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我們離“養老自由”還有多遠?

近年來,隨著中國社會老齡化的加深,國務院、發改委、民政部等部門制定了一系列政策,來保障各年齡階段老年人的合法權利和生活質量。

2020年9月,《養老機構管理辦法》出臺,對養老機構服務活動進行規范,明確生活照料、康復護理等養老機構服務活動的內容,同時對養老機構內部運營管理提出要求。

2021年3月,《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制定人口長期發展戰略,優化生育政策,以“一老一小”為重點完善人口服務體系,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

2021年5月,民政部、發改委印發《“十四五”民政事業發展規劃》,逐步建立養老服務分類發展、分類管理機制,完善兜底性養老服務,健全城鄉特困老年人供養服務制度。

除了國家各項政策的出臺,全國各地、社會各界也在關注中國養老產業正在發生的劇變,為未來高質量的養老生活做思考及布局。

11月29日,天眼查聯合百度財經發布《大健康時代新機遇:未來生活的前置思考》報告(以下簡稱為《報告》),以數字視角呈現中國養老面臨的新形勢以及變革新趨勢,帶來了產業新思考。

報告顯示,近五年來養老產業融資60億,養老相關企業數量持續增加,帶動了老年電商、老年旅游、保險理財、智能健康等產業的發展。

其中,養老服務和醫療健康行業市場空間巨大,截至2021年9月,中國共有52家醫療健康企業登上“全球獨角獸企業”500強榜,數量位居全球第二。

騰訊、阿里、京東、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大廠,也紛紛投資興建線下、線下醫療服務,借助互聯網的力量,醫養、康養資源或將得到均衡配置。

目前,國內已基本形成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三足鼎立的格局,超7成人更傾向居家養老模式,且自己攢錢養老。

同時,調研顯示,超7成人接受在未來日常生活中使用智慧養老設備,智慧養老成為新潮流。

那么,在政策頻出、智慧養老崛起背后,中國養老產業經歷了怎樣的嬗變,未來又將迎來怎樣的變革?

養老1.0:老齡化趨勢加深,

“養兒防老”向社會養老轉變

我國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業大國,小農經濟意識濃厚,在沒有健全的社會保障體系作支撐時,通常都會選擇多生孩子來兜底,“養兒防老”理念一直都根深蒂固。

不過,隨著社會老齡化的加深,上述理念早已不再適應當下需求?!秷蟾妗凤@示,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我國65歲以上人口為19064萬,占比高達13.50%,即將邁入深度老齡化社會。

復旦發展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復旦大學人口與發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教授表示,中國人口老齡化存在巨大的地區性差異,特別是農村老齡化程度比城市要更重一些,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農村的年輕人口都大量流出,留在農村主要是老人,包括一部分的早期農民工,當他們退休的時候就回到農村,就進一步加劇了農村老齡化的進程。

人口紅利的衰減,以及受獨生子女政策影響,孩子在照料雙方父母時愈加力不從心。這一情形下,社會養老的重要性日益凸顯,為此,國家頒布了多項條例,來保障老年人的生活。

早在1996年,國家頒布了《老年人權益保障法》,此后經過2009年、2015年、2018年三次修正,城鄉老年人的生存和發展條件不斷改善,敬老院、福利院、護理院等養老機構也開始蓬勃興起,成為一些老年人的安度晚年之所。

《報告》顯示,自2010年以來,養老相關企業數量持續增加,特別是近五年來增速明顯,地域分布方面,山東、廣告、四川三地企業數量最多,而山東、四川正是老年撫養比全國排名第二的地區,養老產業需求旺盛。

同時,養老保險政策的不斷完善,也給老年人提供了一份基本生活保障。

1991年,國務院頒布《關于城鎮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養老保險從單方面的雇主負擔逐漸變為由國家、企業、個人三方共同承擔;1992年又頒布《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規定了養老保險的覆蓋范圍,并出臺一系列養老保險的措施;2009年新農保的頒布,更是拓寬了養老保險的覆蓋范圍。

到2014年合并“新農?!焙汀俺蔷颖!?,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建立完善,切實保障了老年人的晚年生活。

目前,中國養老保險體系由“三支柱”構成,“第一支柱”是由城鎮職工養老保險與城鄉居民養老保險組成的基本養老保險,“第二支柱” 是由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組成的年金制度,作為“第三支柱”,商業養老保險的重要性也日益凸顯。

彭希哲教授表示,除了國家托底,需要企業的支持,需要有個人的積累之外,很大程度上要從生命周期來對待養老問題,這中間需要有保險、基金、理財的輔助,才能保值增值,成為養老金的重要來源。

事實上,國家層面也加大了重視力度,今年銀保監官宣,自6月1日起,由6家人身險公司,在浙江?。ê瑢幉ㄊ校┖椭貞c市開展專屬商業養老保險試點,試點期限暫定一年,這意味著養老靠保險已成為一種新趨勢。

隨著各項政策及制度的完善,目前中國的養老服務業基本形成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三足鼎立的格局,其中又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支撐。

居家養老方面,《報告》顯示,現在很多老年人不想麻煩子女,選擇存錢居家養老的占比最高。

不過,由于家庭結構、人群觀念的變化,又帶來養老新問題,譬如“4+2+1”家庭結構下空巢家庭的涌現,使得家庭養老功能受到挑戰,老年精神慰藉、養老金儲蓄、社會機構提供服務也將會影響非傳統類家庭的養老問題。

這種情況下,單靠哪一方面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需要國家、社會和家庭相結合的新型養老體系來解決。

當前,養老機構的專業護理、管理人才缺乏,從業人員素質和服務管理水平較低,也在制約養老產業的發展。數據顯示,考慮到家庭成員照顧、醫院提供醫療服務等因素,全國至少需新增養老護理員200萬名以上,缺口巨大,產業亟待改革。

為了切實讓老年人享有更幸福的晚年生活,從2019年起,國家陸續頒布了《國家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中長期規劃》、《養老結構管理辦法》、《“十四五”民政事業發展規劃》等政策,持續完善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寄托,醫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與體系,健全城鄉特困老年人供養服務制度。

事實上,隨著人們理念的轉變,以及社會養老制度的不斷完善,中國正從養老1.0邁向更為成熟的2.0階段。

養老2.0:智慧養老崛起,風險規避日趨重要

社會老齡化的加深,也在醫療健康、養老新消費等方面促進了產業新格局。

醫療健康方面,多數老年人晚年身患疾病,對于優質醫療資源的需求相當龐大,康養+醫養的創新模式,既有效避免了身體疾患的產生,也能依托現代醫療技術,給病人提供最專業的醫療服務。

現代老年人物質生活充足,更為關注養生,同時在旅游、社交、娛樂等精神領域的消費日益增加,促進了養老新消費產業的崛起。

除了上述產業趨勢外,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教授,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董克用教授也以自己的視角,來解讀養老產業的市場潛力。

他認為,不能光看到特別需要幫助的人,還得看到那些活力的老人。從大城市來講,北京、上海期望壽命壽命是82歲,很多70多歲的人,到了退休年紀,就想去游山玩水,這是一座有待挖掘的消費金礦。

另外,他覺得很多鄉村也需要進行資源盤活,讓老年人得到更專業的養老服務。

目前,中國養老產業仍處于基礎設施建設階段,養老產業核心如養老院、養老服務機構以及相關配套設施均擁有大量創業機會,從養老產業相關投資機構來看,IDG資本、長嶺資本、高榕資本占據前三位。

在諸多養老細分產業中,醫療健康是最為核心而廣泛的基礎性需求,“新冠疫情”的出現,亦對國民的健康觀念產生重大影響,健康管理成為生活新主張。

《報告》指出,截至目前,中國醫療健康領域獨角獸企業數量位居全球第二,從國別分布來看,中 美兩國占據獨角獸數量的80%以上。

這些獨角獸當中,不少都是互聯網大廠,它們在創新藥物、互聯網醫療平臺、醫療器械等領域投入巨大資金及人力,以開拓這一藍海市場。

比如,近年來阿里健康發力數字醫療新基建,促進傳統醫療向智慧醫療的變革;京東健康持續深耕供應鏈,加大在零售藥房、互聯網醫療等業務的布局;騰訊在線下合作診所、AI醫療、智慧醫院建設等領域均有布局,產業生態也最為完善;字節跳動則在線上醫療、線下診所方面下足功夫,構建閉環商業生態。

雖然這些互聯網巨頭在醫療上的發展路徑各異,但探索及實踐的腳步從未停止,也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智慧養老的變革。

近年來,老年網民數量極速攀升,觸網群體日益擴大,不少科技企業紛紛開展“適老化”服務,如微信推出“關懷”模式,讓老年人觸網更加便捷。

當然,這些老年“關懷”產品還有待改進,彭希哲教授表示,互聯網技術提高了老齡需求和老齡產品、服務的供給之間的匹配,但也需要盡可能多地從老年人的體驗出發,進行更好的匹配,使老年人獲得更好的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越來越多老年人接受在未來的日常生活中使用智慧養老設備,特別是健康監測、一鍵呼救等產品的逐漸普及,這也為智慧養老產業的發展創造了成熟的條件。

那么,何為智慧養老?即運用互聯網技術、物聯網技術、大數據、云計算等現代科學技術,打造以社區中的老人為中心的居家智慧養老平臺,并通過傳感器網絡系統與信息平臺的互聯互通,為老年人提供精準、便捷、實時、低成本的專業化、智能化養老服務的模式。

智慧養老產業鏈上的所有產品及服務,都要基于C端人群和B端機構的實際使用需求來進行設計和研發?!秷蟾妗分赋?,C端的健康管理類服務最多,包括家居類、養老設施和機構尋找、家庭護理設施及維護以及家庭翻新服務方案,B端服務則以基礎IT和信息化集成、護理資源對接為主。

當B端應用與C端服務打通之后,各個智慧養老細分產業便能相互融合,激發全面發展活力。

值得注意的是,智慧養老產業的穩健發展,同樣離不開政策支持,上海、江蘇、廣東、浙江四地持續健全政策部署。

以廣東為例,通過完善智慧養老平臺、打造智慧養老應用場景、構建智慧養老產業“三步走”政策,來切實提升現有養老機構智慧化水平,打造多層次智慧養老服務體系。

利好政策之下,產業集群效果也是顯著的,《報告》指出,智慧養老相關企業地域分布中,廣東、山東、江蘇三地位居前列,成為中國智慧養老的典范區域。

綜合而言,在強資本的介入下,互聯網醫療、智慧養老產業“馬太效應”愈發明顯,進而也催化了整個養老服務產業的變革,未來市場競爭也將持續白熱化。

雖然養老服務越來越豐富,但老年人也面臨著暗潮洶涌的未知風險,其中醫療保健與理財是“重災區”,老年人極易受到蠱惑,購買違規產品及服務。

同時,養老院也是產業發展中“暴雷”的重災區,在養老院相關企業的經營風險中,“經營異?!闭急冗_到74%,其次為“行政處罰”,占比為23%,像天眼查這類商業查詢工具已經成為老年人辨別養老院風險的重要途徑。

綜上所述,養老2.0階段,智能化趨勢愈發明顯,但所面臨的風險性也在增多,如何保障產業有序發展,就成為各參與主體應認真思考的問題。

結語

養老是一個市場巨大卻又充滿風險的產業,亟需各社會力量投入進來,建立起一套符合中國式養老特點的服務體系,并利用互聯網、大數據等技術,以及創新性政策扶持,來解決現代社會的養老難題。

如此,我們方可應對即將到來的老齡化社會,真正實現“老有所依,老有所養”。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