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繼承“200億”家產后,黃子韜想做霸總

黃子韜是誰?

常常吃娛樂圈“瓜”的朋友們不會陌生。對,就是那個超愛畫煙熏妝的黃子韜。

曾經,作為韓流“EXO歸國四子”之一,熟練駕馭煙熏妝的黃子韜被粉絲冠以“撕漫男”之稱,但也被旁觀者指責其造型太過“娘炮”。

近年來,隨著韓流退潮,娛樂圈新風襲來,黃子韜也擦掉了鐘愛的煙熏妝,逐步展示其陽剛的一面。

除了形象上的轉變外,自2020年9月父親去世后,繼承號稱有200億家產并不得不獨當一面的黃子韜,也慢慢展現其商業野心。

12月初,一則網約車公司北京車之夢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簡稱“北京車之夢”)變更工商信息,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天眼查信息顯示,這家新增“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業務的公司更名后,其實際控制人也變為黃子韜。

這“跨界”幅度頗大,娛樂新聞男主角轉而成為財經報道對象。對其粉絲來說,這或許真的是“破圈”了,但這或許只是他商業布局的開始。

1./“頂流小鮮肉”黃子韜/

黃子韜1993年5月出生于山東青島,以其“憨直”的性格吸引不少粉絲。然而,在娛樂圈,只是“憨直”或許并不能支撐他走到現在。

黃子韜以“富二代”形象深入人心。他的父親黃忠東曾在接受《人物》采訪時透露,其于1995年開始轉業步入商界,擔任董事長兼總裁,擁有“200多億資產”。

不過,從小學習武術的黃子韜頗為獨立。他于17歲(2010年)獨立遠赴韓國參加韓國MBC電視臺音樂節目《偉大的誕生》海選,最終憑借其武術根底獲得SM公司星探青睞,于2011年12月27日以TAO為藝名,首次以EXO成員的名義公開亮相,并在2012年4月8日正式出道。

對于EXO,曾追過韓流的朋友并不陌生。這支韓國男子流行演唱組合2012年剛出道,便獲得最佳亞洲新人團體獎。具體火到什么程度?2014年1月,EXO曾作為文藝界代表,出席了韓國文化藝術界人士新年問候會,與時任韓國總統樸槿惠見面握手;同年9月,EXO作為表演嘉賓參與了第十七屆仁川亞洲運動會開幕式表演。

除了黃子韜,EXO還挖掘了鹿晗、張藝興等隨后引領國內流行娛樂風氣的頂級流量明星。隨著四人先后于2015年前后歸國,甚至被圈內成為“歸國四子”。

相對于鹿晗、張藝興等,黃子韜回國后的事業并不順利,一度經歷過全網黑,甚至其出道后頗具識別性的煙熏妝也被詬病為“娘炮”。

2015年4月22日,黃子韜父親黃忠東通過微博宣布與韓國SM娛樂有限公司的合約不再繼續 。隨后5月2日,在北京舉行首場生日會,22歲的黃子韜回國后首次公開亮相;同年6月11日,黃子韜Z.TAO工作室正式成立。

回國工作后,黃子韜已發布《T.A.O》《M.O.M》《Z.TAO》等28張音樂專輯,但表現不溫不火。近年來,隨著國內流量明星的風氣轉變,黃子韜反而靠著參加《真正男子漢》等綜藝節目,以及《夜空中最閃亮的星》《熱血少年》等影視劇,得以扭轉形象獲得好評。

截至2021年12月10日中午,黃子韜的微博粉絲數是6668.3萬,超過張藝興5094.8萬、鹿晗的粉絲數6304.8萬。2020年8月27日,黃子韜躋身《2020福布斯中國名人榜》并位列第37位。

遺憾的是,正處于事業上升期,黃子韜卻遭遇喪父之痛。2020年9月,其父親黃忠東因病去世,年僅52歲。彼時,黃子韜曾公開表態稱,“我不會倒下!我會繼續用我的方式把龍韜娛樂做到最好、我一輩子都不會放下我爸留給我的心血!”

▲圖片來源:黃子韜微博截圖

此后,繼承家業的黃子韜,從頂流明星秒變“霸總”,儼然一派娛樂圈大佬形象。

2./“霸總”黃子韜的商業版圖/

2021年6月6月,黃子韜所在公司龍韜娛樂舉辦喬遷儀式,并正式對外官宣永恒星龍集團成立。

同日,黃子韜曬出新公司的裝修圖,新公司名為“海南永恒星龍娛樂集團有限公司”,黃子韜持有該公司99%的股份,他的微博認證也改為“永恒星龍集團董事長”。

▲圖片來源:黃子韜微博截圖

這也意味著,從娛樂影視業務為主的北京龍韜娛樂文化有限公司,到綜合型業務板塊復合的永恒星龍集團,黃子韜正逐步構建自己的商業版圖。

而影視娛樂業務只是黃子韜事業版圖中的一塊。黃子韜還“跨界”投資了電競、直播以及網約車等不同行業的公司。

2021年3月5日,佛山GK電子競技俱樂部宣布,黃子韜正式加入佛山GK成為合伙人及聯席CEO。黃子韜轉發該條微博稱“要上分的話不用我的隊員,我就可以帶?!?/p>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隨后2021年10月16日,黃子韜以杭州望望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望望龍”)董事長的身份首次進行帶貨直播。

公開資料顯示,望望龍成立于2021年7月26日,注冊資本50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演出經紀、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等業務。望望龍股東名單顯示,黃子韜通過永恒星龍娛樂集團持股44%, A股上市公司星期六旗下互聯網營銷服務集團杭州遙望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遙望網絡)持股46%。

據悉,遙望網絡簽約的主播藝人不僅有瑜大公子、李宣卓這樣的實力干將,還有王耀慶這樣的一線明星,在平臺電商板塊僅次于辛巴的辛選集團。關注黃子韜直播的粉絲也可以發現,在其帶貨直播初期,作為網紅及一線帶貨主播的“瑜大公子”還一度來到黃子韜的直播間,給其直播賣貨打Call。

有意思的是,黃子韜在更早之前投資了電商直播生意。公開信息顯示,今年4月7日,海南謙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成立,注冊資本為100萬元,經營范圍包含游藝娛樂活動、互聯網銷售等業務。

股權穿透顯示,黃子韜持股99%的永恒星龍集團持有這家新公司51%股權。而最初工商信息顯示,薇婭老公董海鋒曾通過杭州謙道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參股60%,不過僅三個月,薇婭方面就于6月30日退出;替代董海鋒的是與黃子韜有過品牌服裝合作的徐相材。

2021年9月10日,黃子韜再度斥資490萬元入股了另一家投資公司北京宏廣華瑞投資有限公司(北京宏廣),目前其控股98%。

據了解,北京宏廣成立于2010年8月,公司注冊資本500萬元,主要經營范圍是項目投資等;但該投資公司于今年11月1日新增“小微型客車租賃經營服務”。

11月19日,黃子韜再次給北京車之夢投資34.72萬元。工商信息顯示,北京車之夢成立于2004年8月,注冊資本35.43萬人民幣,原名“北京鯤飛科技發展有限公司”。12月2日,從更名的北京車之夢,經營范圍新增“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巡游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等業務。

同時,北京車之夢完成人員更替,原投資人、法定代表人、主要人員均退出,黃子韜成為持股比例98%的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同時,在黃子韜控股的多家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倫雨喬,成為北京車之夢的法定代表人;另一名股東王曉菊持股約2%,擔任公司監事。

前后兩次投資加起來,黃子韜合計約525萬元砸向出行生意,覆蓋網約車和汽車租賃業務??梢钥吹?,對于汽車出行布局,這位一向以“憨直”形象吸引粉絲的明星“所圖非小”。

至此,繼承家業一年后,黃子韜所打造的綜合性業務的永恒星龍集團雛形初現。

天眼查顯示,目前黃子韜任職15家公司、實際控制18家公司,相關公司覆蓋影視音樂娛樂、電商直播、潮牌服飾、游戲電競、網絡科技乃至網約車及租賃等業務。

其中,他是永恒星龍集團、北京車之夢、北京永恒星龍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宏廣等7家公司的大股東;并任職永恒星龍集團董事長、望望龍董事等職務,還擔任海南恒星向上文化傳媒工作室、上海黃子韜音樂工作室以及上海黃子韜影視工作室等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3./“破圈”的生意靠譜嗎?/

如今,黃子韜的商業圖譜已現。

相對來看,黃子韜開始直播帶貨,還算是比較能理解的,這也是被曾經的女團成員薇婭實踐成功的一條成熟路線。

實際上,脾氣“憨直”的黃子韜在直播帶貨時頗為得心應手。

對于這門生意,黃子韜有清醒的認識;他曾在直播中直言,“明星把肖像權賣給了經紀公司,公司拿著一張照片去賺差價,錢都被中間商賺走了,如今他直接和品牌商談價格,不讓中間商賺差價,一點都不虧?!?/p>

電競,也是明星最愛投資的一門生意。隨著“全民電競”時代來臨,“電競+明星”早已成為電競行業內熱門配置,周杰倫、林俊杰、韓寒、鹿晗、陳赫等都曾投身電競圈。

分析認為,電競與明星都屬于流量型的行業,受眾群體均偏向于年輕化。不過,也有業內認為,明星所帶來的粉絲與真正的電競粉絲很少有重疊,而對俱樂部來說更重要的是成績,明星更多只是一種營銷手段,起不了決定作用。

黃子韜加盟的GK俱樂部成立于2016年9月,隸屬于廣東省人人體育文化有限公司,旗下有多個游戲分部,其中最出眾的是王者榮耀分部。

目前,GK俱樂部致力于布局電競產業鏈,主要布局三大版塊:一是電競營銷層面上從線上到線下的全方位打造,與廠商合作創建IP、自身IP塑造推廣,線下賽事、線下活動、線上線下游戲社群推廣等;二是電競落地打造具體線下空間,主要有劇本殺、沉浸式密室劇場,以及電競酒店業務等;三是電競教育機構,立足家庭與具體家庭結合,推廣綠色電競教育,減少社會對電競文化的偏見。

GK俱樂部所屬公司廣東省人人體育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長、GK俱樂部創始人章楊曾對媒體透露,俱樂部目前的財務狀況很健康,“收入結構比較穩定,基本上能有盈利,已經過了以前那種純燒錢的模式”。

據悉,黃子韜與GK戰隊將在俱樂部發展、選手、藝人培養、演藝內容等多方面展開合作,并將真正加入到GK俱樂部的決策層面中。章楊對時代周報稱,雙方合作的初衷是對電競共同的熱愛;“我也希望GK電競俱樂部能破圈,走得更長遠;黃子韜是頂流明星,我認為這樣的結合對俱樂部未來的影響力和造星能力,以及拓展更大的事業版圖都有很大幫助?!?/p>

對于擅長打“中單(游戲術語,指一些競技類網游地圖中路單線發育的位置)”的黃子韜而言,這筆電競業務投資或許也不賴——即便虧了,至少過了把癮不是?

相對而言,黃子韜耗資25萬元投資的網約車生意,最讓其粉絲擔憂。

隨著黃子韜的入局,人們驚訝發現,曾經于2018年前后處于“風口浪尖”的出行業務再次走入大眾視野,而黃子韜并非唯一的新晉玩家。

據了解,11月17日,A股上市公司大眾交通旗下全資子公司大眾出行披露,將引入阿里巴巴前后兩期共計4000萬元的投資;在完成本次增資后,阿里巴巴的持股比例也將達到10%,成為除大眾集團相關公司外唯一外來股東。幾乎同時,吉利集團也宣布,將推出網約車聚合平臺“幸福千萬家”,主要做自營與第三方相對優質的合規運力。

天眼查顯示,我國目前有超過4.5萬家企業經營范圍為含“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或巡游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的企業。其中,2021年7月以來,新增1.4萬余家相關企業。

然而,這其中獲得網約車資質的公司卻只有少數。全國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平臺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10月31日,全國共有251家網約車平臺公司取得網約車平臺經營許可,環比增加3家;各地共發放網約車駕駛員證375.4萬本、車輛運輸證145.5萬本,環比分別增長4.4%、2.6%。

而查詢北京市交通委員會的北京市出租汽車服務管理系統,并無北京車之夢的登記信息。有媒體就此采訪北京車之夢法定代表人趙昱時,該人士卻回“不方便回應”。目前,北京車之夢是否有網約車資質仍存疑。

坦白說,出行的確是門好生意。易觀數據顯示,中國網約車市場從2017年的2291.9億元,發展到2020年的2499.1億元;該機構預測,2021年中國網約車市場的規模有望達到3542.1億元,2022年則達到4022.9億元。

長安汽車董事長朱華榮曾表示:“未來汽車產業的發展趨勢是制造型企業向服務型企業轉型,從簡單的提供產品向提供產品+服務轉變。共享化和新零售助推產業變革,預計到2035年,將有20%-30%的車輛是共享汽車?!?/p>

不過,對于黃子韜新布局的出行公司來說,一切還任重而道遠。除了“越燒錢越虧損”的壓力外,嚴格的行業監管也是不小的挑戰。

相關分析認為,每家企業在戰略層要重要思考,如何在合規與規模擴張中找到平衡點;否則,如果還單靠“燒錢”搶市場,肯定是必死無疑。此外,這些公司還面臨信息安全挑戰、勞動力使用成本上升、資質車證人證“三證”合規、市場公平競爭等監管挑戰。

今年5月12日,一條#黃子韜公司存款被凍結#的消息登上熱搜。網友發現,龍韜娛樂因為保險糾紛,被凍結了名下銀行存款1649萬元。隨后,黃子韜工作室回應稱,“這都屬于正常的公司經濟業務”。

直到現在,關于黃子韜家是否真有200億家產的事情仍然時常會被提及,每次都會引發一陣熱議。

無論如何,從影視娛樂、電競、直播再到網約車,“霸總”黃子韜的商業版圖已經展開。

只是,對于最需要好名聲的明星黃子韜來說,這些都意味著更大的挑戰。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