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喜茶們終于活成海底撈

喜茶,正在努力向海底撈靠攏。

為什么這么說?

新式茶飲的上半場,是一場跑馬圈地之爭,拼的是門店規模、營銷策略、用戶活躍度與復購率等圍繞茶飲品牌本身的競爭。

隨著茶飲行業的極度內卷,幾家頭部茶飲品牌已經不能單靠講茶飲故事去維持在資本市場的話語權。

尤其是進入到2021年以后,奈雪的茶上市,蜜雪冰城進入上市輔導,喜茶估值大漲,頭部品牌間的競逐更加白熱化。

下半場,頭部茶飲品牌拼的不僅僅是在C端市場的影響力,更是深入到餐飲產業鏈上下游,試圖向上打通供應鏈,向下復制更多不同細分領域的玩家,以擴大自身的商業版圖。

而海底撈之所以在餐飲行業的地位難以撼動,除了為人稱道的服務之外,其核心競爭力正是在于其打通了產業鏈,在火鍋賽道成為名副其實的“爸爸”。

今年下半年以來,喜茶也加速了在茶飲產業鏈的布局。

7月,喜茶入股精品咖啡“Seesaw”;8月,喜茶成為檸檬茶品牌“王檸”持股70%的大股東;9月,喜茶向植物基品牌“野生植物YePlant”注資,該品牌是全國第二大的她to B燕麥奶供應商;10月以來,喜茶又接連對下沉市場水果茶品牌“和気桃桃”、低度酒品牌“WAT”、定位高端的分子果汁品牌“野萃山”出手。

喜茶持股70%的茶飲品牌王檸某上海門店

僅僅3個月內,喜茶這一新晉“VC”共投了6家茶飲相關公司,橫向投資了咖啡、檸檬茶、燕麥奶、酒飲、分子果汁等細分賽道;縱向補齊了高端市場與低線市場的區域短板。

喜茶如此密集地謀篇布局,釋放了茶飲賽道進入塔尖爭奪戰的信號。

茶飲賽道被資本市場看低

喜茶之所以在今年有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方面,是不想步奈雪的茶的后塵:上市之后,被二級市場的投資人一路看跌。

事實也的確如此,奈雪的茶在近日發布的三季度運營情況及盈利預警公告指出,預計2021年全年收入的同比增幅將低于預期,且受到新開店數量、門店成本等影響,預計今年三季度經調整后的業績將由盈轉虧。2019年,奈雪營收額為25.01億元,虧損0.4億元;2020年,營收額增至30.57億元,但虧損也進一步擴大至2億元。

表現在二級市場,奈雪的茶自上市以來股價就一路下跌,截至發稿,每股股價不到10港元,而其上市首日報19港元。

奈雪的茶12月13日收盤后股價,來源:雪球

目前,奈雪門店數已經超500家,在同等類型的品牌中門店數僅次于喜茶,但規模效應并沒有多大體現,原材料與人員的單店成本依然居高不下。

除此之外,高端網紅茶飲中,樂樂茶、茶顏悅色的日子也并不好過,今年以來,關店的消息絡繹不絕。

這在外界看來,都是“新式茶飲進入寒冬”的表征。行業如此,即便已經坐穩頭部位置,喜茶也不能獨善其身。

另一方面,新式茶飲市場正在進行內卷消耗,尤其是高線城市的茶飲品牌,競爭十分激烈。

據艾媒咨詢《2021年中國新式茶飲行業分析報告》顯示,新茶飲消費者49.8%分布在一線城市,22.7%分布在二線城市。按照《2020年新式茶飲白皮書》預估,2021年新茶飲消費者數量在3.65億人左右。

由此預估,在一二線城市,新式茶飲的消費人數、鋪店密度以及市場規模,都幾乎到頂,難以有突破式的增長。

因此,站在IPO門前,喜茶勢必要講出更好的故事,以抬高自身的估值。

頭部企業競爭進入下一階段

戰略上,喜茶在創業階段的標的是奈雪的茶;如今在發展階段,喜茶的標的轉向了海底撈。

事實上,即便喜茶沒有成為“第一股”,但風頭卻比“第一股”奈雪的茶更盛。從2016年至今的六年時間里,喜茶共獲得了5輪融資,其估值在一年半的時間里實現了從160億元到600億元,超3倍的躍升。

更有市場傳聞稱,喜茶將在港股上市,最新估值已經達到1500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200億元)。

對比行業其他競爭對手,蜜雪冰城估值為200億元、茶顏悅色估值為130億元,奈雪的茶市值為129億元。

那么,假如喜茶是以600億估值上市,那么屆時1個喜茶相當于4.6個奈雪的茶。如何撐起600億,甚至是1200億的高估值?這考驗到了喜茶講故事的姿勢。

早在2019年,喜茶創始人聶云宸就透露過對于喜茶的未來規劃:“我們這種消費類行業只有兩種壁壘,要么最終成為一個輪子一直轉,不斷反向影響上下游,從而進一步擴大自身規模,最終實現強者恒強的超級平臺,像美團、天貓、京東、亞馬遜;要么成為一個品牌本身就是壁壘的超級品牌,像可口可樂、星巴克、麥當勞,又或是那些奢侈品牌?!毕膊鑴撌既寺櫾棋?/p>

如今看來,喜茶選擇了前者,邁進“成為一個輪子”的軌道。除了向下投資了一大批不同類型的茶飲品牌,向上砸下貴州梵凈山自建茶園,廣西桂林共建檳榔芋種植基地、燕麥奶供應商等供應鏈。

這與海底撈的“輪子策略”非常相似。眾所周知,海底撈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兄弟企業叫頤海國際,張勇夫婦是實際控制人。

早期,頤海國際的主要任務就是專門給海底撈提供火鍋底料和蘸料加工,在供應鏈上實現了標準化。越往后,頤海國際不單單只是給海底撈供應火鍋底料,還給其他火鍋品牌提供服務。

在2019年,火鍋底料市場排名前五的企業占比達到了41.6%,排名前三的企業占了34.8%的市場份額,而頤海國際一家就占了20.8%。這不難理解,在超市火鍋貨架上,排面最大的,當屬海底撈。

這是什么概念?這相當于其他品牌還在拼口味、拼服務、拼門店數量的時候,海底撈已經聯手頤海國際打通了火鍋賽道上下游。

火鍋賽道跟奶茶賽道一樣,都面臨內卷的消耗。喜茶做高估值的辦法,已經不能在局限于開更多喜茶的店鋪,而是立足行業,不斷拓寬自身的邊界。

這不失為一種戰略選擇。如今,新消費頭部品牌調轉航向轉投資,不僅僅是喜茶一個,泡泡瑪特從2020年至今,投資項目高達10余起,布局主要為藝術館、潮流買手店、電商、文化藝術商貿公司、內容公司等,布局IP生態的產業上下游。

而元氣森林的創始人唐彬森創立的挑戰者資本對外投資品牌接近70家,包括美妝、咖啡、中式烘焙、低度酒等新消費領域。

這也使得這些頭部企業,在行業中逐漸形成了一定的競爭壁壘。

不過話說回來,在茶飲賽道,學習海底撈的不止喜茶一家,蜜雪冰城和茶顏悅色在上下游布局意圖也十分明顯。

今年8月,重慶雪王農業有限公司成立,注冊資本為5000萬人民幣。該公司由蜜雪冰城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主要經營范圍是農產品收購和加工。日前,重慶雪王農業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注冊資本由5000萬增至1億元。

截圖來源于天眼查

同時,蜜雪冰城在今年10月還專門成立了創投公司,投資了一家廣東茶飲品牌“匯茶”。

而茶顏悅色也在下半年成立了湖南省湘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500萬人民幣,主營茶葉的生產和加工。同時,茶顏悅色開始物色并投資潛在網紅茶飲品牌,今年7月,投資了“果呀呀”。

因此,在行業影響力方面,喜茶、蜜雪冰城、茶顏悅色等品牌不僅要比自身的品牌影響力,還要比上下游的產業布局誰更快、更強。

可以肯定的是,從做高估值這一目標來看,喜茶當前選擇的這條路無可厚非。

但是由于其出手的目標多為初創品牌,這也意味著,喜茶在他們身上的資本回報周期將會拉長,甚至是失敗。

據了解,近期喜茶投資的野萃山就翻車了,因涉嫌虛假宣傳的違法行為被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立案查處。

接下來,如何在自身主營業務和投資戰略上找到平衡點,如何平衡自身主營業務的營收和投資支出,是喜茶在IPO之前面臨的重要挑戰。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