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隆基、雙環雙龍頭降價,硅片要開打價格戰?

在硅料、硅片高價維持近1年后,行業似乎迎來了拐點。

11月30日,單晶硅片及組件巨頭隆基宣布下調硅片官方報價,價格降低0.41-0.67元/片。兩天后,隆基的競爭對手,全球第二大的硅片制造商中環也宣布降價,整體降價幅度超過隆基,降價最多的M6硅片價格降幅達到了12.48%。

在整個光伏產業鏈中,硅片價格受裝機量和上游硅料影響,某種意義上也成為產業鏈變化的晴雨表。兩大龍頭宣布降價,也證明目前裝機出現降速的情況。

這種乏力也傳導到堅挺的上游硅料環節,它們的價格也出現了松動的跡象。根據市場調研機構PV InfoLink最新數據,多晶硅致密料每噸均價已經比上周下降了1.1萬元,跌幅為4.1%。

更為關鍵的是,幾大硅料龍頭通威、保利協鑫、大全能源紛紛宣布了擴產計劃,根據國泰君安的報告,今年第四季度到明年第一季度,會陸續新增25%至30%的硅料產能??梢灶A想,到明年,持續已久的硅料短缺多少能得以緩解。

光伏行業的浪潮還在涌動的早期,但這一次似乎更理智了。在過去,整個行業經歷過類似的起落,08年前后 “擁硅為王,達產成金”的狂熱后,一批光伏明星企業倒下。雙碳的熱鬧下,非理性的繁榮已經冒出苗頭。兩大龍頭降價,其實也是在調整供需,避免此后產能過剩沖擊。

釋放裝機

隆基和中環降價,其實也是為了行業不至于遭遇更大的沖擊。業內人士對36氪表示,隆基降價除了自身的成本降低因素外,也有打消下游顧慮,釋放裝機量的考慮。

整個光伏產業鏈的價格一直在動態博弈,這次降價其實也算預料之中。如果硅片價格一直堅挺,導致下游裝機需求萎靡,最終隆基和中環也難逃產能過剩的危機。

硅料價格暴漲主要還是因為行業升溫導致。2021年被稱為“雙碳”元年,光伏也乘風而起成為最受關注的賽道之一。根據CPIA(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數據,2021年上半年,多晶硅產量為23.8萬噸,同比增加16.1%,而硅片產量同比增加了40%,達到105吉瓦,與之對應大概需要30萬噸硅料,顯然行業上下游出現了錯配,硅料價格也迅速翻了3倍,每噸價格從8萬飆漲到27萬。

除了硅料企業掙錢,下游硅片、組件廠商已經嘗到了苦澀的滋味。

硅料是整個產業鏈中門檻極高的環節,從產線開建到穩定出貨,起碼要2年。硅料產能無法迅速匹配,價格暴漲時,終端電站卻一直遵循平價上網的政策,電價固定,電站不能因為材料上漲隨意調高價格,他們對光伏組件的價格自然格外敏感。硅料上漲傳導到硅片、組件廠商后,終端電站停止了擴張的步伐,開始觀望。

根據國家能源局最新數據,2021年前10個月國內新增光伏項目裝機量為29.31吉瓦,而根據CPIA預測,2021年國內的光伏新增裝機應該達到55-65吉瓦,離預期還有不少差距。

組件和電池廠商在整個產業鏈中沒有太多議價能力,只能用減產應對。以電池為主業的愛旭股份,今年4月開始,他們開機率降到只有60%,而它們前三季度財報顯示,他們前三季度的歸母凈利潤為-4582萬,這一數字去年還是3.7億。

如果硅片廠商不降低價格,夾在中間的組件廠商自然也無法再加入這場游戲,最終硅片很可能會出現大面積過剩。

隆基、中環必須出手,而且對他們來說,也能夠承受價格波動的損失。為了保證供應穩定,兩大巨頭早已和硅料巨頭們簽了長單,中環2022年到2026年會向保利協鑫采購35萬噸硅料,隆基股份去年8月就和亞洲硅業簽了份12.48萬噸的長期采購協議,按月議價。

隆基和中環顯然不希望出現有價無市這種更糟糕的局面,降低價格也是希望在最后兩個月沖刺一把,釋放盡可能多的訂單。

后起之秀

硅片行業雖然已經是贏者通吃的格局,但后來者仍絡繹不絕。哪怕是隆基和中環,也難保不被分走份額。

不少在光伏產業鏈上的公司,都有個“一體化”之夢。以這兩年頗為高調的上機數控為例,它原本做硅錠和硅片加工設備,王牌產品是切片機,2019年開始進入單晶硅片行業。

而他們的確是不容小覷的新人。去年,上機數控和天合光能、東方日升簽下了兩個百億長單合同,今年10月,他們又和龍恒新能源、愛旭股份簽下了金額近90億的長單。

另一個新秀,是原本做溴化鋰制冷機、熱泵和空冷器的雙良節能。這家公司一直不太如意,幾次跨界都折戟而返,從2018年起,業績一直下滑,2020年凈利潤更是下降了33.54%。

他們今年初才宣布要開始做單晶硅片,3月就宣布要在包頭建個40吉瓦的單晶硅項目,第一期投資就高達70億。

他們也拿到了不少大單,10月以來,雙良節能簽下4個硅片銷售長單,金額達到414億。

除了上機數控和雙良節能,做風能、光伏發電業務的京運通、之前主要做光伏設備的高景太陽能等,都在這兩年嶄露頭角,京運通進入硅片領域后,2020年硅片營業收入已經超過了新能源發電這一老業務,達到16.98億。

這些新晉廠商迅速起家背后,其實隱藏了客戶的不安。隆基和中環兩家巨頭占去了超過70%的單晶硅片出貨量,且都在下游組件有布局,某種意義上同時承擔裁判和運動員的角色??蛻糇匀幌M懈嗉兇庾龉杵膹S商進入,能有更多議價權。

證券時報曾經采訪時,就有一位新硅片公司的人說:“獨立的第三方硅片供應商,客戶關系會更好?!?/p>

以愛旭股份為例,他們一直在培育新的供應商。今年一季度時,他們硅片供應商中,前三大供應商金額占比80.74%,到第二季度,這一數字已經降到了60.43%。

這些新秀擴張不惜余力。京運通12月7日發布公告,要在樂山投資55億建設22吉瓦的單晶硅棒、切片項目。上機數控今年初也宣布,要在包頭投資35億,建設年產量10吉瓦單晶硅項目。

他們擴張的體量無法和隆基、中環相提并論,但的確為市場注入了另一股力量。隆基和中環降價,其實也是鞏固自己的龍頭地位,給二線廠商帶來跟進的壓力。

不過,當前就說產能過剩到要打價格戰的地步為時尚早。這畢竟是一個跟著政策紅利起伏的行業,起碼現在看來還如火如荼,明年裝機多寡,仍然是未知數。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