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年底,我被裁員了

比沒有年終獎更可怕的是突然的裁員、優化、末位淘汰。進入年末,裁員消息愈演愈烈。

教培行業的裁員一直在持續,新東方、好未來、作業幫無一幸免,千萬從業者陸續離開教培業。

而從9月開始,至少有十余企業爆出裁員消息,其中包括愛奇藝、攜程、字節跳動、快手、阿里、騰訊、百度、水滴籌等大廠。

消減成本、人員優化和調整重組,往往會成為很多企業裁員時的標準話術。

裁員多發生在年末,這是因為到了年末,員工終獎福利支出高于招聘成本,部分公司或是因快速擴張外加經營不善導致年末現金流緊張,往往選擇年末裁員來年再招,以節省成本。

鞭牛士和多位經歷過裁員的員工聊了聊,他們有的來自遇到增長瓶頸的互聯網行業,有的來自輝煌不再的房地產行業;有的剛剛畢業即遭遇失業,備受打擊;有的摸打滾爬十余年,已做好了轉身的準備;有的在焦慮自己下一份工作;有的感慨離開了緊張、高壓的工作環境,終于有時間讀書旅行,投入在家庭當中。

有些企業裁員速度像龍卷風一樣快,上午宣布裁員,下午直接簽字走人。有些被裁的員工遭遇暴力裁員、賠償不合理、拒絕賠償等一系列問題。

如果裁員是不可避免發生的陣痛,在這場愈演愈烈的裁員潮中,他們能否體面離場,平穩轉型?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我,程序員,被調到客服崗

杜寧 互聯網公司 25歲 程序員 職齡:3年

我研究生畢業之前就在這家公司實習,畢業之后順利轉正,做后端開發。已經在這家公司待了三年多了,今年被裁員,目前待業。

我們組今年被裁員很嚴重,期間還換了一個領導,框架也被優化過一次,今年我們這組27個人中只剩下7個。

我認為被裁員和工作能力無關,我在我們組績效并不是最差的,我被裁了,一些績效墊底整天摸魚的同事卻留下來了。我成了派系斗爭的犧牲品。

我們在裁員時,多數情況下不分能力、年限和績效,而是看你是屬于哪個派系的,新人加入公司后,會自動形成一個派系,當某一派系逐漸掌權,非派系的人就會在合適的契機被裁掉,即使他能力再強,績效再好也沒用。真實的職場可比宮斗劇精彩多了。這在我們公司內部是公開的秘密,大家都知道,只是敢怒不敢言。

我走的時候比龍卷風都快,從被談話到離開一天就搞定了,其他同事也陸續在一周內走完了。

當時HR找我談話時,隱約透露出,“你們和這個派系沒有共同追求”,新來的領導也不敢惹,畢竟剛來還沒在公司站住腳。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裁掉有用的人,留下的大家都懂,業務不行,都不干活還互相留著。

在賠償上,公司逃避N+1個月的工資補償,說我能力不足,沒有融入團隊,希望我自己主動提出離職。表示會配合我下份工作的背調,還威脅我說,“不然背調會出問題”。

我既不甘心又覺得害怕,但我不敢賭上我的下份工作。在這種情況下,我既沒有賠償也沒有拿到年終獎,總共算下來,損失了幾十萬。

在此次裁員之前,我也面臨過調崗。我一個程序員,把我從技術崗調到客服崗,并簽署了PIP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績效改進計劃,簡稱“PIP”),結果因為過于苛刻的指標被淘汰了。

其實被調崗時我就意識到可能被裁員。

我在此想遇到同樣遭遇的人一個建議,簽署PIP時盡量看清楚上面的說明要求,如果遇到刁鉆、完不成的情況下,盡量不要簽署PIP,但這樣或許在公司就待不久了,建議騎驢找馬。

還有一個同事,今年合同到期了,沒有續約,只給了N個月的工資賠償。另外一個今年校招加入的同事,也在轉正前一天被通知試用期沒有通過,給了0.5個月的工資賠償。

今年我們公司招了很多人,但也走了很多人,有主動離開的,也有被裁掉的人。這種大量招聘后又大量裁掉的模式好像是很多企業都在采用的一種模式。

對于我們公司來說,處于快速發展階段,新項目多,預算也多,HC(headcount,名額)不設限,所以招人很多,HR只挑選匹配適合的人,如果這個人不能適應當前的目標則面臨淘汰。

我們都是公司OKR的工具,基本上都成了消耗品,這批人用完了,HR再換下一批人,我都沒有歸屬感,感覺純粹是把我們當成消耗品,沒有未來發展。

我想告訴即將入職的新人,尤其是應屆生:快跑!

HR:年底了,被裁員的多給半個月工資

默默 互聯網公司 24歲 運營 職齡:2年

在參加2020年校招會時,我被豐厚的福利待遇所吸引,毫不猶豫投遞了這家公司。在經過6輪面試和筆試后,如愿拿到offer。

我們公司福利上,加班有補貼,飯補和交通補一樣不落;每個節日都會有500-1000元紅包;還經常組織團建活動。

我的base在上海,做的是運營崗位。我們組的領導也很nice,手把手幫我解決我工作中遇到的難題,對我幫助很大。

6個月后,我順利轉正,心里也踏實了。在這座大城市里,我找到了歸屬感,也希望在這里長期扎根下去。

但今年以來發生了很多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先是工資績效越來越少,之后公司的整體福利也被削減,取消了加班費,過節紅包也沒有了。

在此之前,我剛剛交了一個女朋友,并準備租一個更大的房子,可就在此時我的生活發生了轉折,讓我猝不及防。

我在上班時,突然收到HR的飛書信息,“我想和你談談”。我心想,最近公司很多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估計裁員的事情落到了我的頭上。

我緊張極了,到了會議室后,HR先開口說,公司最近發生調整,雖然很不舍,但公司是有“271”(20%超出期望,70%符合期望,10%低于期望)績效管理考核,希望我在11月之前離職,并支付我0.5倍工資賠償。

我質疑賠償不合理,表示應該符合N+1個月的工資補償,同時希望年底雙薪也能給到我。

HR說,你到11月4日才滿一年,沒有達到N+1個月的工資賠償,年底雙薪更不可能。

我頓時明白,公司希望我11月4日前離職,這樣公司不但不用再為我繳納11月份的社保,還能少賠付我半個月的工資。

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僵持下,HR松口說,馬上年底了,考慮到你們過渡比較困難,公司為了照顧你們,協商決定多給你半個月工資。

我料到了,公司就是“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希望我趕緊離開。隨后HR拿出解除協議,上面詳細寫著賠償金額、工資結算日及保險繳納截止日,除此之外,還有一條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承諾放棄一切追訴和勞動仲裁的權利”。

我痛恨這樣的條例,但是我也很無奈的在協議上簽了名。之后用一個小時交接完手里的工作,當天就收拾東西離開了公司。

我主動退出了各種和工作有關的群,以免被踢出群時尷尬,并在飛書上完成最后一次打卡,再打開時,我已經被踢出了公司團隊。

如今躲在出租屋里繼續找新工作,可是目前一條面試通知都沒有收到,我知道,年底工作不好找,再加上自己工作經驗不足,無人問津再正常不過。

我還隱約記得我畢業時的滬漂夢,以為一個211畢業生可以混的風聲水起,可沒想到這么快就遭到了社會的毒打。

但我的家人安慰我說,留下的不一定是好事,離開的不一定是壞事,實在不行回家來也好,至少還有爸媽陪著你。

是的,我還有家,還有爸媽。但我還要繼續我的滬漂夢嗎?還是在此時該結束了?

公司很難,做出裁員的決定很無奈

JJ 房地產公司 30歲 運營職齡:8年

我是地產行業的,在現在的公司已經工作2年多了,做運營崗,忙的時候一個人大概要跟6、7個項目,是“007”工作制。

在地產行業從事著非地產業務,所以被裁員在意料之中,甚至還比預期來得晚一點。

今年7月份,房地產行業第四道紅線頒布,規定房地產企業買地金額不能超過銷售額的40%,我開始意識到行業變天了。結合此前頒布的三道紅線,基本上就是加強了對房地產行業的管控,行業開始進入下行周期。

房企的重心開始從增量資產轉移到存量資產上,而存量資產的運營其實是一個比較長期的過程,它更像養魚模式,和房地產行業這種高周轉的模式相去甚遠。公司給了我們三年的時間,期間如果有人接手就賣掉,賣不掉的就“去肥增肌”。

但行業的變化有目共睹,沒有人想為一個即將沒落的行業死命堅守。就連我們區域中心的負責人都在找下家,你說我一個基層員工還在這里耗著干嘛?

在此之前,我曾經歷過被調崗。一段時間內,公司的人員流動都很大,坐在身邊的人還沒來得及說話,下周見面就已經換了新人。異常的人員流動和調崗都再次加強了我對裁員的判斷。

再玄學一點,當時我的工牌都丟了,補了三個月都沒補回來,我覺得我和公司的緣分在一點點斷開。

所以HR找我談話那天,我大概猜到了他的來意。進會議室之前,我悄悄把錄音筆揣進口袋里。

但是和預想中的強硬不同,HR開始講述行業有多艱難,公司有多艱難,作出這樣的決定有多無奈。確定了N+1個月的工資賠償之后,我馬上同意簽合同。他可能也沒想到我答應的如此干脆,甚至連離職協議還沒打印。我忍住雀躍的心情,盡量表現的沉重。

簽完合同之后,我當天就離開了公司。

我只記得離開公司那天陽光很刺眼,我特別開心,快三年了,終于可以去旅行了!

在進入地產行業之前,我曾在傳統媒體做內容工作,之后,我也一直在經營自己的社交平臺,到現在已經有小十萬的粉絲體量。因為高強度的工作,我很難兼顧兩邊,也一度產生過離職做專職博主的想法,但如果不是被裁員,我可能會再拖一年、兩年、甚至很多年。

這次經歷給了我一個啟示,不要再迷信“鐵飯碗”,在這個時代,朝陽行業也有可能變成夕陽行業,技能才是立命之本。

也許對于很多人來說,裁員這個詞,聽起來充滿了焦慮和恐懼。但它同樣意味著與舊生活的訣別。于我來說,裁員仿佛給我的生活劃開一個口子,口子外是生活的另外模樣。

我甚至覺得裁員在這個時間來的得剛剛好,我今年三十歲,被裁員給了我豁出去all in契機和勇氣。

在裁員浪潮的大背景之下,恐慌和焦慮情緒像瓦斯一樣蔓延,我希望能給大家看到別的可能性。

江湖上還要遇見,沒必要撕破臉

閱閱互聯網公司 30歲 銷售 職齡:10年

我覺得被裁員很正常,我能提供的東西和公司的業務線不能結合了,我們無法達到共贏。

兩年前我進入這家公司,主要對接電商客戶。但是發展到現在,電商行業中的巨大利潤空間已經被擠壓的所剩無幾了。另外,就是出于公司架構和業務線的考慮,可能到明年,我們公司就完全放棄電商行業的客戶了。

但是我進入職場十年的時間,一直對接的都是這個領域,我手上的客戶資源也多集中于這個方向。

所以和前面說的一樣,當我擅長的領域和公司的發展規劃不再一致,目標不再相同,我們之間就很難實現共贏。這個時候,出于公司的考量,我認為裁員無可厚非。

從我個人角度來看,也希望去找更適合我的賽道。8月份的時候公司對我們組進行集體轉崗,我被轉去跟品牌組。我進入的時候這個賽道的大客戶已經被分食完了,拓新困難。銷售嘛,最重要的就是賺錢,當平臺不能助力我賺更多錢的時候,離開是必然選擇。

其實轉崗的時候我就有產生過離職的想法,不過因為當時我入職馬上滿兩年,身邊同事也都勸我,“再等一等,補償能多拿一點”。

又等了兩個月,公司找我聊裁員,說行業的問題和公司的困境,并且給我們一個月時間對接新的工作,大家也都能理解。

我是做銷售的,賠償就是底薪的N+1個月的工資補償,沒多少錢,但大家都拿的一樣。只要是公司按照合法程序,一視同仁,錢多錢少我都能接受。

因為賺錢的時候也是依托于公司的平臺,現在我不再能為公司創造收益了,我很理解公司的決定。江湖上還要遇見,沒必要撕破臉,甚至我希望它能越來越好。

另外,我認為被裁員這件事不會對我之后的工作選擇有影響。首先,因為裁員這件事情公司對我會有愧疚,所以離職證明肯定會表明是個人原因。其次,面試下家公司時,也沒必要上來就說我是被裁員的。第三,如果跟下家公司講清楚,因為公司整體架構或者政策的改變被裁員,我認為大家都可以理解。如果僅僅因為被裁員,就不要你,我覺得這家公司也不怎么樣。

之后我可能會先休息一段時間,看看機會。然后會比較偏向能幫到我老公的一些賽道,這樣互有助力,也能發展的更好。

“被裁員后我最擔心的不是賠償而是保險斷繳”

小月 互聯網公司 25歲 英語老師 職齡:2年

在來北京前,我一直在家鄉的教培機構做老師,但到了2020年,因為疫情招生效果不好,拿課時費的我對此很焦慮。想著,不能這樣下去,或許大城市的影響不那么大。

于是我有了去往大城市去更大教培機構的想法,2020年6月我來到北京,加入了現在這家比較大的教培機構。

在經過三個月的培訓后,我在9月份正式入職,成為了一對一的英語老師。

我有一個特殊情況,由于我不是師范學校畢業的,目前還沒有拿到教師資格證,入職時,公司也強調在一年之內拿到即可,期間我努力考教師資格證。

不過,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公司變化劇烈,到了今年6月以后,機構對沒有教師資格證的老師不再進行排課。

這些老師只能靠“老生”支撐,而當時又恰好在6月這個節點上,也就意味著中考、高考群體馬上畢業,只剩下初一、初二和高一、高二的學生,課時費驟減。

另外,由于一對一老師沒有底薪,只有時薪,靠這部分“老生”支撐生活非常困難。甚至在交完五險一金之后,有些老師只到手十位數或個位數的薪水。

隨著“雙減”落地,這時公司經歷了大規模退費,當時我手上僅存的幾個學員也存在一些退費情況。

前幾天,公司決定解散初小一對一輔導。最先解約的是我們這些沒有教師資格證和沒有課程的老師。

在賠償上,我們是按照平均工資的N+1個月的工資賠償,但是由于前兩個月減員的減員,停課的停課,到被裁員的時候,我們的月均薪資已經被平均了。

比起賠償金我更在乎的是社保斷繳。由于戶口不在北京,我之后想繼續留在北京,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五年社保。

至于未來的方向,因為從小的教師夢,我還是希望繼續在教育領域發展。

最近的打算就是先把教師資格證拿到手,然后再看看老家的機會。會考慮進入學校當一名老師,無論是公辦學校還是私立學校,畢竟更穩定一些。

“被裁員后我去做數學老師”

依琳 互聯網公司 25歲 運營 職齡:3年

我畢業之后就一直在互聯網行業,今年跳槽進了一家新公司。

在我工作3個多月后HR就找我談話,說這個行業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到政策監管而導致虧損嚴重,公司開始減少虧損、控制成本,這需要砍掉低效率的業務和作品,需要進行裁員。

其實在今年我們公司財報發布后,我就有預感我們可能會有裁員計劃,裁員肯定會最先危機到我們這群試用期的人,結果,我們公司試用期的員工無一幸免,都被裁了。

我是因為這份工作才來到北京的。我2018年畢業,一直在一個比較安逸的城市,做程序外包,工作比較輕松。

加入這家公司之前,我和朋友了解過,因為覺得整體氛圍比較躺平,也不怎么加班,薪資待遇又比我之前的工作優渥很多,所以才想來試試。

但是三個月時間,我的北漂夢就被打碎了。對我的打擊還挺大的。補償是按照《勞動法》走的,1.5倍相對于程序員的工資基數,也夠維持一段時間的生活了。

被裁員之后,也有很多獵頭聯系我,多的時候我一天接到了20多個電話,期間也面試了幾家,但都沒有意向。

我還沒考慮好之后具體的方向。因為學的是數學專業,之前也有考下來教師資格證,我也有回家當數學老師的想法,畢竟經歷裁員之后,還挺想穩定的。

在北京各項生活成本都很高,另一方面,父母也勸我回家,希望我能陪在他們身邊,生活穩定。

我畢業三年后第一次踏進這座城市,沒想到就這樣要離開了。

(和依琳的采訪電話即將結束的時候,他說“我錯過了今晚的面試時間”,就像硬幣往上拋的那一瞬間,他已經做好選擇了。)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