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互聯網巨頭:必須要裁員嗎

是時候全面來聊聊大廠裁員這件小事了。

在2021的尾聲,各大互聯網公司不約而同走上了收縮的道路,從騰訊、阿里,到快手、愛奇藝、字節跳動...裁員消息接踵而至,在為媒體提供了一波波話題之外,似乎也在宣告著“互聯網的黃金時代結束了”。

上周,零態編輯部聯合鈦媒體&新熵關于大廠裁員話題進行了腦暴式探討,來探尋裁員陰影下,一個時代是否已經消亡,新的時代將在何處開啟。(以下為部分發言實錄)

零態LT作者、評論員老胡

Key Point:增長故事破產

從裁員的部門來看,愛奇藝和快手幾乎砍掉的都是新開的業務部門,或者是合并掉增長不夠明顯的事業部。從這個特點可以發現,上述互聯網大廠幾乎都是增長失敗之后的被迫裁員。換言之是“增長故事”的破產。而資本市場之所以愿意投資中概股,很大程度上不是因為它的業績,而是因為它不斷增加的用戶。

而哪怕如中國這般的巨型市場,增長亦猶有竟時。

如果把目光放到更大的背景之下。則是疫情之后遲遲未能復蘇的實體經濟。因為互聯網行業本質上是個“賣水人”的角色,是靠鏈接各式各樣的實體經濟或者提升實體經濟的效率而存在的,如果實體經濟本身出現 了衰退,那么互聯網的寒冬到來,或許推遲,但絕對不會缺席。

而目前的裁員風潮,實質上只是這場寒冬的前奏。具體是否真的是寒冬,還是要等待明年年初各家大廠的發展計劃的出臺。如果都是呈現守勢或者收縮,那或許才是真正的winter coming。

刺猬公社責編石燦

Key Point:新一輪技術變革來臨的必然

整體來說,按照業務劃分,互聯網公司分為To B向和To C向兩種,目前裁員的公司基本上都是To C向互聯網公司,To B向互聯網公司反而活得挺好。

這與流量見頂、監管政策落地的大環境息息相關,流量本質上是數據主義,物極必反,先天性土壤優勢變弱后,To C向互聯網公司初期發展的業務抗風險能力變得很弱。這也與我們這一輪技術周期性變化有關,人工智能分發技術自2012年被廣泛應用至今也快10年了,圍繞這一技術變革形成的互聯網經濟態勢早已蓬勃生長,在下一輪技術變革來臨之前,To C向互聯網公司還是很難受的。

現在各家頭部互聯網公司首要任務可能并不是賺大錢,而是在生存之上兼容更多社會性任務。但與裁員事實又很矛盾與諷刺,公司一邊以公司行為示意自己多么樂于參與公益行為,另一邊心狠手辣裁員。

零態LT主理人胡展嘉

Key Point:內耗內卷的反嗜

現在燒錢換規模,求增長的階段顯然已經過去了,商業模式趨于穩定,業務大盤圈地自萌結束后,是時候要反思大躍進階段的大手筆了。

在一眾互聯網公司中,扒拉下財報就可以發現,除了市場營銷成本,人員支出的成本讓人驚詫,需要反思的是,這些人真的值這么多錢嗎?一個項目的完成,真的需要這么多人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企業必然會陷入內耗,員工必然會不斷內卷,這種情況下,裁員反而是能夠提升效率,去熵增。

冬天來了,春天不遠,大規模的收縮之后,戰斗力更強也未可知。

幣圈從業者路暢

Key Point:Web3.0時代來了

互聯網已經停止增長,下一個創新點就是Web3.0,我驚訝的發現,現在的互聯網人看Web3.0就和十年前的人看Web2.0是一樣的,金融界副總裁表示“明年下半年泡沫就會開始破滅?;ヂ摼W已經進入贏家通吃階段,新的公司越來越難生存?!?/p>

一位互聯網分析師說“Web2.0熱潮,實際上為新一輪互聯網泡沫的形成推波助瀾?!?/strong>

“明年年初,財報出來之前,互聯網泡沫就破?!币换ヂ摼W分析師篤定地說,“互聯網掙了什么錢?廣告、游戲、mvas(移動增值業務),對不對?”以上言論,均來自2006年。

流量枯竭根本不是問題,因為十五年前Web2.0崛起的時候,也有人質疑過Web2.0的增長潛力。Web1.0到Web2.0變革的時候,人們沒有想到除了“做門戶、接廣告”之外的商業模式, 自然充滿了對流量枯竭的焦慮 “所有人都去接廣告了 廣告市場有這么大的容量嗎?” Web1.0時代的人無法想象淘寶對商家收廣告費、外賣平臺對外賣商家收廣告費、抖音對創作者收廣告費。

流量枯竭之后的變革一定是有新的use case ,“深耕”之類的在原有價值上深度開發治標不治本。

當美國國會已經提出“要確保Web3.0革命發生在美國”的時候,中國互聯網還在現有的市場范圍內加速內卷,而不去開拓更多的創新,這是非??杀?。

零態LT作者吳炯

Key Point:野蠻增長只是起點

如果不是互聯網增長放緩甚至下滑,元宇宙概念不會橫空出世,我一直這么覺得。今年一線公司不太好過,教育公司政策監管,頭部互聯網泡沫接近破裂,去美股上市路途不太平坦。投資人動輒千倍百倍回報率的時候過去了,應該說,早該過去了。

企業這艘大船上的水手最為無辜,他們無法掌握船的去向,卻在大船遇風浪的時候第一時間被選擇拋棄減重。他們真的無辜嗎?正是水手拼盡氣力把大船駛進了風暴眼?;ヂ摼W企業應該認識到,野蠻增長只是起點,平穩發展才該是一家偉大企業的常態。

零態LT編輯林楓

Key Point:躺著賺錢的時代結束了

未來的互聯網公司,極端一點但卻是實話的話,要么創新,要么死亡,如果還是待在過去的舒適區,想要躺著賺錢,那很難擺脫最終滅亡的命運,時間長短而已,騰訊做的還是不錯的,不管算不算百分百創新,但至少在努力,你看微視都那樣了,還沒有放棄,死死抓住視頻的小趨勢,雖然微視沒出來,但視頻號不就強勢補位了嗎。

野馬財經繆凌云

Key Point:企業必須要加速轉型

以騰訊、阿里、字節為代表的我國互聯網企業,能夠取得如今的成績,固然有著產品理念創新、營銷模式創新,以及部分技術創新等各方面因素,但根本原因,與我國龐大的互聯網紅利分不開。

所謂互聯網紅利,一是指人口紅利下,過去十至二十年,我國網民數量的不斷增長,二是得益于底層技術的進步(如網絡傳輸,3G、4G、5G,芯片運算速度,數據存儲等),網民使用互聯網的時間、場景不斷增加。

在這一過程中,受益的一是上述互聯網企業,二是華為、高通等提供技術支撐的企業。很顯然,相比前者,后一類企業擁有更高的壁壘(如拼多多能夠借力資本迅速崛起,快速追趕“阿里”,但通過砸錢,難以在短時間內締造出另一個華為、高通、臺積電)。而經歷了近年一系列的制裁、卡脖子事件后,各類投資者對于這一事實的認知都更加直觀與深刻。

▲圖:華為中國官微

另一方面,網民使用互聯網的時間亦被充分挖掘,互聯網市場紅?;厔菝黠@,行業天花板越來越可見。在此基礎上,去中心化理念萌芽與發展,都加劇了頭部企業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

綜上,“傳統”互聯網公司的紅利正在消退,但為互聯網服務的技術公司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

對目前的互聯網巨頭來說,既可以選擇親自下場,如無人汽車之于百度,亦可以通過產業鏈投資的方式,構建護城河。當然,“兩條腿”走路是更多頭部企業的選擇。

基于以上背景,面對互聯網公司業績下滑、公司裁員等現象或者傳聞,確實代表著一個黃金時代已經接近尾聲,但一個新的黃金時代也正在到來,這些動作有可能是經營出現壓力,也有可能是行業發展邏輯切換,企業主動加速轉型,大量對外投資的原因,需要區別看待。

互聯網觀察家牛金鵬

Key Point:掌握變革主動權

“裁員”這兩個字,成為2021年互聯網大廠年度關鍵詞。近些天來,不斷沖頂熱搜,我想后期裁員的聲音也將不斷爆出。其實這也并非互聯網行業第一次出現大規模裁員了。我覺得每個人一生必然會遇到幾次行業周期震蕩,沒必要太過恐慌。

現在互聯網企業的大問題是“增長乏力”,缺乏想象空間和增長點,整個行業急需嶄新的賽道。

從各大互聯網公司財報中和最近“元宇宙”的火熱就能看出,其實誰都說不清楚元宇宙的業務邏輯,也說不出它到底是什么?但大家都要去蹭這個熱點,因為整個行業實在缺乏方向,所有人都需要新的賽道來滿足想象空間。

目前企業需要有全新的經濟生態,需要有全新的營銷思維,如何與品牌商和廣告主構建命運共同體的戰略眼光,以及如何才能夠精準觸達用戶,占領用戶心智的最新技術,是目前企業應該處理的問題。但是話又說回來,危機與機遇總是并存。處于這樣變革的時代,我們每個人都不能把自己的命運寄托于環境。

互聯網從業者鄭陽

Key Point:擴大企業邊界勢在必行

未來的探索一定是多元化的,目前從各大互聯網平臺的行為來說已經分為幾種方向,一種是垂直領域的深耕,通過內部技術研發和投資,這種是與多種類技術的融合發展。一種是生態內容的拓展和升級,如元宇宙為代表的生態構建。一種是市場范圍的延展,如阿里騰訊的出海。

超聲波主編劉思雨

Key Point:裁員是控制成本最簡單的方式

企業的定義就是以盈利為目的的社會組織,不賺錢的業務就要砍掉,這是鐵律,互聯網公司也逃不掉。前些年,大家都信奉燒錢換增長、快魚吃慢魚,瘋狂擴張?,F在蛋糕分得差不多了,大家終于開始考慮賺錢這個最本質的問題了。

傳統互聯網模式下,流量生意依然是主要的營收來源。但今年廣告主們的日子也不好過,教育、房產等大手筆的投放沒了,其他客戶也捂緊了錢包,預算大幅度縮水,這從大廠們的財報中就可以看出。

▲圖:快手Q3財報

裁員是最簡單的控制成本的方式,裁掉那些“司齡長、年齡大、工資高”的員工,那些前途不明朗的創新業務也可以舍棄,雖然比較殘酷,但這也確實是遵從市場規律的體現。

接下來,互聯網行業會越來越像實體行業,那個遍地黃金的時代可能真的一去不回了。

零態LT作者韓靈

Key Point:行動勤奮彌補不了戰略的懶惰

愛奇藝裁員力度之大,范圍之廣,堪稱其發展史上之最。真實的情況眾人皆知:缺錢,為了節省成本。每季度十多億人民幣的虧損,是個老板都想裁員??!收入其實不少,每季度很平穩在七十多億元左右,但架不住運營成本更高啊,花太多錢在叫好不叫座的流量劇上了。

一直以來,懸在愛奇藝頭上的虧損陰云遲遲不散,運營多年尚未盈利。它一邊疲于應對版權之戰,一邊錯失短視頻風口。行動的勤奮永遠無法彌補戰略上懶惰帶來的后果,愛奇藝成為“中國版奈飛”的夢可能只是個夢了。

上海紅布林傳媒創始人杜聿康

Key Point:最怕的是瞎指揮

互聯網公司最怕的就是管理危機,公司在資本的催化下,兵越來越多,但是坐在上面的會瞎指揮,公司發展階段,管理層非常重要,公司穩定后,技術層才是關鍵。----

價值研究所編輯林之柏

Key Point:找到合適的路線非常重要

對于互聯網巨頭們這一波裁員潮,準確來說應該是某些核心業務撞上了天花板。畢竟除了字節跳動之外,阿里、騰訊等都算不上野蠻生長,能達到今天這樣的體量都是靠多年的積累,愛奇藝其實一直都有增長乏力的問題。

而天花板最明顯的,當然要數廣告業務。字節跳動、百度、阿里巴巴、愛奇藝、快手等互聯網企業對廣告營收的依賴程度一直都很高。在監管政策收緊、實體經濟因疫情的沖擊而放緩增長速度、互聯網流量紅利見頂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廣告業務的疲軟無可避免。

▲圖:騰訊王者榮耀防沉迷公告

對于這一點,相信這些巨頭們心里也非常清楚。在告別黃金時代之后,它們必須找到自己的差異化優勢,找到新的增長曲線。

就目前而言,各個企業的發展路徑不太一樣。字節跳動和快手都在押寶電商,包括B站也準備增加在這方面的布局。但阿里巴巴做電商那么多年已經明白告訴大家,這很大程度上還是一個靠流量和廣告撐起的市場。

2021年直播電商的風口有冷卻趨勢,字節和快手能不能抓住剩余的增長紅利并不好說。

阿里、騰訊則擺明了想走技術路線,在云端繼續較量。數字化、智能化大潮席卷全球,國內B端市場潛力巨大,兩大巨頭之間的競爭想必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目前阿里云領先優勢明顯,騰訊也沒有放棄追趕,誰勝誰負還不好說,關鍵就看誰能抓住B端客戶的痛點,提供更完善的數字化服務了。

寫在最后

2021年,在巨頭轉型關鍵期,裁員潮勢不可擋,不確定性正在加大,過往年底時刻,眾人奔走呼告的是大廠令人艷羨的年終獎,如今,裁員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每個人頭上,或許是為了粉飾財報,讓數字變得更好看,但真相很有可能是大廠的余糧也不充足了。

在這之外,巨頭們也面臨著比裁員更艱巨的命題:在元宇宙的新型游戲中,如何更加快速入局,熟稔游戲規則,成本新一輪資本造富的主宰者。

聽起來有些荒謬,但資本永不眠。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