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為了不被裁,33歲大廠高齡員工有多拼

愛奇藝裁員,如一顆重磅炸彈引爆互聯網圈,隨后多家互聯網大廠相繼被曝裁員。人們驚奇發現,以工作強度大、薪酬優厚著稱的互聯網大廠,也會大規模裁員。

今年以來,互聯網監管收緊,不少大廠業務收縮,部分員工慘遭裁員。

與新員工相比,35歲的老員工面臨的情況更嚴峻。在互聯網行業,35歲如同一條紅線,過了紅線的員工一旦被裁,再想進入大廠極其困難。在此背景下,老員工們往往更關心裁員之事,即使沒被裁,許多人也已早早謀劃好退路。

近日,時代周報記者采訪多名互聯網老員工。他們年齡都在35歲左右,目前尚未被這波離職潮波及,但都已做好離開準備。有人準備主動跳槽,有人準備離職創業。他們的一個普遍認識是,無論是否被裁,互聯網大廠都很難久呆,至少在同一家大廠不可久呆。

01

“38歲,我有六成以上把握續約”

張巖即將38歲,已過了互聯網大廠35歲紅線。他現在就職于廣州某互聯網大廠在線教育項業務部門。

今年以來,監管趨緊,多家互聯網公司裁減在線教育業務員工。而張巖的五年合同即將期滿,在續約的節骨眼上,新領導找他談了幾次話,讓本就忐忑的他更感不安。

近日,張巖也跟互聯網大廠朋友討論裁員一事,得出的結論是,大多數大廠仍在盈利,需要有經驗的人才,裁掉老員工對他們沒有什么好處。

“我們部門沒有,全公司也沒聽說有裁員情況?!北M管忐忑,但張巖冷靜分析,認為還是有六成以上的把握續約,“畢竟大廠是講程序的,領導敢簽字不續約,他就得負起相當大的責任?!?/p>

張巖算過,以他現在四萬左右的月薪,如果不續約,公司得付N+1補償金,加上每年的股票,到手四五十萬元是少不了的。

話雖如此,張巖也不愿消極等待。畢竟眼下大廠裁員潮兇猛,提前謀劃好后路總是有備無患。

在張巖的計劃中,最優選是去某大廠成都分部任高級經理,年薪50萬元。他很想回到成都這個生活寫意的慢節奏城市,離老家近,方便照顧上了年紀的雙親;其次是重返曾經闖蕩過的北京,跟隨賞識他的老領導混日子;最差是去朋友的電商創業公司,不穩定且收入銳減。

在張巖看來,離職也不愁出路,問題在于以38歲的“高齡”還能不能跳到同等收入的另一家大廠,還是只能降維到小廠或者傳統行業。

在互聯網行業摸爬滾打十二年,張巖深諳互聯網大廠的生存之道。他并不擔心所謂裁員潮,反而更擔心職場傾軋。

畢業于一所三流大學,張巖的互聯網之路走得并不平順:從門戶網站內容編輯做起,逐漸晉升到管理層,有過跳槽晉升,也面臨過末位淘汰。在他看來,互聯網行業競爭激烈、流動性強。

張巖剛進當前這家大廠時,得到領導賞識,工作干得有聲有色。然而看好他的部門領導隨后被調走,新領導來后進行人員“洗牌”,張巖被調整到日漸式微的在線教育項目。在那里,張巖郁郁不得志,雖然每天加班到深夜,但多是無用功,很難有有價值的產出。

找下家之余,張巖也想尋求機會創業。深耕新媒體行業多年,張巖對內容制作和傳播有獨到見解,眼下正攛掇著幾個同行一起入局,融資計劃書都已做好。

張巖認為,如果被裁,那筆不菲的賠償金正好可以用來創業?!按蚬な且蚬さ?,但不可能一輩子打工?!?張巖笑說。

02

“我只會跳槽,不會被裁”

有人為裁員感到焦慮,有人則想著通過跳槽漲薪,趙金波明顯屬于后者。

33歲的趙金波是福建人,如今在北京一家知名電商大廠當程序員。趙金波說,目前公司和部門沒有發生裁員現象,但自己已經躍躍欲試,希望通過跳槽漲薪。下家是北京另一家互聯網大廠,那是他一直想去的公司。

過硬的技術是趙金波的底氣。大學畢業后,趙金波在廈門、杭州、深圳都呆過,學計算機專業的他早前曾從事過平面設計,但最終還是選擇了IT行業。

盡管所在部門有“不招收35歲以上員工”的明確要求,而趙金波已逼近這條紅線,但他并未因此產生憂慮。他對編程工作充滿熱情,曾經兩個月寫過兩萬行代碼,遠超每月3000行的考核指標。

入行以來,趙金波始終保持著旺盛的求知欲和學習態度。他為做一個插件,周末現學現做,三天時間寫了一千多行代碼,不僅自己在使用,還分享給有需要的同行。

除計算機,趙金波對金融、心理學、哲學等諸多領域也都有興趣。日常加班到晚上十點多,他還要學習到一點多才睡。

“互聯網公司競爭壓力大,每個人都有危機感。學習可以緩解焦慮?!壁w金波稱,“我的狀態是不斷跳槽‘跳’出來的,一直學習才有跳槽的資本,不然怎么找到下一份更好的工作呢?以后我還要跳,不能停歇?!?/p>

趙金波是從規模較小的公司逐步跳進大廠的,每隔一年多就會跳槽一次,直到現在的三十多萬年薪。他發現,最近一些應屆生的薪資水平比他高,但技術水平卻低于他甚多。

在趙金波看來,雖然自己在大廠中屬于“大齡員工”,但編程技術過硬,所以并不擔心被裁。他反而在準備“裁掉公司”,跳槽謀求更高薪酬。

03

“再堅持兩年,我就去創業”

剛過32歲,李哲明顯感到體力和精力已經拼不過應屆生,接受新知識的速度也趕不上年輕人。

來自東北的李哲畢業于國內頭部大學的計算機專業,2018年來到杭州一家業內數一數二的互聯網大廠工作,目前已在杭州結婚,買房定居,成了“新杭州人”。

李哲表示,他所在的業務部門屬于前沿領域,收入可觀,雖然杭州房價較高,但對他尚不構成太大的還貸壓力。

最近多家互聯網公司被曝大裁員,李哲尚未被卷起其中。在他看來,大廠對于工作能力低下者容忍度不如傳統行業那么大,奉行末位淘汰制,每年基本都會裁員并吸納新血。今年互聯網行業形勢要比往年差一些,但情況似乎也沒想象中那樣嚴重。

盡管工作和家庭都很穩定,年紀卻日益逼近互聯網行業35歲紅線,使李哲頗有憂患之感。與其焦慮被裁,不如早做打算。平日,李哲也會了解行業中人員變化情況,

“據我了解,一些40歲以上的程序員會選擇從互聯網行業跳槽到傳統行業,雖然薪水不如大廠高,但勝在穩定?!崩钫鼙硎?,“年紀大確實不是優勢,年紀越大壓力越大,公司的招聘態度也會有差異?!?/p>

“我會優先將杭州作為我的‘根據地’,但并不排斥去其他城市工作賺錢,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北京、上海我也都會考慮?!崩钫鼙硎?,“妻子很清楚我的職業規劃,她支持我的想法?!?/p>

對于未來,李哲已經有了初步規劃:繼續在大廠積累兩年經驗,選定一個方向自主創業;或者進入一家初創公司,與志同道合的伙伴們聯手闖出名堂。

“我還是想出去拼一拼,而不是一直留在大廠里面?!崩钫苷f道。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張巖、趙金波、李哲均為化名)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