房拿了把菜刀,對他們說:“現在就給我滾出去,這是我租的房子,滾不滾?不滾我砍人了!”

大漢還真的就慫了,和新中介罵罵咧咧地走了。不知道用了多久,我估計肯定不超過半小時,我倆也不敢再住,打包好,拎著行李,在小區兜圈子,兜了好幾圈,才心驚膽戰地離開。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