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離開互聯網,我在恐怖密室當NPC

嚇人是個技術活。

“有時候最恐怖的不是在某個拐角突然尖叫,而是我把你放在一個沒有聲音的房間,你也看不見,你害怕嗎?”陳柏彤說。他今年23歲,現在是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一家恐怖密室的NPC(非玩家角色)。他有事沒事就會琢磨該怎么嚇人。

高碑店位于北京東五環,長安街東延長線上,通惠河畔,往北一點有朝陽大悅城,往東一點是中國傳媒大學。這里曾經是中小影視公司的天堂,現在被無數劇本殺、密室逃脫店占領。

相比這個業態剛興起的時候,無論是劇本殺還是密室逃脫,體驗都在向著“沉浸式”升級,而最令人上癮的體驗,是恐怖?!翱植馈倍殖蔀槊苁业曛鱾兊慕鹱终信?。喪尸爆發、怨靈復仇、精神分裂成為恐怖密室里最常出現的元素。高質量的密室主題不止驚嚇,同時配備完整的故事主線,把玩家真正帶入戲。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密室中,玩家摸索著走過狹長的走廊,燈光忽明忽暗,“鬼”可能會閃現在眼前朝你怒吼,后面或許還有拿著電鋸的NPC瘋狂追逐。在這樣的精神壓力下,玩家還要弄清地形,完成任務,找到出口。

美國恐怖小說家洛夫克拉夫特曾經寫“人類最古老、最強烈的情感是恐懼”。一群年輕人,正在花錢買恐懼。這是一種帶有社交屬性的娛樂方式,也是通過強刺激有效轉移現實壓力與焦慮的途徑。

他們樂此不疲地組團刷密室,在密閉幽暗的空間中,或尖聲驚叫嚇得抱成一團,或波瀾不驚地找線索解謎,或“調戲”NPC。由此,密室圈還發展出自己的一套黑話。

“奶”是膽子特別小的玩家,還細分為愛叫的“尖叫奶”、有勇氣的“倔強奶”、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毒奶”。還有“坦克”,膽子大的玩家,”法師”,負責解謎的人。當你跟恐怖密室工作人員說“加麻加辣”,意思是,“我要更多的驚嚇!”

在玩家享受驚嚇的同時,背后是一群絞盡腦汁制造恐怖的人——NPC。在玩家極致的恐怖密室體驗背后,是工作人員的精心策劃、編排、演繹。演員們需要熟悉路線,背誦劇本,隨機應對面對不同的玩家,聽場控(在場外看監控,實時控制游戲節奏的工作人員)指揮推進劇情走向。

卸妝后,這些以“嚇人”為職業的NPC們回歸了自我。他們當中有人曾捧著銀行的金飯碗,有人曾是互聯網大廠的程序員,出于不同的理由選擇了這個不太尋常的職業。這份“嚇人”的工作真的有趣嗎?NPC又有哪些不為人知的“修養”?

以下是三位密室NPC的講述:

充滿樂趣的工作

陳柏彤,23歲,入行3年

我大學專業是體育,但是這行太累了。畢業之前我就因為喜歡玩密室,就想著試試看看,沒想到一下子就那么長時間了,一路也挺開心。

我記得我第一次扮演的角色是一個吸血鬼伯爵,玩家們來到我的城堡,我需要跟他們互動,引導他們做選擇,這會影響劇情走向。說實話,第一次還有點緊張。我們密室的故事會有劇本和一些固定的臺詞,但是還會有很多即興的環節,我需要根據玩家的提問流暢地接話,而且把自己融入角色的形象和性格。

求職其實沒多難。有些角色對外形有一定要求,長相、身高、標準的普通話。但是更重要的是個人學習能力。在試用期,密室會給你一些劇本去排練,看你的能不能勝任這個角色。來到這個密室是通過之前的老板介紹。

剛開始一個密室的新角色,我們需要排練。首先是熟悉地形,因為你們在進去玩的時候是純黑的,我們也一樣看不見路。我演村長這個角色(一個在善良和瘋狂之間切換的人),很好演,因為沒有太多的臺詞,知道大概表達的意思就行。然后大家要商討排練很多,比如一場需要多少個NPC,角色怎么分工,場控該怎么做,燈光和走位怎么設置等等。場控是半個導演,控制時間和進度,通過對講機跟NPC說話。

有很多“鬼點”,并不是說我需要碰你,我需要去尖叫才可怕,我們不是為了嚇人而嚇人,而是營造一個整體的氛圍。不同玩家反應太不一樣了,所以每一場都不一樣,這也是這份工作令人開心和新奇的原因之一。

前段時間,一個女孩特別害怕,嚇得跪下大哭,又想繼續玩,我就用我善良的角色去安慰她,扶她起來。有些玩家會因為害怕一直爬著走,有些人的反應是原地尖叫,有些人會亂跑,沖著反方向就跑過來了。有些玩家他就是不害怕,跟你硬剛,其實就沒啥成就感。

工作時間上面,我們屬于比較靈活的,取決于場次,無場次的時候就休息,像周末如果排滿了,要從下午1點到凌晨2點。但是身累心不累吧,還是很能從工作中得到樂趣,通過嚇人,滿足表演欲望,而且沒有那么死板,每場都遇到不一樣的玩家。

我也想著以后有機會了或許自己開個店?,F在密室這種娛樂方式已經進入主流了,那么多密室,吸引力還是取決于你家有沒有新奇的東西可以帶來客流。

“嚇到人會有成就感”

王羽,24歲,入行1年不到

畢業之后做了程序員,干了幾年就覺得不好玩了。中間也是遇到一件事,公司的網站被黑客攻擊,然后解決地不順利,我就有點沒信心,公司又有些人員變動。

于是就決定去旅游,大概旅游了一年多。全國各地跑了很多地方,自己喜歡玩密室,也在那個時候到處刷。然后就想著,既然愛玩,不如自己去做做看。

我就在招聘軟件上投簡歷,想著就先了解了解。結果跟老板特別聊得來,當時場地在裝修,我們去了樓上一家奶茶店,結果聊了兩個多小時。本來接下來還有第二場面試,一個運維工程師的崗,我就直接推了。就從今年一月份開始干這行。

第一次做NPC是在一個溫馨主題的密室,我演了一個爸爸的角色。這樣的密室偏演繹為主,就是每過一個階段就會有劇情演繹,玩家可以看戲。后來因為認識現在這家的老板,裝修的時候就過來幫忙了。

相比之前的角色,這個的演繹部分少一些,追逐、嚇人的部分更多。市場上來說,恐怖主題在前期比較好打市場,演繹類的后期靠口碑傳播。我自己的工作體驗倒是沒有太大的區別,剛入行的時候遇見一些尷尬事件,自己會生氣,比如玩家不配合,但是后來心態就磨平了,因為見多了,就沒有什么難處理的事情。我自己當玩家的時候,就沒被嚇到過,碰見隊友跑不動了,我會直接扛起來背著他跑。

我想很多消費者喜歡玩跟我當時的心態可能類似,現實生活太乏味,想體驗一下跟現實生活不一樣的東西。鄉村是怎么樣的?古代是什么樣的?江湖是什么樣的?踏進一個店的時候,心態就會變化,剛開始進去玩可能會有點迷糊,“我在干嘛”,然后會被引導入戲。

有些人可能是為了社交,朋友都喜歡玩,就跟著一起。之前有個玩家來這里4刷的,有一些有不同故事支線的密室,幾百刷的玩家都有,就為了玩到某個想要的結局。

其實這份工作最大的樂趣還是嚇人,嚇到人會有成就感,嚇到人以后會在黑暗里跳個舞。而且生活和工作可以完全分開,下班就是下班。其實比起以前,薪資條件還是會差很多,不過不太在乎,畢竟人活就那么些年,總得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整體密室這個行業還是在往好的地方去,體驗越來越好,這兩年因為疫情的原因,顧客的確有流失,但不是因為他們不想玩,而是玩不了。我自己一邊還在做軟件方面的事情,要是這行玩膩了,之后也想自己創業做點東西,可能會做游戲。

專逮膽小的人嚇

李黎,23歲,入行1年

在入密室這行之前,我在銀行上過一段時間班,覺得沒什么意思,大家各忙各的,氛圍很郁悶,整個人都變木訥了。其實我是學計算機的,但是疫情期間找工作不是很順利,實習的薪水也不高,就換了工作。

我很喜歡玩密室,但是北京的密室其實消費挺高的,一場都要三四百,想著不如我就從事這個,又能掙錢,算是兩全其美。說起來小時候看明星,也有過當演員的夢。

去年年底在網上投了簡歷,就去一家北京比較有名的密室應聘,確實有點像試鏡,給了我一個劇本里的一小段,是個善良女鬼的角色。NPC多多少少還是涉及一些演技、爆發力。

以前沒干過這行,心里沒底,一開始的時候進了密室就手涼,害怕出錯,演錯情節,走錯位置。挺幸運的是當時密室的主管是科班出身,也當我們的培訓師,教我挺多。

有些老玩家會告訴新玩家說“千萬別害怕”,因為NPC會逮住膽小的人嚇,哈哈,這是真的。你一看到他特別害怕,你就會很興奮地讓他更害怕。我們有設計好的鬼點,也會即興給些驚喜。

不過在黑暗中,得去保護好玩家和自己,盡量避免肢體接觸。之前有一次,我從窗戶出來給“貼面殺”,結果玩家猛地合上窗戶,我頭上破皮流血腫了一塊。周末滿場的時候,有過多嘶吼,嗓子也疼。我們還是想穿透劇情去嚇人。

很多玩家來玩,是想逃離現實生活,來放松身心。所以我們在一開場就會說,“這是一個發泄的游戲”,希望來的人可以把生活中那些不開心都發泄出來。你不能在外面放肆大叫,但是在這里可以。有一次我特別傷心,就去玩過山車,我特別害怕那種失重感,當時那種傷心已經壓過了我的恐懼。我想大概是類似的。

我還沒跟父母說過在做這個,他們可能不太能理解這個工作內容,他們期望就是一份穩定的工作,朝九晚五,有雙休日。但是我現在確實挺好的,工資穩定。

你看招聘軟件上寫,都會有年齡要求,18~25歲之類的,所以也想著之后要做什么。反正還年輕,想著有時間有精力了去橫店看看?;蛘邤€了錢去二三線城市開一個密室或者劇本殺店。

結語

密室是一場造夢的游戲。每個人拿到劇本,穿上服裝,解鎖空間,短暫體驗不一樣的人生。

場景布置、劇本打磨、演員演繹都讓這場夢越來越真實。他們走出密室,現實生活繼續,剛才的尖叫帶著所有負面情緒留在那個空間里。有些人或許會再回來。而NPC們就是造夢人。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