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30歲的我,謊稱已育才找到工作

“公司也不容易,疫情影響,很多公司不掙錢,你要多體諒?!?/p>

孕期被辭退的趙倩沒有想到,律師會這樣告訴自己。從律所走出來,趙倩決定再去多問幾個律師,她不信,都2021年了,勞動法還能形同虛設?

32歲的趙倩此前在一家小型建筑公司工作,今年8月查出懷孕,沒想到孩子來了,工作卻丟了。趙倩認為,老板得知她懷孕,就開始采取一系列針對她的措施:調整考核制度,將文職調崗到工地,招聘新人接手她的業務,直到她被公司裁員。

索要辭退賠償,老板不愿意給,不服從調崗安排時,老板在電話里怒吼“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滾蛋”,甚至威脅趙倩“走著瞧”。趙倩走訪了當地勞動局和律所,得到的結果卻是“不能干就走吧”,律師也告訴趙倩要“體諒企業”。

趙倩因為“孩子”失業,30歲的王穎欣卻因為“沒有孩子”被公司辭退。王穎欣在一家公司做客服,入職不到半年,老板發現她沒有孩子,也是采取一系列辦法逼她自動離職。王穎欣說她覺得老板無理取鬧,并沒妥協,而是更加努力工作,最后還是躲不過辭退通知。

趙倩和王穎欣的故事只是女性職場婚育歧視的一個縮影,在她們背后,是中國近五億職場女性。

生育一直都是女性面臨就業歧視的原因之一,因為企業不愿意承擔這部分生育成本。華中科技大學社會學院日前發布的一項調查顯示,生育一孩婦女就業幾率下降約6.6%,二孩再降9.3%。如何保障女性的職場權益,成為政府、社會和企業共同探討的課題。

近日,又有一項保障女性生育權益的措施在爭議中落地。多地區發布關于延長產假的通知,有的省市將產假從30天延長至60天,有的則將60天延長至90天,陜西省更是對生育三孩合計獎勵350天休假。

然而,反響卻兩極分化。有正在休產假的女性表示欣慰,“可以多陪孩子”,“慢慢恢復身體”。

另一邊卻是吐槽:女性找工作更難了。先是已婚未育女性,“我是不愿意多休的,因為以后在職場更難”,再有未婚未育女性表示“單方面延長女性產假加重職場性別歧視,更加害怕失業和找工作了”。

還有網友發問:這是要變相把女性逼回家專業帶娃嗎?哪家企業愿意接受一個產假要休188天,好不容易休完半年產假上班了,還要每天給她安排哺乳時間,確保生育獎勵,這種福利可能每隔兩年就來一回……企業是慈善機構嗎?

貴州省人社廳也站出來說,延長產假至360天并按照360天發放生育津貼,會導致用人單位用工成本的大幅增加。

關于女性產假,楊瀾曾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提到:如果認為給女性的產假越長,就越是對她們的尊重和保護,會讓企業在雇傭一個女員工的時候,有更多顧慮。

趙倩的失業故事,可以追溯至她拿到懷孕報告單的那一天。

在醫院剛得知懷孕,趙倩就接到了老板讓她來公司加班的通知,當時正是周六休息日,趙倩以懷孕為理由拒絕了加班,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

半個月后,公司的考勤制度突然變了。原先的雙休變成了單休,每天工作時間也增加了,還制定了條條框框,動不動就罰款、扣錢。

公司人員并不多,從趙倩入職以來,一直都是雙休,突然修改考勤,她認為這就是老板針對自己。兩個月來,趙倩按時上下班打卡,從不遲到早退。趙倩稱即使是孕期,自己也一直都是盡心盡力,公司規模小,沒有專門的清潔阿姨,所以掃地、拖地之類的雜事,一直都是她來負責。

然而孕期兢兢業業的趙倩,卻遭遇了老板的變相裁員。

老板跟她哭窮說,公司虧本沒錢,以后有生意你再來工作,但趙倩的工作會接觸到公司錢款方面,她知道老板不是沒錢,何況他還在今年給自己換了一輛新車。

老板把話說到這份上,趙倩也無奈,所以提出按照相關勞動法給辭退補償,老板卻不愿意給。別說賠償了,趙倩9月份的工資,還是她打電話給市長熱線要來的,10月份工資則一直在拖欠。

辭退賠償談崩之后,老板開始逼她自己提離職,先是給她進行了調崗:讓文職的趙倩去工地考察。而工地位于山區,那時候正在拆遷,灰塵大且不安全。

趙倩拒絕,老板卻打電話怒吼她,言語中帶著“滾”的字眼。接著,老板又對趙倩進行工作調整,招來一個新人到辦公室坐在她的位置,甚至是連她的電腦也被占領了,而趙倩則被分配到各個工地工作。

趙倩自然不能同意,更沒有因為邊緣化而主動離職。她去勞動監察大隊投訴,但是那邊的人告訴她:“讓你去工地,你能去就去,不能去就回家,孕婦身體最重要,不要計較那么多?!壁w倩又去律師事務所咨詢,卻被告知要體諒公司。

家里人也告訴她身體最重要,不要追究了,保持心情愉快。

從其他律師那里得到咨詢結果,趙倩又多次和老板協商,最終雙方簽下了和解協議,趙倩拿到兩個月的賠償和10月份的工資??墒锹犛械穆蓭熣f,像她這樣三期內(孕期、產期、哺乳期)被辭退,有些公司會賠2n以上,最起碼也是三個月的工資。

如今,孕期被辭退的女性仍然不在少數,在知乎、小紅書、豆瓣等社交平臺上不斷有人發聲,她們在孕期中被公司辭退,有些人在斗爭之后獲得勝利,解除孕期辭退風波,有些在爭取權益的時候為自己拿到了該有的賠償金,還有些不是那么幸運,要變相接受人力和老板的PUA,以“你不適合現在的崗位”“懷孕得真不是時候”等理由辭退你,而且拿不到相應賠償。

孕期的職場女性,逃不過職場對她們的歧視,未育女性也面臨這樣的問題。與孕期職場女性相比,她們在求職時,已經被冠以某種“有色眼光”,根據特殊的標準進行篩選,“有男朋友嗎”“結婚了嗎”“什么時候要孩子”“準備要幾個孩子”,她們多是28-35歲未婚未育以及已婚未育的女性。

2019年,九部委要求招聘過程中不得詢問女性婚育情況,違者最高可罰5萬。然而政策一出,坊間并未因此歡呼,有人表示:“這會讓很多單位直接篩掉女性簡歷?!?/p>

其實上述政策,也并未普遍落實。30歲的知乎網友“大喵”在知乎發帖,詳述心酸的求職經歷,約面試的有很多,聊得不錯的也挺多,但最后得知她已婚未育,便沒了下文。

面試第一家公司時,想法和理念都很契合,直到和相關負責人談到婚孕問題,大喵如實告知,負責人的瞬間變化,被她感覺到了。即使她表示因為身體因素沒法要孩子,還是未獲垂青。

面試第二家公司,對方比較直白,對未育表示介意。面試第三家公司,她主動談到婚孕情況,說自己會把重心放在工作上。面試官則認為不可能,并表示把重心放在工作上聽起來就搞笑,現階段還是先調整好身體再說。

面試第四家公司,大喵謊稱自己有孩子了。當天下午,HR就打電話問她什么時候去上班。

不少女性求職時,都曾被“未育”身份逼瘋,她們在社交平臺發問:已婚未育、未婚未育真的是求職鄙視鏈底端嗎?

劉錦芳遇到了和大喵一樣的問題,她聽從了朋友建議,謊稱已育選擇入職。

31歲的劉錦芳也是一路求職碰壁,在面試時,多次面對面試官什么時候要小孩,要幾個小孩之類的問題,如實回答的結果就是刷下來。后來面試一家中小公司時,遇到同樣問題,她謊稱已婚已育,順利拿到offer,并在三個月后轉正。

在辦公室,每談到個人家庭問題,劉錦芳剛開始都是支支吾吾的,后來就把自己表姐找她吐槽自己表外甥的話都給說出來了,充當自己的育兒經驗。

她還是時刻都擔心露餡,生怕人力突然來找她要體檢報告。體檢時醫生詢問是否生育,她說的是沒有生育,怕穿幫,就一直拖著沒交體檢報告。還好公司規模小,她推托幾次,人力也忘了這茬。

29歲的陳瀟在結婚一個月后被公司辭退了,公司給出的理由是“跟公司當前發展的趨勢不匹配”,在陳瀟看來,這著實冠冕堂皇,其實還不是擔心她隨時懷孕。

陳瀟在這家公司工作兩年,婚后老板、HR輪番對她進行職場PUA,否定她的個人能力,讓她陷入極度不自信,最終陳瀟拿著賠償離開了公司??墒?,已婚未育加上大齡身份,讓她在求職市場又遭遇了不少歧視,即使保證一年內不孕,用人單位還是各種嫌棄。

[email protected]?,寫下了她所見到的女性就業歧視:

在校招中,女孩兒往往要比男孩兒優秀很多的情況下,才會被選擇,她們甚至要面臨這樣的討論:

“這個崗位的業務經理需要個男的?!?/p>

“女孩兒也不是不行,但必須是LGD(無領導小組討論)和簡歷篩選綜合權重積分中最高的,而且必須是比其他男孩兒優秀的非常多的情況下,才安排復試?!?/p>

“這個女孩兒,24歲,明年入職25歲了,要是她明年入職后很快戀愛結婚,那團隊怎么辦?”

不要女生的原因則被他們解釋為:“團隊經歷了慘淡無比的產假潮,不敢再要女孩兒”和“女孩兒喜歡回歸家庭?!?/p>

社招的時候,她們會面臨這樣的討論:

“30歲,她準備要二胎怎么辦?這是二胎的黃金時段?!?/p>

“26歲,她男朋友也是本地人,他們打算結婚要小孩兒怎么辦?”

“她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大部分精力都會放在照顧家庭上?!?/p>

最后,這位人力相關工作者談到,雖然“性別限制”“年齡限制”等傳統字眼已經下架,但是那些限制實質上已經成了內部不成文的默契,一種招聘廣告里的隱藏要求,他們只會在篩選簡歷時,直接把女候選人全部篩掉,在面試結束后,看到候選人已婚未育時大幅度降低錄用意愿。

延長產假,無疑會增加企業用工成本。一位HR表示,在職場上挑女候選人時,已婚已育位于頂端,已婚未育則位于求職鏈底端,因為她們在懷孕問題上的不確定性。

一些高齡女性求職者說,當面試中提到自己未育的時候,明顯感到面試官意向減弱;有的被面試官要求“一到兩年內不能懷孕”,有的甚至被要求簽署一份“三年內不得懷孕”的保證書。

還有求職者被要求寫一份“一旦懷孕就主動辭職”的書面保證。

求職環境惡劣,導致有些女性為了能夠獲得一份工作,主動出示“失去”生育能力的證明。

今年,職場人交流軟件脈脈上流傳出來的一張截圖顯示:

一位30歲未婚未孕的女性,在被HR問到婚孕打算時,直接把“做喪失生育能力”的手術記錄遞上來。但是這位求職者最終還是被HR以“擔心喪失能力性格偏激”為由拒絕了。

上述人力相關工作者也提到,三胎時代,國家沒對企業進行生育補貼之前,女性的就業環境怕是要進入地獄模式了。

如今女性帶薪產假的延長,客觀上增加了潛在雇傭成本,令企業更青睞男性求職者。

有網友將企業和女性求職者之間的關系,比作劉慈欣的《黑暗森林》。在《三體》最后一部,黑暗森林的核心是猜疑鏈,基于雙方不可能完全信任。在書里,不夠強大的文明就是躲開強大文明來保證安全。而反映在求職上,由于女性的生育成本需要企業承擔,所以女性成了“強大文明”,用人單位對女性求職者則是敬而遠之。

趙倩現在擔憂的是,以后找工作會更難。生完孩子,孩子哺乳期過去,趙倩也將34歲,國家開放三胎,延長產假,生一個孩子都被趕回家。她很怕想將來,因為只要產假成本還由企業承擔,最終就會轉嫁到女性打工人身上。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