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華語樂壇不姓華,姓「抖」了

近年整個音樂產業都不算景氣,各種爭奇斗艷的頒獎典禮慢慢也沒人看了。但大家還是不能免俗地想同步上這個時代的音樂品味,一部分人就退而求其次,到點了瞥一眼年度熱門單曲都是些啥,如果評選方是個權威的音樂平臺就更好了。

就這么著,第三屆騰訊音樂娛樂盛典(TMEA)來了。但直到這份年度華語十大熱歌的紅榜貼出,大家才發現這個騰訊的場子里,抖音贏了。

看一眼熱單的歌手們:

阿yueyue深海魚子醬大籽...

——還是挺陌生的。

歌名好像要熟悉一點,

《云與?!贰肚f萬》《白月光與朱砂痣》...

我給你們唱一句:

如果世界萬物能跨越能相愛也能成全云與海...這是千千萬萬萬萬千千個日夜...白月光在照耀,你才...

哦就那個,那個抖音bgm嘛!

播放量一目了然,這三首歌在抖音里,最低的《云與?!芬灿?2.4w的使用量,《千千萬萬》和《白月光與朱砂痣》加起來被用到了將近2000w個視頻里。這還不算各路翻唱的抖音“二創”作品,#白月光遇上朱砂痣的話題下面有45億次播放,啥意思呢,抖音最新的公開數據是6億日活用戶,平均下來這支bgm全中國一半的人每人聽了八遍。

如果只是這樣,也沒有人覺得這不是好事。

唱片已經賣不動了,綜藝值得上的就這么幾個,線下演出這幾年有上頓沒下頓,音樂平臺呢又在版權的事情上耗了多年,拖死了蝦米,剩下的幾個尾大不掉,Apple Music又沒有評論區的熱鬧看。這么多阻礙下,如果音樂人選擇依靠抖音發跡,其實是更有效率的選擇,也并不會低人一等。

音樂人出名不易,但前提是好好寫歌,至少別是個裁縫鋪。這也是網友對這十大熱門單曲最多詬病的點,其中很多歌都陷在抄襲的傳聞里。

《白月光與朱砂痣》在抖音上走紅的副歌部分,與初音未來2008年發布的夕陽版的前奏在聽感上幾乎一摸一樣,甚至有b站up主對兩首歌做了聲道對比。

除此之外,很多人各自在這首2021年1月走紅的單曲里找到了自己的青春,比如五月天的《知足》,金沙的《愛的魔法》,單色凌的《親愛的不能到最后》......甚至KTV主題曲《拒絕黃賭毒》。

《千千萬萬》不遑多讓,副歌部分與蘭雨2008年的單曲《最后一次的溫柔》幾乎同款,聽上去幾乎就是順著譜子重新填了遍詞。蘭雨甚至在今年3月公開發聲,希望《千千萬萬》的創作者下架歌曲。但到年尾了這首歌正大光明得了獎,版權的事看來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榜單里《醒不來的夢》則和2008年至上勵合的單曲《棉花糖》在副歌旋律上高度相似;另一首《踏山河》的副歌部分則被網友扒譜對比,結論是和張衛健2012年的老歌《真英雄》的副歌一模一樣:再另一首,榜單里的《執迷不悟》被指和EXO2013年的單曲《人魚的眼淚》的前奏部分撞弦。

可能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后面兩首終于不追著2008年的歌抄了?

歌曲抄襲的重新翻案并不是沒有成功案例,2013年菲董和騷賓的熱單《Blurred Lines》在兩年后被判定抄襲Marvin Gaye的《BlurredLines》,罰了740萬美元;2020年抖音神曲《驚雷》被指抄襲《姑娘跟我走》,后者的曲作者成學迅附上相關證據以及音軌對比圖,表示已經走了司法程序,巨大壓力下《驚雷》原唱MC六道不得不公開道歉。

但成學迅少有,蘭雨的境況是大多數。關于歌曲抄襲的界定實際上很難,我們總會聽到一些歌里有很多別的老歌的影子,但是又不是一模一樣,甚至基礎的和弦也不一樣,但就是像。更多時候抄襲往往與“聽感趨同”混在同一個中間地帶而無法認定。

這樣的困境下,短視頻的興起對于音樂作品來說則是另一層意義上的價值稀釋。一首高傳唱度的歌,創作只需要遵循“黃金15秒”,一個足夠有感染力的副歌,重復幾遍達到洗腦效果,歌詞抓住用戶情緒,節奏上順便給“卡點”或者“變裝”留出余地。這樣的爆款創作方式,更像是一種迎合的服務,而不是藝術性的自我表達。

其余的事情,用戶不在意,沒幾個人能哼出《白月光與朱砂痣》的主歌,“好聽就行,管它是怎么做出來的呢?”,一位抖音用戶的回答有些代表性。

一位音樂行業人士甚至對當下國內的流行音樂產業抱著最悲哀的預期:

“華語樂壇完蛋了嗎,我的回答是:是的,完蛋了。就像唐詩宋詞一樣變成歷史的一部分,退出大眾主流的視界,不再繁榮,不再推陳出新。文化會以新的載體繼續下去,只是不再以流行音樂的形式。

當一首首內核陳舊的作品像忒修斯之船一樣壓著抄襲的界限換完了自己的木板,然后變成全新的爆款熱單,聽眾的審美也逐漸矮化和單一,只追求15秒的顱內高潮。這一切都在加速音樂產業中劣幣驅逐良幣的過程。很多歌的確不是抄的,但都唱著差不多的主題,配著工業化的4/4拍和中速慢板。這幾乎是爆款標配,但能不能流行起來還是一個概率問題,要看能不能找到一個般配的短視頻。

這樣的結果是,大家又開始往回看了,21世紀頭十年一遍遍被被反復咀嚼,周杰倫yyds。

這十首抖音熱單在騰訊平臺上的出現,說是萬物互聯的勝利嘛談不上,但多少是華語樂壇的悲哀。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