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國產劇,別再道歉了

《誰是兇手》,四天致歉了兩次。

第一次致歉是在12月5日,也就是開播當晚,屬于國產劇里較為常見的失誤,因為海報承制公司疑似抄襲日劇《勝者即正義》的海報,此前《殺破狼》片方也曾為海報抄襲爭議道歉;第二次致歉則相對“劍走偏鋒”:劇中警方貼出的受害人照片,竟然是明星宋茜的舊照。

片方的第三次道歉可能也在路上。有網友發現,在宋茜照片出現的照片墻上,還有于和偉和王麗坤的同框舊照混入其中。對此,網友們已經開始了熱烈討論,直接把 “誰是兇手又雙叒叕要道歉了”的話題送上熱搜第四。

事實上,片方道歉事件在劇集行業并不少見。僅在今年,就出現了《上陽賦》為穿幫鏡頭道歉、《假日暖洋洋》為使用未經授權的素人結婚照道歉、《曾少年》為“壓榨群演”道歉等事件。

劇組的“道歉”,往往涉及拍攝的多個環節,覆蓋劇本到拍攝再到后期的全過程。在這個工序繁瑣、工種繁多的過程中,出一點紕漏倒也情有可原。有道具師就對此番涉嫌照片的一系列爭議不以為然:“這難免的嘛,道具組的工作太繁雜了,沒法做到每張照片都去核對的?!庇袆〗M道具師對毒眸說。

只是,在毒眸與不少從業者聊后發現,還有更多環節上的“難免”,只是因為我們習慣了敷衍。

頻頻道歉的劇組們

在影視劇中,誤用他人照片的事情并不少見。

2018年10月,由張智霖、薛凱琪主演的電視劇《蝕日風暴》播出,有網友發現,劇中的某場戲用了趙本山的照片當遺像。網友們的批評議論讓事件繼續發酵,#趙本山照片被當遺像#話題登上熱搜高位。

劇組次日便發布聲明向趙本山道歉,并表示已經對劇集做出處理,絕不存在惡意映射。劇組人員解釋稱,出品公司來自香港,道具組工作人員對內地的影人不夠了解,因此導致誤用照片。

不只是劇集存在這類問題,芒果TV的兩檔綜藝《明星大偵探》《密室逃脫·暗夜古宅》,也曾因P圖國外知名藝人照片,而被網友聲討。

相比于擁有知名度的公眾人物,類似情況發生在普通人身上的概率更高,且不只是誤用照片,甚至還涉及到泄露個人隱私。

去年8月,電視劇《三十而已》熱播,男主角陳嶼的手機號碼在劇中露出,但該號碼實為廣東省某位陸姓先生的電話,陸先生稱自己每天會接到多條短信或多通電話,讓其追回劇中的“前妻”鐘曉芹。

今年2月6日,某用戶發布微博稱,《假日暖洋洋》劇組未經授權,擅自使用其父母結婚照,“我爸媽成了白宇飾演的男主侯昊爸媽......而且還早逝了”。劇組兩次致歉,并開除了涉事員工。

北京市一法律師事務所律師周兆成曾在采訪時表示,制片方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擅自使用他人信息,致當事人權益受損,是侵犯了對方的隱私權,對方有權要求賠償。

而除了道具問題,劇組工作人員言行不當;宣傳物料涉嫌抄襲等問題也時有發生,這些也是“劇組道歉”的重災區。

2019年,網劇《橘生淮南》劇組在哈爾濱某高中拍攝,封閉學校女廁,拖拽去衛生間的女學生;2020年1月,《愛情公寓》第五季中的道具,抄襲了B站知名UP主老番茄的畫作;去年12月,《左肩有你》劇組擅自封路,影響商鋪經營,并與對方發生沖突。這些問題最終都以劇組道歉收場,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

這些層出不窮的問題,一方面,反映的是從電視時代進入網絡時代,觀看媒介產生變化,使得觀眾在觀看影視作品時,可以選擇暫?;蚍磸陀^看某一幀畫面,也更容易發現其中可能存在的問題。社交媒體的發達,也為被侵犯權益的當事人提供了相對容易、快捷的發聲渠道,也推動了話題的發酵。

但與此同時,移動互聯網的發達,加快了信息的傳播速度,除了發現和放大劇組的敷衍和錯誤之處,也同樣能夠凸顯主創團隊的用心。

今年年初,電視劇《山海情》熱播,在豆瓣上拿到9.3分的高分。劇中,馬得福跟著福建來的教授一起學習蘑菇的種植技術,劇外,觀眾們也都成為了“精神村民”,關心著蘑菇長勢,“種蘑菇”也成了年輕人的新愛好。

毒眸之前在對話該劇美術總監時得知,觀眾們翹首以盼的蘑菇,是劇組的美術團隊學習了種植技術后,實打實種出來的。這一“場外信息”被網友們捕捉到后,在網絡上引起熱烈的討論。

去年,某泰劇熱播,為了拍攝幾個水下漂浮和水下接吻的鏡頭,兩位主角專門學習了潛水,有許多網友在豆瓣上感嘆:“展現出來的效果真得很好”“相比之下,真的不想再為一些電視劇流水線式的生產和演員的不敬業買單了?!?/p>

相比過去,互聯網時代一部作品從籌備開始,幾乎就是在觀眾的“眼皮底下”完成。各種路透、拍攝信息層出不窮,劇組的一言一行都更容易被大眾“看到”,最終呈現出的作品中的細節不論好壞,都有可能在網絡上討論、發酵。

對于主創團隊是否用心,觀眾也始終保持著敏銳的感知力,這些也應督促創作者在創作的每個環節中都更加謹慎,更加認真。否則就像《誰是兇手》一樣,原本劇情受到了觀眾的認可,在豆瓣上也獲得了7.0的評分,最終卻因接二連三的“花邊新聞”,使評價大打折扣,那就得不償失了。

老問題和新問題

在上述“道歉”事件中,確實有一些是難以避免的紕漏。

道具師宏偉認為照片上的粗心,就屬于正常范疇內可以原諒的失誤?!拔覀冋艺掌矝]什么渠道,都是在網上搜的。其實如果是一些小成本制作的網絡電影或者網劇,根本就不會被注意到的?!?/p>

道具師們向來最為關注的照片,是劇中出現的遺照?!坝^眾也會比較關注遺照,這也是比較忌諱的地方。我們一般的處理方式是會找一個群眾演員,拍攝完再給他結算費用。這個費用可多可少,有的群演不要錢,有的我們就給幾百或者幾千,最貴就是這樣了?!?/p>

像《上陽賦》這樣,不小心把演員穿著球鞋的鏡頭剪進正片導致的“穿幫”,也是常見的疏忽。尤其這種50集以上的古裝劇,劇組的拍攝時間和后期制作時間都比較有限。

當然,有“穿幫鏡頭”并不能與“作品質量不行”劃上等號。豆瓣評分超9分的《甄嬛傳》,近些年來被觀眾們“顯微鏡”式的觀看,也看出了不少穿幫鏡頭,比如滴血驗親名場面,桌子上出現了礦泉水,還有墻面上的插座插孔等等,但這不代表劇組不用心。為了保證拍攝宮殿的周邊環境符合史實,《甄嬛傳》的后期團隊還會下功夫,一幀幀地處理掉宮外的山。

在這些劇組的道歉中,近年來也出現了一些“新時代產物”,比如《皓衣行》和《左肩有你》劇組場務的打人事件。兩樁事件背后折射的,都是路透產出與劇組拍攝任務之間復雜的利益關系。

毒眸曾在《陳情令》的多組路透曾讓該劇的選角口碑回轉,并引來大量的關注,《錦心似玉》《一見傾心》的路透也在播出期間吸引來粉絲“下注”,不少劇集在拍攝期間憑路透就能登上多次熱搜。

如此吸引來的高討論度,為片方的前期宣傳省下許多心力,卻把壓力都轉移到了劇集拍攝上。

出于造型、劇情等內容保密的需要,正常的劇組拍攝需要“清場”,避免關鍵造型和情節的泄露?!娥┮滦小烽_機當天,為了防路透就拉上了電網和綠布。但這架不住試圖從路透里賺取粉絲關注度,想在劇集播出后靠站子運營,將熱度轉化為真金白銀的站姐和代拍們。

某位跟組工作人員向毒眸描述了《皓衣行》的現場情況:“我們在大山里,地處凹陷,四周高的地方、樹林里,幾乎都是代拍和站姐?!睘榱伺牡礁玫漠嬅?,甚至有人租借挖掘機,借助吊臂的高度獲取更好的視野,危險系數極高。

如此危險的情況,上述工作人員也表示,雖然動手的確不對,但場務有時也是束手無策?!懊芗姆劢z加大了現場控場的成本,拍攝的路透也會導致拍攝泄密;另外有些拍攝地也是真的很危險,但凡站姐和代拍出事,劇組是要擔責的。而且很多拍攝的人也是太合理化自己行為了,與劇組是一個強烈對抗的態度,直接用臟話交流,很多時候只能強制他們離場?!?/p>

與路透一樣屬于新時代產物的,還有短視頻物料引來的爭議。

在男二號郝富申“塌房”后,《棋魂》官方抖音上傳了郝富申與男一號胡先煦的一些互動片段,文案中對“CP”做出引導。引起了粉絲的不滿。

在后續的道歉聲明中,片方表示視頻是第三方營銷公司未經審核放出物料,且已經在第一時間刪除了視頻。一位劇宣告訴毒眸,目前一部劇集要產出的視頻物料非常多,一般來說片方都會確認,但是片方卻很難做到每一個物料都同步給藝人方。

“我們專業著呢”

難以避免的紕漏和新時代產物之外,還有許多道歉事件,是行業不成熟所暴露出的頑疾。道歉之后,此類問題仍將長期存在,比如海報抄襲和群演問題。

影視設計工作室黑齒創始人若飛認為,影視劇海報出現抄襲的情況,通常有兩個原因:一是設計師或團隊對自身要求沒那么高,想蒙混過關,于是直接“拿來主義”;二是受到預算限制,一般啟用廉價設計團隊的片方,會更容易出現抄襲問題,而相對成熟的設計團隊大都會主動規避抄襲風險。

在他的個人理解里,海報抄襲是抄創意或概念+抄構圖形式+抄色彩用法。模仿或借鑒其中以上一種其實都不算抄襲。如果基本上完全copy參考圖,概念構圖和顏色都一樣那就一定是抄襲了?!艾F在的海報創意 沒有100%原創,都是結合自身閱讀量,對內容的重新闡述和表達。商業的海報形式 也就二三十種,如何從方塊之間做出令大多數人喜歡的作品,是要了解本體內容,以及創作者的表達?!?/p>

毒眸曾研究過,發現在2010年前后,海報設計行業在整個電影工業中的地位有了顯著提升。相比之下,劇集海報行業發展的轉折點不僅來得稍晚,且更大程度地受到各方需求限制。平臺、劇方甚至藝人方都會從自己的角度對劇集海報提出要求。

同樣受到各方需求限制的,還有劇組的群演招募工作。比海報設計更不可控的是,群演招募是一個仰賴人情的黑箱過程。劇組通常會與協拍公司進行合作招募群演,對于不少公司來說,這是一個能吃回扣的環節。

一位協拍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毒眸,今年6月《曾少年》劇組被曝出壓榨群演,讓群演工作時間過長,到手報酬過低的事件,大概有兩種可能性——要么是協拍公司與劇組溝通出現了問題,沒有協調好具體拍攝時間,要么是劇組給了足夠的報酬,但被協拍公司扣除了。

當被問到超出拍攝時間是否有所賠償時,該工作人員說,國內拍攝時間通常是沒有準話的,延遲開拍、延遲結束是常有的事,每個導演每天的狀態都不一樣,每天劇組拍攝的難度也不同?!坝袝r候可能兩三場戲拍一個上午就完了,有時候要拍十幾個小時,都說不好?!?/p>

無論是粗心還是頑疾,都是行業長期存在的情況,但這也并非劇組可以犯錯的理由。多數情況下,道歉也是片方唯一需要付出的代價,它們并不會因犯錯而受到懲罰,哪怕是較為嚴重的專業知識上的錯誤——畢竟,這可能對觀眾造成不恰當引導。以醫生為背景的職業劇《外科風云》,就曾為片中諸多醫療細節的錯誤道歉。

這也是讓許多劇宣頭疼的地方。一位劇宣告訴毒眸,幾乎所有片方在看劇的時候都會忽略自己的問題,會說服自己“我們是專業的”。他曾參與過一個官方宣稱非常專業,請來許多專家進組把控的項目,團隊因而在前期把“專業”作為宣傳亮點運作,沒想到剛上線就被抓出不少漏洞,“后來在豆瓣被嘲了好久?!?/p>

道歉或許真心實意,但在制作和宣傳時,請先不要用“我很專業”欺騙了自己。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