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2021這一年,互聯網大廠裁了多少人

步入12月,多家互聯網大廠相繼被報裁員。

1日,第一財經報道,愛奇藝正在裁員,裁員比例在20%-40%之間,涉及游戲、文學、用戶產品、短視頻產品隨刻、主站研發等部門,規模和程度罕見。

7日,奇偶派報道,網傳快手裁員30%,目前正在對國際業務線進行裁員。次日,澎湃新聞也對此進行報道,并稱快手年底前會完成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地的商業化團隊裁員轉型,并對績效C級及以下、部分B級績效的員工進行優化。在脈脈職言平臺上,快手裁員的消息從11月開始已有傳播。

目前,愛奇藝、快手均未對裁員傳聞做出回應。

把時間拉長,2021年仿佛整個互聯網都陷入裁員潮,不管是教培、社區團購、游戲等行業,還是騰訊、字節跳動、滴滴、京東等互聯網巨頭,均擔當過裁員事件的主角。

時代變了。富豪榜上,新能源產業老板超越常年榜上有名的互聯網巨頭老板,后者資產不斷收縮,互聯網也不再像過往的大規模擴張。

行業大變天

互聯網裁員的開頭,要從教育行業說起。

半年前,“互聯網最大規模的裁員降薪要來了?”的話題登上職場社交應用脈脈熱榜。這場互聯網大裁員,由掌門教育拉開序幕。

7月30日,掌門教育1000余名產品研發崗員工同時被裁,占到部門員工總數的70%。知情人士稱,“HR團隊700人,今天辦完我們的離職手續,然后就是辦他們自己的”,“當天通知,當天就走”,部分辦公大樓兩天內完成清場、退租。

此前一周的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這意味著“雙減政策”落地,從培訓時間、機構性質、融資上市等多個方面對教培行業進行嚴格限制。

旋即,教培行業風聲鶴唳。好未來、高途集團創始人張邦鑫、陳向東分別在內部宣布裁員。高途全國13個地方中心在兩天內關閉,裁員比例為50%,波及人數高達1.4萬人。為此,陳向東在內部信中接連5次抱歉。新東方則在半年內陸續裁掉4萬人,豌豆思維在上海分公司60%研發人員被裁。

互聯網巨頭也開始放棄教育業務的布局。

8月5日,字節跳動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大量業務人員收到裁員和補償通知,涉及教育業務的裁員規?;蜻_數千。其中,學齡前培訓業務你拍一、GOGOKID將被放棄,瓜瓜龍則在一個月內裁掉50%以上的業務人員。

三個月后,字節跳動再次大刀砍掉教育業務。11月24日,字節跳動對瓜瓜龍、清北網校、學浪、硬件、校園合作等多個業務進行裁員,涉及近2000人。

11月,騰訊教育也暫時關停了開心鼠英語業務,1500名左右員工進行內部轉崗。

不僅教育行業,政策也多次為游戲、社區團購、互聯網房產等多領域進行降溫。

從去年開始,市場監管局加強對社區團購低價傾銷、價格欺詐等不正當競爭行為監管執法。今年9月,美菜網、滴滴橙心優選分別關閉部分城市服務,并進行大批裁員,比例達50%。11月,阿里系社區團購十薈團員工人數驟減80%,并且剩下員工的工資只發放70%。

游戲行業則面臨著未成年防沉迷政策、游戲版號暫停審批的影響,不少游戲公司調整業務方向轉戰海外市場,但國內需求收縮,游戲行業也進行了不小規模的裁員。

11月,字節跳動回應旗下的休閑游戲發行與自研平臺Ohayoo裁員情況,涉及79名員工,包括30名校招生,其中23名校招生已內部轉崗。

12月,《時代周報》報道,行業內部人士表示,中小游戲公司裁員消息很多,其中包括貪玩游戲。最近兩個月,近兩個月貪玩游戲裁員,并沒做出補償或補償少于勞動法規定,同時取消今年年終獎。

為樓市的降溫動作也引發互聯網房產業務調整和裁員。10月,貝殼找房在部分城市開始大量關閉門店,并裁員。12月,字節跳動旗下的房產交易平臺幸福里,裁員北京新房銷售團隊的部分員工。

融資渠道收窄

一些沒有受政策風向變化影響的企業也出現裁員。

據財新,6月前后,虎撲又進行了一輪裁員。另外,連線Insight報道,從今年春節后,虎撲就開啟了裁員,至6月中,虎撲已經裁去了40%左右的人員。

成立17年,申請上市花了6年,虎撲仍未成功登陸資本市場。今年6月,中金公司公告,鑒于虎撲擬調整上市計劃,中金公司、東方財富證券、虎撲三方同意解除輔導協議,終止對虎撲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的輔導工作。

虎撲盈利主要靠體育品牌廣告,經歷過NBA莫雷事件、疫情、新疆棉等風波后,受到不小影響,何時能順利上市似乎依舊是個未知數。

在一級市場,虎撲也不順利。據財新,今年上半年,一家獨角獸公司曾有意向為虎撲帶去新一輪融資,但最終沒有談成。而虎撲與老股東字節跳動不僅在各方面的合作淡化,字節也退出了虎撲。

不止虎撲,喜馬拉雅7月撤回赴美IPO后,也出現了小范圍裁員。

8月,喜馬拉雅的教育項目“奇妙思維”、城市文化板塊出現了裁員的消息。據悉,喜馬拉雅員工有3000多人,裁員比例不詳。

9月,喜馬拉雅上市的計劃從美國轉向香港,向香港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但至今未果。招股書更新了上半年的業績情況,虧損3.23億元,這之前的三年虧損超20億元。

與虎撲一樣,喜馬拉雅也獲得了互聯網巨頭的注資。招股書顯示,騰訊旗下 Image Frame 持股為 5.4%,閱文集團持股為 3.1%。騰訊在2018年投下了喜馬拉雅的E輪融資后就沒再跟投,而這也是喜馬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融資。

今年,在上市進程折戟的互聯網公司不少。

6月,社交平臺Soul突發通知暫停赴美IPO的定價流程;女性健康管理工具美柚主動撤回創業板IPO申請。7月,健身產品Keep、小紅書、貨拉拉、哈啰出行等一致撤回赴美IPO計劃,改變上市地點。

小紅書、哈啰出行相對受到資本的喜愛,在按下上市暫停鍵后,不久獲得了騰訊、阿里巴巴等老股東的續命融資,虎撲和喜馬拉雅則沒那么幸運。

大公司病的陣痛

相比之下,愛奇藝、快手這些已經上市的企業,獲得融資并不難。但這些公司還沒成為互聯網巨頭,就已經患上了大公司病。

優愛騰三家長視頻平臺中,愛奇藝的員工總數遠超另兩家,而且是騰訊視頻的三倍左右。20社形容,愛奇藝已經擴張成為“微縮版騰訊”。

“若不是裁員,我都不知道愛奇藝有文學和短視頻業務?!辈脝T事件曝光后,不少網友這樣評論。

2019年,愛奇藝高調宣布進軍短視頻,推出“隨刻”APP。之前,愛奇藝曾上架過“劃啦短視頻”、“晃唄短視頻”等7款短視頻APP。

短視頻對于愛奇藝來說,是明知不可為,但又不能不做。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搶占了移動互聯網用戶時長,還侵占長視頻平臺視頻資源。面對來勢洶洶的對手,愛奇藝不得不完善生態布局。

即使是大公司騰訊也面臨這一難題,騰訊過往已經推出包括微視在內的6個短視頻產品,但都沒什么水花。

今年8月,騰訊微視被報道裁員,比例高達70%,隨后騰訊回應裁員報道不實。但騰訊確實在整合騰訊視頻、騰訊微視的產品,外界也視此為騰訊再次放棄微視。

大公司不是什么都可以做好,但大公司一定會什么都爭著做。其中,字節跳動就是典型例子,也是今年的裁員傳聞最多的大公司。

除了接連對教育、游戲業務裁員收縮,各地的商業化團隊、人才發展中心也在裁員調整。

10月多家媒體報道稱,字節裁掉了溫州本地直營中心,各大直營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12月7日,網傳字節發布內部信宣布,整體撤銷人才發展中心團隊,“現有團隊成員優先內部轉崗,若無合適崗位,給予補償、離職?!?/p>

字節過往大力鋪人,成立8年就擁有了10萬員工的大規模。由于快速人才擴張,還落下與競爭對手搶人的話柄。有媒體報道,阿里和騰訊的HR都吐槽稱,字節跳動總不按套路出牌,一張工資雙倍的offer開出來,導致公司的核心員工被挖走。

但事到如今,在“去肥增瘦”背景下,字節跳動員工平均在職時間僅有7個月?!案咝酵谶^來,讓競爭對手無人可招,自己內部再過濾出優秀合適的人,其他人裁掉,這就是字節的套路?!泵}脈平臺上一則高贊評論表示。

從組織結構來看,字節去中臺,整合事業部制,修繕邊緣業務枝節,裁員是無可避免的陣痛。

互聯網廣告增速集體下降,巨頭沒有過去那么賺錢了。對患有大公司病的互聯網企業來說,裁員不一定是壞事。裁員可以降低公司臃腫問題,在短期減少支出,提高效率、利潤率。

但是對企業有利的事情,落到個體頭上,就是足以壓垮人的一座山。

2021年,有數萬乃至更多的人被互聯網公司裁員,他們背后與之共同承受苦痛的又有多少人呢?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