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天津,誕生一個千億醫療IPO

12月10日,天津這家醫療巨頭再次IPO敲鐘——凱萊英正式掛牌港交所,完成“A+H”兩地上市之旅。首日開盤價為388元/股,收盤市值超970億港元。

26年前,39歲的洪浩在美國創辦起自己的第一家公司——Asymchem Laboratories,也就是凱萊英的前身。洪浩從小就是一名學霸,作為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批學生,他考上中國華西醫科大學藥學院后,又在中國醫學科學院獲得化學碩士和博士學位,師從大名鼎鼎的有機化學家、藥物化學家黃量院士。遠赴美國學習后,他并沒有“躺平”。1998年,響應國家鼓勵“海外學子回國創業”號召,42歲的洪浩帶著2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60萬元),回國從0開始,其實早在2016年,凱萊英就成功登陸A股,短短五年就邁入千億市值俱樂部,成為中國最大的商業化階段化學藥物CDMO公司。

而凱萊英的誕生地——天津,醫療產業也在迅速崛起,誕生了諸如凱萊英、康希諾、諾禾致源等明星公司。這里有一組數據:目前,天津市聚集生物醫藥企業500多家。天津生物醫藥產業基本形成以濱海新區為核心,武清、北辰、西青、津南各顯“神通”的發展局面。與此同時,天津本土VC/PE也動作頻頻,先后布局哺育本土企業。

留美學霸硬核創業

從零做到中國第一、全球第五

凱萊英的背后,是海歸博士洪浩的“拓荒”故事。

1977年,洪浩作為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批學生,考入中國華西醫科大學藥學院就讀,后來又獲得中國醫學科學院的化學碩士和博士學位,其博士生導師是大名鼎鼎的有機化學家、藥物化學家黃量院士,研制出了我國第一個降血壓藥物“降壓靈”、第一個抗病毒合成新藥酞丁胺、第一個鑒定的抗腫瘤藥物“N-甲酰溶肉瘤素”等藥物。

博士畢業后,洪浩遠赴美國佐治亞大學做博士后研究,又到北卡州立大學任助理研究教授。1992年,洪浩進入美國Gliatech制藥公司,從高級研究員開始,一直做到了研發主管。工作期間,洪浩在《美國化學會志》等頂級期刊發表了三篇論文,利用不對稱合成的原理,將喜樹堿的合成步驟大大縮減,這些二十多年前的研究成果,至今仍是利用商業化原料全合成喜樹堿的最短路線。

20世紀90年代起,大型制藥公司的生產能力無法滿足過量的生產需求,許多企業開始將自己不具優勢或非核心的環節剝離,外包給專業團隊完成,醫藥生產外包行業應運而生。洪浩從中看到了巨大的發展前景,投身這條洪流。

1995年,39歲的洪浩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創辦起自己的第一家公司——Asymchem Laboratories,這便是凱萊英的前身。1998年,國家號召海外學子回國創業,42歲的洪浩帶著自己積攢下來的2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60萬元),準備回國開一家制藥企業。那時,全球的醫藥外包行業正如火如荼地發展,中國卻是大片空白,從美國到祖國,意味著一切從零開始。

起初,洪浩只是試探性地在國內投資,在經歷了一次不成功的合資后,他決定獨自創業。此時,天津開發區駐紐約辦事處頻頻向他拋出“橄欖枝”,洪浩便把目光看向了天津,“那時我的公司很小,一年不過兩三百萬美元銷售額,但他們還是很看重,多次邀請我去考察,他們的誠意感動了我?!?/p>

1998年,天津凱萊英精細有機化工有限公司(后更名為凱萊英醫藥化學(天津)有限公司)成立,算上總經理和科研人員,整個公司只有14個人,還有一個在創業中心租來的700多平方米的實驗室。

現已成為集團高級副總裁的黃小蓮是洪浩招聘的第一個員工,回想起當年,大家身上都帶著一股闖勁,“公司剛成立時沒有一輛轎車,老板也沒有自己的車,就租了一輛桑塔納跑業務。當時我還是一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經常一個人到南方出差采購原料,大貨車一趟得跑兩天一夜,我坐在副駕駛室里從江蘇一路顛簸回天津?!?/p>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開源節流、降價搶市場成為企業的常規做法,凱萊英卻逆流而行,毅然增加投入,建起了國際標準的cGMP原料藥生產車間,希望依靠增強自身的科技實力來挺過難關。不到3個月,凱萊英便獲得了500萬元天津市科技創新專項資金支持,機遇、選擇、努力,讓這個公司在摸爬滾打和多方扶持中快速成長。

成立23年,凱萊英成為中國打入國際制藥領域的一張靚麗名片。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2020年的收入計,凱萊英現為全球第五大創新藥原料藥CDMO公司,約占據全球市場1.5%的份額,同時也是中國最大的商業化階段化學藥物CDMO公司,擁有中國市場約22%的份額。

十天拿下近60億元訂單

市值已超1000億

早在2016年11月,凱萊英就已經在深交所掛牌上市,如今又要沖刺港股IPO,它的底氣是什么?

招股書顯示,凱萊英是一家技術驅動型的CDMO(醫藥領域定制研發生產)公司,主要提供貫穿藥物開發及生產全過程的綜合解決方案。由于醫藥行業的外包趨勢日益增強,CDMO的市場規模比整個醫藥市場的擴張速度更快。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全球CDMO市場規模從2016年的35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250億元)增至2020年的55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533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12.0%,超過同期全球醫藥市場的3.0%,預計到2025年規模將達到1066億美元。同時,過去五年,中國CDMO市場的增長率為32.0%,這比全球增速高了2.6倍之多,行業前景極為可觀。作為中國最大的化學藥物商業化CDMO巨頭、全球第五大創新藥原料藥CDMO公司,凱萊英占據了先發優勢。

研發方面,凱萊英擁有世界領先的CDMO技術平臺,能夠為企業解決小分子藥物開發生產中的所有類型復雜工藝問題,公司的兩項核心技術(連續生產技術及生物合成技術)躋身小分子藥物生產最先進技術解決方案之列。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顯示,凱萊英的研發投入為全球CDMO行業最高之一,也是全球為數不多的將連續生產技術成功應用在噸級規?;t藥制造企業。

經過多年積累,凱萊英的客戶已經囊括默沙東、輝瑞、百時美施貴寶、艾伯維、禮來等多家知名跨國藥企,也擁有貝達藥業、和記黃埔、再鼎醫藥、復星醫藥等國內知名創新藥公司。招股書顯示,截至最后可行日期,凱萊英已與全球20大制藥公司中的15家合作,其中8家已經連續合作超十年。

那么,凱萊英如今營收如何?招股書顯示,2019、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凱萊英收入分別為24.46億、31.37億及17.56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5.52億元、7.20億元及4.29億元,近三年凈利潤復合增長率21%。招股書還強調,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凱萊英的毛利率高于全球所有公開上市以及隸屬于上市公司的CDMO企業。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剛過去的十一月,凱萊英兩次發布公告,披露了2張總額將近60億元的新訂單,為這次IPO打上一劑強心針。

11月17日,凱萊英全資子公司Asymchem,Inc.和吉林凱萊英,與美國某大型制藥公司簽署新一批小分子化學創新藥物合同訂單,累積合同金額為4.81億美元(約31億元),相當于公司2020全年的收入;11月28日,凱萊英再次公告稱,其與某制藥公司簽訂了相關產品新一批的供貨合同,合同金額折合人民幣約27億元。

截至12月9日收盤,凱萊英A股報475.64元/股,總市值1163.7億元。自2016年底登陸A股市場至今,凱萊英股價一路飆升,5年漲幅曾超20倍。然而凱萊英A股在近期遭到高瓴減持,一度引發熱議。而對于減持的原因,高瓴曾解釋稱,CXO行業公司股價普遍很高。雖然有爭議,但如今,這只業界白馬又將迎來新的征程。

天津醫療產業大爆發,坐擁多家上市公司

天津醫療產業,正在加速賽跑。

20年多前,天津就把生物醫藥產業作為發展重點,如今跑出了凱萊英、康希諾、諾禾致源等多家明星上市公司。

目前,天津市聚集了500多家生物醫藥企業。天津生物醫藥產業基本形成以濱海新區為核心,武清、北辰、西青、津南各顯特色的發展局面。數據顯示,濱海新區生物醫藥產業規模占全市比重超60%,重點聚焦合成生物、醫療器械、化學制藥、智慧醫療、中藥現代化、醫藥研發服務外包六大方向;武清區以武清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天津京津科技谷為依托,重點發展化藥、生物制藥、醫療器械等產業。

截至目前,武清開發區擁有紅日藥業、賽諾制藥、諾和致源、金唯智、怡和嘉業、歐蒙醫學等多家醫療類企業。

我們來說說受新冠疫情影響,發展勢頭強勁的疫苗明星股——康希諾。它的創始人宇學峰于1981年,就讀于南開大學微生物系學習。2009年,宇學峰和四位聯合創始人在天津濱海新區成立康希諾生物,致力于為中國及全球公共衛生研發、生產和商業化創新疫苗。

去年8月,康希諾生物登陸科創板,實現“A+H”兩地上市布局,目前A股市值超650億。談及創業初衷,宇學峰表示,之所以選擇創業,是因為他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帶給人們健康、希望和承諾,這也是公司名字——康希諾的由來。

而諾禾致源也是一家不容小覷的企業,它的創始人李瑞強在基因測序領域,尤其是在生物信息學方面,可以說是一位“行業大?!?。

2002年,李瑞強從東南大學的應用物理學專業畢業后,選擇跨行加入人類基因組計劃的重要參與者之一——華大基因。從程序員開始,他一路升組長、主任,還主導成立了華大基因的科技服務部——華大科技,并擔任華大科技總裁與華大基因副總裁。值得注意的是,李瑞強在創業伊始,就吸引了一眾追隨者。廣為人知的是,蔣智、周廣宇等一批華大基因前員工,都成為諾禾致源的早期成員。

與此同時,天津創投圈也沒有“閑著”。2011年,成立兩年的康希諾獲得來自海達投資的500萬元投資。資料顯示,海達投資正是天津當地一家專注于醫療健康及智能制造領域的投資機構。

翻閱資料發現,天津在生物醫藥產業發展三年計劃中,特別提出支持凱萊英等CRO優勢企業建立研發生產一體化發展新模式。

據悉,早在2018年3月,凱萊英就聯手天津海河基金、天津開發區等共同發起設立創新藥基金。于天津而言,借助凱萊英等企業,能促進本地生物醫藥專業化分工,降低制藥企業成本,提高研發效率。而海河產業基金作為政府引導基金,專注AI、生物醫藥、新能源新材料等領域的重點項目,截至2019年年中,投資帶入了68個項目落地天津。

再把目光聚焦到天津老牌醫藥上市企業,天士力、中新等也在中藥現代化國際化、生物制藥研發方面持續投入。

老牌企業、創新藥、醫療器械、醫療服務……多方發力,一幅天津醫療產業版圖的畫卷徐徐打開,一批明星企業正在加速奔跑。畢竟,面對100公里外的北京、1000公里外的蘇州和上海張江等地的強有力競爭,即便天津的醫療產業規模在飛速增長,但依舊有壓力。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