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萬億特斯拉產業鏈,哪個城市賺得最多

特斯拉,中國造。

2020年1月7日,馬斯克現身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國產Model 3首批車主交付儀式,在交付項目之前,馬斯克還在臺上來了一段即興脫衣舞,盡管姿態略顯滑稽和笨拙,但難掩其喜悅和興奮之情。

確實,上海工廠投產之前,馬斯克和特斯拉苦產能久矣。

在些許遙遠的2017年,特斯特周產能僅2000輛,而預期周產能為5000輛。如今,特斯拉上海工廠產量連續數月穩定在5萬輛,平均每周12500輛。特斯拉產能之痛緩矣。

特斯拉上海工廠,國產Model 3量產,Model Y投產,特斯拉股價一飛沖天,2年漲了11.7倍,這樣的好消息足以使得一貫被稱為“鋼鐵俠”的馬斯克在發布會現場多次激動哽咽,表示,沒有中國政府和消費者對特斯拉的大力支持,就沒有特斯拉的今天。

2018年,當年簽約、當年取得土地、當年獲取施工許可,2019年,當年開工、當年投產、當年交付……上海工廠的兩個“三當年”速度讓馬斯克震驚。

但中國的城市,帶給馬斯克的驚喜,還不止于此。

2019年底,特斯拉上海工廠的零部件國產化率——30%,能夠入圍特斯拉產業鏈的企業,僅先導智能、旭升、聯創電子等少數細分行業龍頭。

一年之后,特斯拉上海工廠的國產化率——90%,這其中,既有寧德時代、福耀玻璃等中國汽車供應鏈的巨頭,也不乏藍思科技、長盈精密、信維通信等傳統消費電子產業鏈巨頭的跨界加盟。

迄今為止,國內公開可查直接、間接供貨特斯拉的上市企業,已經高達186家。

其中,由上海、蘇州、寧波、無錫等制造業強市組成的長三角,占據了85家之多的特斯拉供應商數量。

而他們之中,至少50%的企業,都有一個共同特點——他們的工廠,大部分坐落于特斯拉臨港工廠的500公里“朋友圈”范圍內。

深圳、廣州、東莞、惠州所組成的珠三角,也占據了32家的數量。

那么,為什么上海會成為特斯拉的大本營?

從30%到90%,又是哪些城市撐起了特斯拉九成國產化率?

長三角是如何利用包郵區優勢,成功賺走特斯拉最多的錢?而珠三角,又是如何從十年前的蘋果產業鏈聚集地,抱上如今的特斯拉大腿?

這些問題的答案,都藏在特斯拉背后的中國城市產業帶身上。

01 、阿拉上海:國產大本營,C位擔當

2018年,對于特斯拉來說,前有多災多難,后有上海傾情牽手。

細數特斯拉的2018:1月交付第二次推遲;4月馬斯克睡在工廠,被曝出無法控制情緒肆意辱罵、開除員工,還在電視鏡頭前抽起了大麻,甚至,馬斯克在愚人節那天發推特,開玩笑說“特斯拉將申請破產”。以及,兩年內一共36位高管離職。

2018年5月10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在中國成立了,很多人有個不好的預感,上海該不會要把特斯拉這條瀕死的鯰魚,引入中國吧?

產能困局、交付推遲、管理者“放飛自我”、人才流失……

這樣的公司,一旦引入中國,不僅不可控,而且也將對成長期的中國新能源車企帶來無法估量的威脅。

但很快,這個預感就成了現實。繼5月落戶后,7月特斯拉簽署了電動車投資協議,10月宣布臨港拿地,12月土地平整完成,次年1月,項目就已正式開工。

就在馬斯克自我開玩笑“特斯拉破產”的同時,講話慢腔慢調,帶著些許慵懶的阿拉上海,一旦正經做起基建,就顯示出了一流的魄力和雄厚的制造業底蘊。

上海市領導為特斯拉站臺,中資銀行為破產邊緣的特斯拉提供近200億元的銀行貸款,無數不知名姓的中國工人參與建設。

到2020年1月7日下午,特斯拉上海工廠破土動工正式一周年,馬斯克親臨現場,人們驚訝的發現,這座超級工廠,居然完成了“當年開工、當年交付、當年投產”的中國速度。此時的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已經生產了近1000輛可供銷售的車輛,并已開始交付使用;同時也達到超過每星期3000輛的生產速度。

據最新消息,2021年特斯拉的汽車交付總量或會接近100萬輛大關,其中,上海工廠預計貢獻55萬輛汽車的年產目標。

也就說,運營不到兩年的上海超級工廠,產量已超過美國弗里蒙特工廠,成為特斯拉主要的出口樞紐、全球最大的生產基地之一。

當然,強大的基建能力之外,其實還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

原因之一,是上海本身發達的制造業。位于特斯拉國產大本營上海的特斯拉概念的上市公司數量,共計有17家之多。

這里面,寶鋼作為全球粗鋼產量和盈利水平第一的鋼鐵航母,成為國內外新能源汽車驅動電機用材的首選,全球市占率達30% 、國內市場占有率高達60%;

華域汽車是中國汽車零部件龍頭,主營汽車內外飾件、功能件、電子電器件、熱加工件、新能源零件等,年銷售額達1500億的九成來自內外飾件和功能件,而華域汽車正是國內給特斯拉供應這些零部件最大份額的供應商;

華峰鋁業是全國第一,全球第二鋁熱傳輸材料龍頭,其主業鋁熱傳輸材料為鋁壓延材的細分領域,主要應用于汽車市場,行情向好下,華峰鋁業去年營收突破40億,是當之無愧的“專精特新”小巨人。

簡單說,上海的特斯拉供應商在各自領域非富即貴,都是國內外數一數二的頂尖企業。

當然,除了上海本身發達的制造業之外,特斯拉的中國速度中,還藏著另一重長三角的四小時小秘密。

02 長三角:包郵區,強大制造業成就零庫存神話

王思聰找孫一寧,開車從上海到杭州,需要三小時。而特斯拉的零庫存“朋友圈”打造,只比王思聰多一小時。

盤點包括上海在內的整個長三角的特斯拉產業鏈,可以發現,共計105家上市公司,直接或間接為特斯拉提供服務,占據了國內特斯拉產業鏈上市公司數量的56%之多。

這105家上市公司,緊緊圍繞上海、蘇州、寧波、南通、無錫、紹興、臺州、南京、常州等長三角城市組成了特斯拉的四小時-200公里朋友圈。

那么為什么要四小時?如果你見過特斯拉的工廠就會明白。

特斯拉工廠奉行零庫存概念,這里的零庫存指的是沒有“備料區”,零部件拉來就生產。

在上海特斯拉超級工廠的80+個物流門的輔助下,貨車直接在對應的門卸貨,由叉車將零件直接送到旁邊的生產線,而這之間不過10米的距離。同時,隔一道門就是另一道工序,也是特斯拉上海工廠的常態。

效率極限提升下,Auto lab統計,“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占地86萬平方米,年產能50萬輛,產能占地比達到每平方米0.58輛?!蓖攘考?,奇瑞、捷豹、路虎工廠及上汽通用凱迪拉克金橋工廠產能占地比為0.24、0.21輛,后者幾乎為特斯拉的1/3。

靠著零庫存,特斯拉不僅一平更比兩平強。不僅不用卸貨,節省時間效率;更是甚至連倉庫成本都節約了。

而這,需要一套能夠隨時響應生產計劃的,距離足夠近的供應鏈系統。4小時,200公里,方便特斯拉隨時調配以及零部件企業高效響應。

特斯拉上海工廠擁優越的地理位置

要知道,與手機零部件深圳生產,鄭州組裝,火車運輸的情況不同,汽車零部件體積大、重量高,一來一回的運輸成本,就能吃掉企業不小的利潤,所以,可以說,小距離產生大效益。

更重要的是,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汽車零部件企業通常也會圍繞整車組裝廠,形成產業集群。

當然長三角拿下最多的特斯拉產業鏈配套企業,離上海足夠近,只是第一重原因,發達的制造業基礎才是根本。

而蘇州和寧波則正是特斯拉最鐘愛的兩個超級制造業城市。

先看蘇州。

盡管上海是擁有17家特斯拉概念上市公司的大本營,但是從數據來看,特斯拉供應鏈最愛的,其實是同樣位于長三角,地鐵就能到上海的蘇州。特斯拉產業鏈中,共有21家上市公司位于蘇州。

這其中,東山精密是全球前五、國內第一的印刷電路板企業,公司業務涵蓋了消費電子、通信、工業、汽車等多個行業,客戶涵蓋蘋果、OV、特斯拉等國內外知名客戶;

安潔科技從蘋果、OPPO、vivo 等一線大牌手機電子元器件供應做起,業務范圍從智能手機、電腦(微軟)延伸至新能源車等廠商的精密功能性器件服務,憑借公司實力和蘇州優越的地理位置,即使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安潔科技仍實現47.5%的海外收入;

賽騰股份作為國內智能制造產業的龍頭之一,公司產品主要涉及消費電子、新能源汽車、半導體及鋰電池等業務領域,消費電子領域,蘋果支持營收超50%,汽車新能源方面,與日本電產、村田新能源等達成長期穩定合作,在半導體領域,擁有三星、中環半導體等優質客戶;

……

制造業龍頭云集背后,直接反映出江蘇省制造業強省“冠軍”的實力。

賽迪顧問《先進制造業百強市(2021)》數據,從制造業百強市分布來看,江蘇、山東、廣東包攬了全國1/3以上的先進制造業百強市,其中,江蘇、山東上榜城市最多,均為13個,但江蘇是唯一一個全省上榜的省份。

而蘇州作為宇宙最強地級市,談及其制造業為何如此發達,大抵離不開地理位置帶來的外部利好以及蘇州人的自身努力了。

蘇州作為長三角的重心地帶,交通便利,區位優勢十分明顯,且不說國際貿易交通優勢,僅僅憑借與上海的近距離,就有吃不盡“紅利”。

蘇州區位優勢

90年代,蘇州緊抓“上?!迸c“外資”的機會,一方面,直接承接上海轉出企業;另一方面,憑借上海經濟腹地位置,拿到許多政策紅利,如1994年,蘇州拿到了極其重要的“中新工業園區項目”(今蘇州工業園區),隨之而來的是韓國三星、美國BD、新加坡康福德高等知名企業。

國外知名企業直接入駐、中外合資企業建設高潮、新型創新企業逐步激活……蘇州制造動力十足。

尤其是2001年,中國加入WTO后,蘇州憑借全球化這一優勢,承接了發達國家大量的勞動密集型企業,這之后的十年間,蘇州工業園區年經濟增速高達45%。蘇州的制造業也可謂是一飛沖天。

先天優勢盡顯的蘇州,后天努力也足夠驚人。以蘇州官員為例,有這樣一個段子“蘇州有兩個土特產,一個是絲綢,一個是干部?!?/p>

從上世紀80年代起,蘇州干部就展現出非凡的“魄力”:市長敢于給外商端洗腳水;干部蹲點上海機場、酒店“劫”外商去蘇州考察;在全球設置招商辦事處,招商招到企業門口……

地理優勢、外資激活、官員拼命等多重因素下,蘇州成為中國第一工業城市。蘋果全球供應商在這里聚集,特斯拉自然也不會缺席。

此外,特斯拉最愛的城市還有寧波,這里共計16家上市公司,為特斯拉提供服務,數量僅次于蘇州,以及大本營上海:

除了昔日服裝大佬轉身變為鋰電材料供應商的杉杉股份之外,產業鏈類型來看,寧波基本包攬了特斯拉的壓鑄底盤系統,以及零配件。

比如拓普、旭升兩大龍頭,分別包攬了特斯拉底盤的副車架、控制臂以及電池上蓋、電機變速箱殼。

從上世紀60年代手工制造壓鑄模具到如今9000噸壓鑄單元發布,壓鑄技術飛升的同時,擁有旭升股份、力勁科技、愛柯迪等頂尖壓鑄企業的寧波,目前壓鑄產能占據全省40%+、全國10%,成為當之無愧的“中國壓鑄之鄉”。

Model Y后底板應用一體化壓鑄工藝

而隨著汽車輕量化的大趨勢,鋁壓鑄技術,取代傳統的鋼鐵,成為了電動車的材料心頭好,寧波也成為了特斯拉的第三大供應商集中地。

200公里內長三角,是一種特斯拉模式,而二百公里外,同樣散布著眾多優秀的特斯拉配套企業。

03、 珠三角:蘋果的“小媳婦們”成特斯拉細分領域專家

特斯拉喜歡從蘋果挖墻腳,并不是個秘密。

比如2015年,在蘋果任職7年,領導MacBook Air、MacBook Pro和iMac等產品開發的MAC硬件工程部門副總裁Doug Field加入特斯拉出任汽車項目副總裁一職,而他表示,未遇到特斯拉前,從未考慮過離開蘋果;

2016年,有數十項與處理器相關專利的,領導蘋果處理器開發的彼得·巴農加盟特斯拉,而巴農只是特斯特同一時期從蘋果挖來的高管之一。

不只是人才,供應鏈上,特斯拉也喜歡與蘋果共享供應鏈。比如,只有32家特斯拉供應鏈的珠三角中,就有7家與蘋果關系密切:

信維通信、長盈精密、勝宏科技、海目星、得潤電子、達瑞電子、博杰股份

其中,信維通信作為全球移動終端天線龍頭供應商,生產應用于手機、電腦、可穿戴設備、汽車、工業等終端的天線,自2013年切入蘋果產業鏈后,至今為蘋果供貨,也創下了2017年蘋果收入占比35%的戰績。

而背靠蘋果的信維通信在前段時間表示,正在與特斯拉、豐田等十幾家汽車廠商進行商務與項目接洽,為汽車客戶提供車載連接器及線纜。

長盈精密于今年首度打入MacBook金屬機殼供應鏈,成為蘋果第五家金屬機殼供應商。而早在 2017年,長盈精密就開始與特斯拉首次開展合作,并逐步成為特斯拉新能源汽車零組件的重要供應商,在部分高精度產品占據核心供應份額。

曾經為蘋果提供高速精密紫外激光切割機、標準化成組自動生產線的海目星,更是搖身一變,在招股書中披露公司早在“2019年 12月與特斯拉簽署訂單合計 7785.51 萬元,所銷售設備均將出口至美國”。

供應鏈共享,特斯拉、蘋果一家親這種現象,并不只是珠三角的個例。

比如,蘇州的蘋果產業鏈公司,投奔特斯拉的:賽騰股份、勝利精密、安潔科技、華興源創、福立旺、錦富技術、東山精密

國內公開可查的186家特斯拉概念企業中,有大約30家同樣屬于蘋果概念:

云海金屬、東睦股份、杉杉股份、賽騰股份、*ST星星、寧波韻升、勝利精密、橫店東磁、*ST利源、當升科技、得潤電子、達瑞電子、博杰股份、海目星、安潔科技、精研科技、華興源創、藍思科技、福立旺、航天彩虹、華工科技、信維通信、長盈精密、大富科技、勝宏科技、錦富技術、松井股份、東山精密、長信科技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其實是一家名叫寧德時代的巨頭。寧德前身ATL是蘋果的供應商,而在成為蘋果供應商的第7個年頭,ATL當家人抓住新能源汽車興起的風口,將汽車動力部門剝離,寧德時代順勢而生。

脫胎于ATL,經歷了蘋果供應鏈管理水平的寧德時代,站在動力電池生產的高起點,從寶馬開始,逐步將小鵬、理想、特斯拉等新能源汽車大戶掌握在手。

信維通信、長盈精密也好,寧德時代也罷,蘋果概念轉向特斯拉概念背后,是一個時代創新方向的改變,以及汽車電子化的趨勢。

蘋果產業鏈已經成熟多年,過程中,蘋果不斷迭代升級,但是價格不怎么提升背后,供應鏈的利潤越來越薄,企業如果想要成長,不能只甘心做蘋果的小弟,把大哥認得多多的才是硬道理。而且特斯拉還在成長期,對供應鏈從利潤上還是不錯的。

廣東鴻圖,作為特斯拉的一級供應商,主要供應支架類產品,從2014年11月加入特斯拉供應鏈至今,2020年營收額增長至55.96億,漲幅高達152.6%;

鋁合金汽車零部件公司旭升股份在2013年進入特斯拉供應鏈,2014~2019年期間,特斯拉對其汽車類業務營收貢獻占比最高達到94.8%……營收造富的同時,股市特斯拉概念走勢活躍,頻頻漲停已不再是稀奇。

此外,汽車電子化,也給了這些曾經蘋果產業鏈企業進入特斯拉的機會。

以藍思科技為例,作為蘋果供應商龍頭,藍思科技憑借自身在消費電子防護玻璃領域的技術,從2016年起就開始深度布局新能源市場,目前已成為特斯拉全球一級核心供應商……

04、 尾聲:誰在特斯拉身上賺到了最多的錢?

如果將特斯拉散落各地的供應鏈企業的市值之和相加,我們會發現,這是一個高達58226億的天文數字。

其中長三角特斯拉概念股的市值之和 15162億人民幣,

珠三角特斯拉概念股的市值之和2614億人民幣,

哪怕僅僅上海一市,與特斯拉相關的企業的市值之和就高達4585億。

當然,這其中,大部分企業核心角色并非特斯拉供應商,為特斯拉提供的產品服務,也只是他們的千億市值中的很小一部分。

但無可否認的是,特斯拉以及電動車的出現,讓我們重新認識了這些曾經默默無聞的制造業巨頭,也讓一度在燃油車上落后的中國汽車產業,在電動車時代有了翻身機會。

而對特斯拉來說,如果說,特斯拉選擇了電動車這個時代賦予的使命,是它成功的第一步。

那么,選擇上海作為智造大本營,選擇長三角打造零庫存生產,選擇珠三角共創電動車新時代,并選擇無數像寧德時代、福耀玻璃、贛鋒鋰業、聯創電子這樣無數散落在中國大地各處的優秀企業作為支撐,就是特斯拉成功的第二步。

在這背后,我們不難看出一個企業,成功的秘訣或許有很多。但有以下兩條,永遠是成功的根本:

重倉這個時代,重倉中國。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