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馬斯克難退休

埃隆·馬斯克已經是名副其實的網紅。

今日,美國《時代》周刊公布2021年度風云人物為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對于評選理由,時代周刊這樣評論:

“作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馬斯克沒有房子,最近一直在拋售財產。他將衛星送入軌道,并利用太陽能運行;他駕駛著一輛他自己制造的汽車,不需要汽油、也幾乎不需要司機。他的手指一揮,就會引起股價的暴漲或暴跌。他的每一句話都被一大群粉絲奉為圭臬。當他橫掃全球時也夢想著移民火星,他的方下頜透露著不屈不撓?!?/p>

湊巧的是,就在前兩天,馬斯克在個人社交媒體中也說過“正在考慮辭職,全職去做一名網紅?!?/strong>這條推文發布后,一時引起了全球網友的關注,發布一個小時內幾乎獲得了2萬條回復,可見其影響力之大。

雖然他并未說明要辭去什么職務,但在外界看來很有可能是特斯拉的CEO一職。而在他的帶領下,特斯拉正在穩步向前邁進,而在今年三季度的財報會議他就沒有參加。

實際上,除了擔任特斯拉CEO外,馬斯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要通過SpaceX來征服宇宙;通過Neuralink來促進人類的腦機接口技術落地;通過Boring來實現地底快速通行;通過Virgin Hyperloop來實現全球互聯的“超級高鐵”.......

這樣看來,即使馬斯克最終選擇從特斯拉“退休”,也不會是真正意義上的退休,因為他也會很快投入到其他事業中,畢竟他曾說過最終夢想是“要在火星上退休”。而這一夢想還未實現。

而如果馬斯克真的離開特斯拉,對于特斯拉意味著什么?特斯拉有沒有合格的人接班?

1

馬斯克想退休?

“幾乎沒有人能夠比肩他對地球生命、甚至是對外星生命所產生的影響?!?/strong>《時代》周刊主編愛德華·費爾森塔爾如是評價馬斯克。

《時代》周刊用這些詞來形容馬斯克:小丑、天才、領袖、有遠見的人、實業家、表演者、無賴;愛迪生(發明家)、巴納姆(現代公關之父)、卡內基(企業家)和曼哈頓博士(DC漫畫中的超級英雄、科學家)的瘋狂混合體。

據了解,《時代》周刊年度風云人物評選始于1927年,當選者可以是個人、也可以是團體,可以是帶來了正面影響、也可以是造成了負面影響。2020年度,當選者是美國總統拜登和副總統哈里斯。

這也意味著,馬斯克的個人影響力毋庸置疑,其一舉一動也輕易吸引著萬千人的關注。

據騰訊科技報道,從2020年12月3日至今,馬斯克一共登上了74次微博熱搜,僅在上月2日這一天,他就因為“七步詩”連續4次登上微博熱搜,而到了本月,他也因為對買賣股票、房子、蘋果拋光布等方面發表觀點連續5次登上熱搜。

馬斯克曾獲得的熱搜,截圖自新浪微博

12月8日,馬斯克在其Twitter上曬出了自己的新發型,表示是由他自己親手剪的,再次被國內網友送上熱搜。

今年5月,馬斯克主持了全美頂級的老牌脫口秀節目《周六夜現場》;五個月后,汽車租賃巨頭赫茲一筆10萬輛車、總價44億美元的訂單,讓馬斯克登頂世界首富,再次成為業內關注的焦點事件。

對于馬斯克獲得的這些流量和關注,被網友調侃為“互聯網算是被馬斯克玩明白了”“地球已經容不下他了?”

而在前兩天,馬斯克在社交媒體上發出那條想離職動態后,一時成為了全球網友競相討論的焦點話題,有些網友認為他或許會辭去特斯拉CEO職務,也有一些網友認為他只是在開玩笑。

甚至還有流媒體網站Youtube上擁有8400萬訂閱者的Mr Beast也向其拋出橄欖枝,表示愿意教馬斯克如何獲取瀏覽量。

對于“退休”一事,馬斯克在這之后并未再做過多解釋,也沒說明會辭去什么職務,但在外界看來,馬斯克這次發布這樣的內容,或許并不是簡單的過過嘴癮,因為在此之前,馬斯克已有很多話語和舉動來印證這點。

“如果我能有更多的空閑時間,而不只是夜以繼日地工作,那就太好了?,F在我每周7天,從起床到睡覺都是在工作?!?/strong>馬斯克曾這樣在社交媒體中表示。

對于這點,馬斯克并未撒謊。他之前在接受CBS等媒體采訪時表示,2018年Model 3遭遇產能危機時,他曾和工人一起睡在工廠,由于沒床只好睡在工廠地板上,一睜眼就開始工作來提高產能。

“他會醒來,看看墻上的顯示器,然后去追逐約束,”馬斯克的顧問對《時代》周刊回憶說,“他會在那里檢查系統,自己重寫代碼,一點一點解決問題。他會以身作則,忍受最大的痛苦?!?/strong>

到了今年年初,馬斯克也對媒體表示,為了讓柏林工廠在計劃的時間內投入生產并且度過產能危機,他也在柏林工廠的會議室中睡覺。

而當特斯拉擺脫產能危機、穩步走上正軌后,馬斯克就開始“玩起了消失”。

“之后我肯定不會出席季度盈利電話會議,除非有重要的事需要我說?!痹诮衲甑诙径蓉攬箅娫挄h上,馬斯克曾這樣公開表示。事實證明,這句話并不是開玩笑,就在第三季度的電話會上,他的確沒有出席。

馬斯克或許也在有意識地淡化他在特斯拉中的存在感。本月初,在華爾街日報CEO理事會論壇上,馬斯克表示特斯拉的CEO是虛假頭銜,已將這個頭銜改為了“Technoking”,該頭銜已獲官方批準。

據他介紹,“Technoking”一詞是由“Techno”和“King”組成,大意為“電音之王”。根據相關媒體報道,馬斯克早在今年3月份就曾申請了這個頭銜,他此前曾在社交平臺上公開發文稱:“我熱愛音樂。它讓我的心在歌唱?!?/p>

連線出行通過翻看馬斯克的熱搜記錄和他個人的推特賬號,可以看到馬斯克對于特斯拉發表觀點并不多,更多的則是對于人類的未來、辦大學、賣房子和火星移民等話題。

此外,馬斯克也在出售其持有的特斯拉股票。

美國證交會文件顯示,馬斯克于12月9日以每股6.24美元的價格行使了2165241份期權,并以1003美元至1062美元的價格出售了934091股股票特斯拉股票,價值近9.4億美元。

而從上月8日開始,馬斯克陸續行使約1286萬份股票期權,并累計出售逾1103萬股特斯拉股票,價值近1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64億元)。

對于這一股票出售動作,被視為馬斯克為了償還所欠下的稅款。但據騰訊科技援引相關分析師表示,馬斯克此次的售股數要遠遠超過支付稅單所需的數量。電影《大空頭》的原型人物Michael Burry在推特上表示,馬斯克并不需要現金,他只是想賣掉公司的股票,以便抽身去做更多的事情。

現在來看,雖然馬斯克還未明確表示會在短期內“退休”,但從修改頭銜、或者不參加電話會議、亦或者是賣出股票等行為來看,假若之后馬斯克選擇“退休”,大概率會辭去特斯拉CEO的職務。

2

如果馬斯克離職,對特斯拉影響多大?

“馬斯克,已經成為了特斯拉的靈魂?!?/strong>

當特斯拉在2019年年底正式在上海建立工廠、并開始生產銷售Model 3之后,連線出行不止一次的從一些車主及業內人士口中聽到這句話。的確,馬斯克自2003年接手瀕臨破產的特斯拉后,經過將近20年的發展,特斯拉目前已經成了全球新能源汽車行業的領頭羊。

今年1-6月全球新能源車企銷量排名中,特斯拉以386080輛位居第一,上汽通用五菱、大眾、比亞迪和寶馬分別以191477輛、153815輛、151156輛和130734輛位居其后。

2021年1-6月全球新能源車企銷量排名,

數據來源于EV Sales,連線出行制圖

特斯拉能有這樣的轉變,馬斯克起到了至關重要的領導角色。正因為這樣,馬斯克想要從特斯拉脫身,也并不容易。

自馬云2019年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后,國內企業中就掀起了一場“退休”潮。

今年5月20日,張一鳴發布內部信宣布卸任字節跳動CEO一職;兩個月后,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卸任拼多多董事長一職。

無論是馬云、還是張一鳴,亦或者是黃崢,在“退休”前都找好了可以接任自己位置和能力的接班人。但對于馬斯克而言,想要找到這樣一位接班人卻是無比困難的。

這是因為馬斯克“暴君化”的管理風格。

據汽車公社援引相關特斯拉高管表示,在特斯拉內部,如果有員工與馬斯克的意見不統一,多半的下場就是卷鋪蓋走人;此外,馬斯克習慣設立很多冷酷無情、并極難完成的任務給下屬,“給你一個impossible mission,完成了,你將會得到一筆很大的bonus獎金;完不成你就走人?!?/p>

由于這個原因,當初很多被視為是接班馬斯克的人選,最終都選擇了離職。其中就包括,曾任特斯拉首席技術官、也是特斯拉聯合創始人之一的JB·斯特勞貝爾,于2019年離開特斯拉;曾任特斯拉首席財務官的迪帕克·阿胡亞,也于同一年離職。

迪亞姆德,曾任特斯拉商業開發主管一職,2006年就已加入特斯拉,在十一年的工作后,于2017年選擇離職。

對于接班人,馬斯克其實也沒有真正考慮過這個問題。他曾對媒體表示過,特斯拉沒有制定過接班人計劃,“總不能由工會隨便出一個人或者制定一個高管來把控特斯拉的風向吧?”

在業內看來,即使特斯拉最后有了一位馬斯克的接班人,或許也很難能延續馬斯克的影響力及對公司的控制力。

自特斯拉2014年踏上中國后,其品牌就開始在國內乃至全球市場中被更多消費者所熟知,在這樣的影響下首先帶來的就是銷量方面的表現。自國產特斯拉Model 3在國內市場中發售以來,特斯拉一直都處于國內及全球新能源車企銷量前列。

有這樣良好的銷量表現,除了特斯拉的產品工藝之外,與馬斯克個人的影響力也脫不開關系。

連線出行曾向多位特斯拉車主詢問“為何要購買特斯拉?”,得到的答復中總有一個相似的答案——因為馬斯克這個人,“馬斯克造車、還在造火箭、要登上火星,這么酷的人造出的車一定也很酷?!?/strong>

除了銷量之外,特斯拉的壯大,與馬斯克激進、獨斷的領導風格也有很大的關聯。馬斯克在執掌特斯拉這些年中,一直都貫徹著“第一性原理”來帶領特斯拉前進——整個制造過程中的一切都是公平競爭的,特斯拉完全可以從提高效率的角度挑戰物理學的極限,重新發明整個過程。

在馬斯克接手特斯拉時,電機、電池和電控(統稱“三電系統”)還不夠成熟,產品性能差,成本也居高不下,于是馬斯克就開始自主研發、自主制造三電系統,以便讓成本降到最低。

整車車身結構,馬斯克也在極力追求成本最低。在產品定義之初,馬斯克就堅持采用全鋁車身,做到極致的輕量化。而到了去年,馬斯克將車身將近70多個零件通過整體鑄造,讓車身的生產時間和成本再次降低。按照馬斯克所述,之后在柏林工廠生產的Model Y,每個車身生產只需45秒。

這樣對效率的苛求,同樣體現在員工身上。

這其中以Model 3沖刺產能為例。當時特斯拉為了這個目標,長時間按照一個過分激進的時間表向前推進,同時以CEO為首的整個管理層全部搬到工廠作息,這種長期高壓的文化,也導致了諸多高管離職。

無論是個人影響力,還是對于效率的極致追求,都與馬斯克個人的成長經歷和性格有極大的關系。

1971年,馬斯克出生在南非的比勒陀利亞,他的父親是機電工程師,母親是個模特,還兼任作家和營養師。深受父親和母親的熏陶,馬斯克小時候就癡迷于科學和技術。

“對于車企,尤其是特斯拉這樣的車企而言,整體的工作流程和處理問題的方法,都已經與埃隆·馬斯克個人的性格和習慣融為一體,假若馬斯克的接班人不能很好地將其特性發揮極致,特斯拉整體或許就會崩潰,更不要說維持住現在的優勢地位?!?/strong>國內某頭部車企研發負責人孫浩對連線出行表示。

在孫浩看來,正是有了之前的個人成長經歷,才能塑造出了馬斯克這樣的個人特性,而這樣的特性,其他人很難能復制,更不要說能做到馬斯克這樣的影響效應。

正因這樣,假若馬斯克真的有一天從特斯拉“退休”,對特斯拉的影響可謂巨大。

但對于特斯拉來說,或許需要做好馬斯克辭職的準備,因為在業內看來,想要登上火星的他,并不會一直將精力都放在特斯拉上。

3

閑不下來的馬斯克

馬斯克要解決的問題還有很多,首當其沖的就是他想要實現的太空夢。

“如果無法解決‘猛禽’發動機制造危機,SpaceX將面臨破產風險?!?/strong>

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報道,SpaceX創始人馬斯克近日在一封公司全員郵件中這樣表達了他的擔憂,他還表示“如果‘星艦’飛行頻次明年不能達到至少每兩周一次,我們將面臨真實的破產風險”。

按照SpaceX官網介紹,馬斯克所提到的“星艦”是可回收再利用的火箭,設計目標是將人和貨物送至地球軌道、月球和火星等,有效載荷超過100噸。

星艦除了承擔載人和運貨的任務之外,還承擔著發射SpaceX的2型(V2)“星鏈”互聯網衛星的任務。星鏈計劃一直被認為是SpaceX未來最主要的盈利來源,馬斯克預測星鏈未來每年將產生高達300億美元的收入,是火箭業務年收入的10倍左右。

而要讓“星艦”正常發射,就需要“心臟”般的猛禽發動機,換句話說如果猛禽發動機在技術研發和量產方面的進度放緩,甚至停滯不前的話,SpaceX想要實現盈利就會難上加難。

其實,像這樣的危機在SpaceX發展過程中曾遭受過多次。

2002年2月,在美國洛杉磯郊區的一間倉庫中,SpaceX成立了,但當時馬斯克及其團隊首先就面臨著一個問題——如何造火箭。起初,馬斯克一邊自學火箭知識,一邊投錢來試制火箭,但結果卻很悲慘。

自2006-2008年三年間,SpaceX總共發射過三次火箭,無一例外均以失敗告終,以至于彼時SpaceX自研火箭也被稱為“橡皮筋+密封蠟的組合”。而與此同時,SpaceX還面對著另一大問題——接不到訂單。

由于美國太空項目是一個100%被NASA(美國宇航局)壟斷的市場,在其市場主導下,后起之秀的SpaceX根本無法接到任何商業訂單,沒有訂單就意味著不能掙錢。

直到2008年9月,隨著獵鷹1號的第四次發射順利升空,瀕臨破產的SpaceX不僅接到了來自NASA價值16億美元的合同,也成為了全球第一家成功研發和發射液體運載火箭的私人航天公司。“那是我人生中最激動的一天”馬斯克曾這樣形容那一天。

在這之后,在馬斯克的帶領下,SpaceX在四年后成功發射一架獵鷹9號火箭,火箭順利將龍飛船(Dragon)送到預定軌道,完成運送物資進入國際空間站的任務。

此外,SpaceX還開始了“星鏈”計劃和登陸火星的計劃。在馬斯克的構想下,如果開發和測試進展順利,星際飛船第一次搭載100名乘客的火星發射任務最早可能在20世紀20年代中期完成。而到2050年,可以讓100萬人登陸火星。

事實證明,馬斯克不僅向往星辰大海,也“腳踏實地”。

2016年,馬斯克在推特上抱怨了洛杉磯糟糕的交通狀況,同時表示自己要造一個隧道挖掘機來改善這種狀況,隨后他就創辦了Boring公司,Boring 在英文中既有挖掘,也有無聊的意思,因此又被稱為“無聊公司”。

該公司的目標是“建設安全、易于挖掘且低成本的隧道,以用于通勤、公共事業和貨運”。通過這條隧道,車輛就可以在其中行駛,并且沒有任何障礙物,理論車速可以達到240公里/小時左右。

到了去年,無聊公司宣布完成了自己的階段性目標——第一條正式隧道在拉斯維加斯打通,馬斯克為了慶祝這一時刻,也將首段隧道的圖片發在了自己的社交媒體上。

有了這樣的起勢后,無聊公司開始賣起了隧道服務,表示除了走車的隧道,走貨車、走人的隧道都可以挖,只不過首條隧道目前已經還在建設中,通車時間更是一個未知數。

但馬斯克的設想卻很廣闊——拉斯維加斯的隧道只是第一步,洛杉磯、華盛頓等地都會陸續開通無聊隧道,幫助人們去到體育場、飛機場之類較遠的地方。

說完航空和隧道之后,馬斯克還想要增強人類的智力水平,而他的方法就是——腦機接口技術(BCI,Brain-Computer Interface)。

在馬斯克的理解下,只有讓人類更快的提高智力,才能在人工智能統治人類之前,搶先與數字世界建立聯系,以便在 AI 超越人類之前武裝自己。為了實現這一點,他在2016年創辦了腦機接口公司Neuralink。

其公司的目的,就是構建將人腦直接連接到計算機的腦機接口,從而將計算機與人腦融合。腦機接口是電子大腦植入物的統稱,通常是幾平方毫米的電極芯片,可以通過外科手術直接植入大腦。

據連線出行獲悉,目前腦機接口領域主要分為兩大路線,侵入式和非侵入式,前者由于要在人腦中植入內容物,風險極大;而非侵入式,也很難能識別控制所需的單個神經元活動。

但對于馬斯克而言,選擇了前者,并在去年取得了一些進展。去年8月,Neuralink將一枚芯片植入到了一只豬的腦中,并實時檢測了大腦活動;而到了今年4月,Neuralink在一只猴子的腦中也植入了一枚芯片,并且通過腦電波控制球拍,讓猴子玩模擬乒乓球游戲《Pong》。

除了專注于私人航天的SpaceX、挖掘隧道的Boring和腦機接口公司Neuralink之外,馬斯克其實還在人工智能、高速鐵路等領域均有關注和布局。

正因如此,假使馬斯克離開特斯拉,他也依然要走在實現其他野心的路上。他想要真的“退休”當個閑人,恐怕還遙遙無期。

(文中孫浩為化名。)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