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豆瓣評分,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豆瓣正在經歷自己的“多事之秋”。

事主要是兩方面:其一是公司和APP不斷受罰,自2021年1月至11月,豆瓣網已被處置處罰20次,累計罰款900萬;12月9日,工信部發布關于下架侵害用戶權益APP名單的通報,豆瓣在應用市場下架之列,原因是“超范圍收集個人信息”;

其二是豆瓣評分多次卷入粉黑大戰、黑粉提前刷差評事件中,評分公信力下滑。在《風起洛陽》《誰是兇手》等新劇上映時,《風起洛陽》延期了幾個小時上線、《誰是兇手》前兩集趙麗穎在劇集中還沒出場,結果相關的惡評就出現在了豆瓣中,被網友戲稱“穿越時空的評分”。

豆瓣小組的問題在今年“清朗”的大環境下顯然成了眾矢之的,也是豆瓣今年來不斷被罰的主要原因,小組回復功能經常遭到關閉。但本質上小組仍然是與書影音評分板塊較為割裂的,而豆瓣評分在中文互聯網影視內容輿論中的強勢,其實才是豆瓣在大眾心中最重要的價值。

因此豆瓣評分中越來越明目張膽出現惡性的控評、黑評現象,讀娛君認為對豆瓣而言是會動搖其“根本”的——如果同類事件連綿不斷,大眾對豆瓣評分的第一印象是否會從信賴轉為懷疑?而對整個影視內容評價體系來說,豆瓣評分為何如此重要?它的“失信”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對于豆瓣評分,讀娛君的觀點大致可以概括為以下幾個要點:一,豆瓣評分不可避免會水化,但其影響力目前仍無可替代;二,不同豆瓣條目評分的可信度落差擴大會是新常態;三,豆瓣平臺本身應該更主動地去嘗試改善這一問題。

1水軍“超前點評”

豆瓣評分公信力下滑的冰山一角

豆瓣評分的問題在12月12日還被央視新聞頻道報道,央視以“影視劇遭遇未看先評、暴露水軍潛規則”為主題,提到了這“荒誕一幕”,價格監督檢查和反不正當競爭局表示,影視劇“控評”涉嫌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

大眾和豆瓣都應該意識到,此次鬧出圈的“超前點評”是一次水軍操作不當的意外暴露,這只是粉絲控評的“冰山一角”。這就像是那句話:“當你在廚房看到一只蟑螂時,意味著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有更多?!?/p>

《風起洛陽》延遲上映,《誰是兇手》前兩集沒有出現女主角,這都是有些意外的事件導致刷分水軍露出馬腳。在那些按時上線的、男女主角從第一集就出現的常規影視劇中,水軍的陰影恐怕是如影隨形的。

水軍進軍豆瓣,如果沒有平臺自身和監管的強力壓制,幾乎必然成為常態。根本原因在于,豆瓣評分擁有著大大超乎平臺體量的影響力——豆瓣自身并不是一個像微博那樣的廣泛社交輿論場,也不具備今日頭條和公眾號那么大的規模體量,但在“評分”這一領域,它卻是行業中最亮的“聚光燈”所在地,豆瓣評分的優劣,幾乎成了當下影視內容評論體系中最具說服力的標準,豆瓣XX分,幾乎成了表現作品質量的標準用語。

這種影響力造就了強烈、巨量的粉絲刷分需求,也早已形成了背后的產業鏈——可能每個豆瓣用戶可能都接到過“影評合作X元一條”的消息吧。

而在那些有流量明星參與的項目中,粉黑大戰尤其激烈,“正常文藝評論”相比之下沒有任何聲量的優勢。傳媒學者戴清在央視節目的采訪中表示,“網絡水軍的控評,它形成了一個很大的噪音,正常狀態下的文藝評論是沒辦法抗衡的,對影視產業的健康發展,影視藝術的大眾審美接受也是很大的破壞?!?/p>

對豆瓣評分而言,這種破壞是隨處可見的。比如《女心理師》這部劇在豆瓣被打出了25%的一星率,高達十七萬人參與評分,不少短評措辭嚴厲,但這部劇在知乎卻是8.7的高分,還有不少心理專業人士下場力挺;又比如《斗羅大陸》劇版五星率和一星率分別高達33%和28%,《狼殿下》五星和一星分別占28.3%和28.8%,粉黑大戰下形成這種“兩頭翹”的極端評分,對普通觀眾來說不就等于沒有了意義?

但不得不說,雖然水軍問題越來越嚴重,豆瓣仍然會是影視作品口碑風向標。水軍的涌入,起因正是豆瓣評分的影響力太大。

這也并不算一個壞現象,對于那些沒有太多明星資源的影視作品來說,豆瓣評分能夠成為他們用口碑一舉成名的機會。比如《我在他鄉挺好的》,還有騰訊視頻的《御賜小仵作》和最近8.4分的《愛很美味》等平臺中小成本劇,都憑借自己令人驚喜的質量得到了可觀的豆瓣評分,從沒什么關注度的輿論環境中找到了“豆瓣高分”這第一個傳播擴散立足點。以上這幾部作品,最后都成了同檔期內數得上號的“爆款”。

所以現狀是:豆瓣評分仍然重要,水軍的問題也確實越發嚴重。

2豆瓣評分水不水,不可避免會成為“羅生門”?

對普通觀眾而言,我們不得不去適應這樣一種“新常態”去看待評分:豆瓣評分的可信度,會隨著具體項目的不同而出現越來越大的浮動。

對于沒有一線流量明星出演、制作成本也不高的影視項目,豆瓣評分受到的干擾是有限的,不會有那么大的利益需求去驅動大量水軍出動,所以對于英美劇、文藝電影和幾乎所有非國內院線電影而言,只要不涉及一些敏感議題,豆瓣評分仍然是比較真實的作品質量反饋。

對于那些有爭議特別大的流量明星出演的影視作品來說,路人觀眾的“最佳姿勢”或許是“無視豆瓣評分”。戴清所說的水軍對評分的“噪音”和“破壞”,在這些條目中最為集中,豆瓣要么遲遲不開分,要么開出一個五星黨和一星黨“神仙打架”的分數,對路人觀眾來說基本失去了參考意義。

而對于一些特定內容來說,豆瓣評分的可參考性也要打折扣:比如在紀錄片和番劇領域,豆瓣基本很容易進入“高分模式”,而在恐怖題材、懸疑題材上,豆瓣評分又會普遍苛刻許多——個性化和小眾題材中常見自來水和自來黑,同樣會影響評分的可參考性。

如果深入想一想或許有些悲觀,豆瓣評分杜絕水軍大概率是不可能的——對于那些內容投入精力較多、偽裝得比較好的水軍評論,鑒別是“難上加難”的。

因為從本質上來說,所有的正常文藝評論也都是每一個個體的“偏見”,每個人都有權利喜歡或者不喜歡某一部作品,水軍因為利益預設立場,干擾了評分對大眾感受的真實反饋,但要鑒別一個個看起來有理有據的評論是水軍還是真實用戶,可能也確實是在難為豆瓣。

而現在整個影視評論風氣其實也在變得更加極端化,不是捧上天就是恨不得喊打喊殺,這既是飯圈思維擴大帶來的惡果,也是“兩極管”思維對中間聲音生存空間的擠壓——“打個一星/五星中和一下”,也成了不少極端評分的說辭。

豆瓣自己當然早已意識到評分公信力的價值,不會袖手旁觀。畢竟阿北在2015年12月18日的文章《豆瓣電影評分八問》里就說了,豆瓣電影評分的主旨和原則,是“盡力還原普通觀影大眾對一部電影的平均看法”,“我的同事大都知道和評分中立原則偏離是極端嚴重的錯誤”。而對于水軍問題,他認為:“水軍是有的,但豆瓣評分很難刷得動……所有能判斷屬于非正常評分的一概不算?!?/p>

但從“超前評分”和大量黑粉大戰現象出現來看,阿北在2015年的自信可能還是低估了飯圈龐大需求造就的水軍產業鏈。對于現在主打真實賬號和精心撰寫評論的水軍群體來說,豆瓣恐怕越來越難憑算法去判斷什么是“非正常評分”,如果要在這中間投入更高級別的人力和技術資源,而以豆瓣的商業化節奏,顯然并不會從中得到相匹配的商業化收入,因此也是不現實的。

相較于豆瓣評分的強大影響力,豆瓣自己恐怕會越來越沒有能力去承擔起相應的維護責任。“超前點評”現象表明,和水軍的斗智斗勇中豆瓣未必占據上風,只不過在許多情況下,大眾對于那些受水軍影響的評分結果也沒那么在意罷了。

3 結語

豆瓣評分有如今的地位不是一日而就的,公信力的倒下也不會來的那么快,但豆瓣絕對不應該習慣于評分中“水軍崛起、粉黑大戰”的現象,這對豆瓣評分在一般觀眾群體中的參考價值是強烈的傷害,是需要避免的“壞未來”而非“中立原則”的一部分。盡己所能去優化算法甚至在產品層面進行創新都是必要的,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此外,評價環境的改善也是每一個個體的事情,如何去以更公正健康的視角去看待評分,看待明星和作品、批評和贊美,這是整個網絡評論風氣如何改善的問題,遠不止關乎豆瓣。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