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商湯科技IPO止步于“臨門一腳”,能靠元宇宙翻身嗎?

商湯科技港股上市之旅,只差最后臨門一腳,卻被迫終止。

12月13日,商湯科技在港交所公告,董事會宣布,全球發售及上市將會延遲。對于延遲的原因,相關公告稱,于2021年12月10日,美國財政部將商湯集團有限公司列入“非SDN中國軍工復合體公司名單”。

按照美國相關禁令,“美國投資者”將不能參與商湯科技IPO。受此影響,商湯科技表示,為保障投資者利益并幫助其了解最新事態的潛在影響,遂作出延遲上市決定。同時強調,公司仍致力盡快完成全球發售及上市,所有申請股款將不計利息悉數退還。

公開資料顯示,商湯科技是一家專注于計算機視覺軟件的人工智能軟件公司。招股書顯示,在AI行業普遍存在技術落地難、依賴高投入的情況下,商湯科技也面臨入不敷出的生存困境,過去三年半累計虧損242.72億元。

近期,元宇宙風口涌動,商湯科技又謀求在元宇宙領域突圍,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自身虧損難解,元宇宙會是那個答案嗎?

01 列入“黑名單”,被迫推遲IPO

原本計劃于12月17日登陸香港聯交所的商湯科技,卻意外在上市的最后階段被迫停了下來。

12月13日,商湯科技在港交所發布公告,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將商湯科技等企業被列為“非SDN中國軍工復合體公司名單”,實施投資限制。

據了解,早在2019年10月,商湯科技就被首次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彼時被加入實體清單意味著將面臨出口管制,在沒有美國政府許可的情況下,特定商品、技術和服務不得提供給清單上的企業。

但這次再被列入,與上次受到的影響又有所不同。今年6月3日,美國總統簽署新的行政命令,要求對于進入清單中的股票證券,美國公民必須在一年內,即2022年6月3日之前剝離相關證券。

因此有分析人士認為,按美國相關政策,一旦被列入美國負面清單,美國投資者將不能在市場上對商湯科技進行交易,這會影響其IPO的潛在買家。

一位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商湯科技遭遇美國拉黑的消息一出,一些投資者已經開始撤回購股投標。

另外,如果投資者人數減少,商湯在港股上市的報價就會受到影響,這是管理層包括股東各方不愿意看到的情況。

根據報道,商湯科技是此輪禁令中唯一的中國公司,趕在其IPO定價日發布針對性投資禁令,美國財政部此舉可謂是“精準打擊”。

12月11日,商湯發布聲明回應表示,對于這一決定與相關指控表示強烈反對,公司認為該決定與相關指控毫無根據,反映了美國對其根本性的誤解,而科技發展不應該受到地緣政治的影響。

12月13日上午,商湯科技在港交所公告,公司全球發售及上市將會延遲,預期將刊發載有經更新上市時間表、香港發售股份的相關申請程序及其他相關資料。

公司承諾,將所有申請股款將不計利息悉數退還予所有申請人,產生的相關利息則將捐贈給香港公益金。同時強調,公司仍致力盡快完成全球發售及上市。

今年以來,“AI四小龍”不斷沖擊資本市場,爭奪“AI第一股”。7 月依圖科技的科創板IPO計劃以失敗告終,9 月曠視科技和云從科技向科創板申請IPO獲批。

但走的最遠的還是商湯科技。今年8月27日,商湯科技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11月22日通過港交所聆訊。截至12月10日中午,商湯科技募資凈額達56.55億港元,預計12月17日正式開始交易。

如今被迫推遲,一位券商人士分析稱,目前尚不能判斷最后是否能夠順利上市,目前關于商湯美元基金股東的相應處理方法也未確定。

天眼查顯示,商湯過去幾年共完成12輪融資,投資方包含大量美元基金。根據其IPO招股書,公司投資人中包括了美國的銀湖資本和高通公司。

02 入不敷出,三年半虧損243億元

上市遇阻,商湯自身的業務發展也充滿挑戰。一個明顯的困境是,公司造血能力孱弱,成立7年至今仍在虧損的道路上前行。

資料顯示,商湯科技成立于2014年,由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湯曉鷗創立,是一家專注于計算機視覺和深度學習技術的AI軟件公司,目前業務涵蓋智慧商業、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車四大板塊。

伴隨著整個AI行業迎來資本風口,至上市前商湯科技總融資金額達52億美元,但公司的基本面卻不太理想。

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湯營業收入分別為18.53億元、30.26億元、34.46億元及16.52 億元。公司2020年收入增速僅13.8%,較2019年大幅放緩。

商湯科技的業務基礎是SenseCore平臺,通過SenseCore平臺賦能商業、城市、生活、汽車等行業,公司借此向客戶收取軟件許可費以及銷售的軟硬件一體產品,即軟件銷售和軟硬件一體的銷售收入。

今年上半年,智慧商業、智慧城市、智慧生活及智慧汽車四大業務收入占總收入比例分別為39.2%、47.6%、8.9%及4.3%。

從統計數據看,智慧商業、智慧城市兩項業務是公司營收的大頭,合計占比達到87%。根據招股書解釋,智慧商業面向企業客戶,智慧城市的終端用戶主要為政府及其部門。

但面對大型項目及強勢To G客戶時,商湯科技這類創業公司并沒有太大議價能力,糟糕的賒銷政策導致回款周期長、應收賬款較高。截至2021年6月末,商湯科技的應收賬款及票據達到了40.4億元,對應計提壞賬為7.85億元。

與此同時,AI行業長期發展十分依賴高強度投入。招股書披露,截至2021年6月末,商湯科技有40名教授領導研發工作,有3593名研發成員。

如此龐大研發團隊帶動公司研發費用連年攀升。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及 2021 年上半年,商湯科技研發開支別為8.5 億元、19.2 億元、24.5 億元,及 17.7 億元,三年半累計研發費用為 69.9 億元。

其中,今年上半年研發投入更是占收入的 107.3%。招股書顯示,此次公開募股募集資金60%將用于投入研發。

據公司介紹,人工智能行業受到快速技術變革的影響。公司需要在研發方面投入大量資源,包括財政資源,以取得技術進步,從而擴大產品線并使產品及服務具有創新性及市場競爭力。

SenseCore平臺本質是一套算法,含模型2.2萬個,涵蓋感知、決策、內容生成和增強等,可以提供流暢、標準化、端到端的人工智能模型生產流程。但AI應用場景碎片化、項目間的差異性導致模型復用性差,研發人員需要投入大量時間成本,訓練出可以在特殊場景下落地的海量商用模型。

不過,研發投入上的大量沉淀讓公司的商業變現之路漫長。據招股書,截至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商湯科技凈虧損分別為34.33億元、49.68億元、121.58億元及37.13億元,三年半累計虧損242.72億元。

在扣除股份支付費用以及優先股公允價值變動后,報告期內公司經調整虧損凈額分別為2.21億元、10.37億元、8.78億元以及7.26億元,亦呈擴大之勢。

應收賬款占比高、研發支出大,商湯科技的經營現金流一直處于凈流出狀態。具體而言,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公司經營現金流凈額分別為-7.5億、-28.7億、-12.3億、-8.3億。

在此情況下,商湯科技只能依賴融資續命,也就不難理解為何急于走向資本市場。而當前迫于無奈暫緩上市,讓公司陷入了“無米之炊”的尷尬境地。

03 AI落地難,元宇宙是答案嗎?

盡管AI與傳統產業相結合,能實現效率的提升。但“AI四小龍”的普遍性虧損狀態,反映出人工智能技術應用落地艱難的處境。

國金證券表示,商業模式和變現能力是AI行業發展的主要瓶頸。從算法角度看,AI行業并未實現巨大的技術突破;實戰落地場景分散,產品標準化程度低;知識產權和倫理問題也是導致行業發展瓶頸的重要原因。

華安證券則認為,找到合適的場景是AI商業化落地的關鍵。湯曉鷗也曾坦言,實際上并不存在AI行業,AI一定要和傳統產業相結合才會得以發展。

有業內人士總結出目前AI落地應用存在的難點,涉及到數據、算法模型可延展性、業務場景理解、服務方式和投入產出比。

例如,數據是人工智能應用的基礎要素,但在實際項目中,獲取的數據質量可能較低,數據治理過程花費時間且可能造成偏差,就只能從業務流程和算法上尋找解決方案。

此外,數據使用合規的挑戰也日益突出,一方面,涉及到個人隱私方面的數據保護政策趨嚴。另一方面,涉及到數據的歸屬權問題,出于數據安全的考慮,歸屬于不同主體的數據往往很難實現流動和融合打通。

業內預計,伴隨著網信辦發布的《網絡安全數據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帶來的信息監管政策收緊,AI行業過度收集數據的傾向勢必有所收斂。

技術落地困難、長期投入不見回報,眼看要從AI風口滑落,這時就需要新的概念來保持吸引力和高估值。從招股書來看,商湯科技找到的這個提振因素,就是新出現的“元宇宙”。

回顧即將過去的2021年,“元宇宙”是資本市場上的熱詞之一,也是各個大廠爭相布局的重點。

招股書中,商湯提及“元宇宙”一詞47次。在其中的智慧生活業務板塊下,公司稱SenseMARS軟件平臺是元宇宙的技術賦能平臺,可搭載包括感知智能、決策智能、智能內容生成及其他基礎設施,為各類元宇宙應用提供支持。

除了自身在元宇宙方面的積累,商湯還投資了智能AR廣告平臺星廣互動、VR創業公司51VR、互動視頻技術服務商影譜科技、3D視覺公司螳螂慧視等一批創業公司。

元宇宙需要AI視覺技術,聽起來充滿想象力,但是目前元宇宙產業還處在非常早期的階段,公司想在該領域有所作為,恐怕短期內難以見效。

況且元宇宙非萬能鑰匙,商湯科技要想在二級市場站穩腳跟,最終還要依靠扎實的業績來說話。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