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今年巨無霸醫療IPO誕生,市值2000億,背后有位華人科學家

百濟神州再次IPO敲鐘,首家“A+H+N”三地上市的生物醫藥企業誕生。

投資界消息,今日(12月14日),百濟神州正式回A股登陸科創板。此次發行價為192.6元/股,發行后總股本是13.5億股,開盤破發跌超8%,截止發稿,總市值約2200億。

百濟神州的背后站著兩位男人——王曉東和歐雷強。王曉東從北師大畢業后就赴美留學,后來他建立了自己的實驗室,研發成果對癌癥等疑難雜癥的治療意義非凡。后來,王曉東回國創辦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簡稱“北生所”),憑借在細胞凋亡領域的成就,41歲的王曉東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后來開始了創業歷程。

時至今日,百濟神州已經成了抗癌藥霸主——旗下有三大核心產品,布局了白血病、淋巴瘤、非小細胞肺癌、鼻咽癌、卵巢癌、輸卵管癌等多種血液瘤和實體瘤。盡管2020年營收近50億元,但百濟神州仍尚未盈利。

一路走來,百濟神州深受VC/PE青睞。令人驚訝的是,從2004年A輪融資開始,高瓴就沒有缺席,還是百濟神州在中國的唯一全程投資人。百濟神州的野心是成為全球性的創新藥企,如今完成三地上市,依然只是漫漫長征路的一個開始。

兩位男人聯手創業

做出中國抗癌藥巨頭,市值超2000億

百濟神州的背后,有著一對黃金搭檔——王曉東與歐雷強。

1980年,王曉東考入北京師范大學生物系就讀,1985年赴美留學,后來拿下得克薩斯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學位并從事博士后研究。1995年,王曉東建立了自己的實驗室,開始從事細胞凋亡研究,獲得多項重大突破,對癌癥等疑難雜癥的治療意義非凡。

2003年,王曉東應邀回國創辦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簡稱“北生所”)。次年,憑借在細胞凋亡領域的成就,41歲的王曉東“低齡”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是新中國培養出來的第一個獲此殊榮的科學家。

歐雷強則是美國典型的精英創業者,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和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第一份工作是在麥肯錫,業務涉及給中國公司提供咨詢服務,正是這份工作經歷,讓他對中國有了初步接觸,之后慢慢變成了“中國通”。

離開麥肯錫后,歐雷強曾在腫瘤藥公司Genta擔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創辦并成功出售電信消費研究公司Telephia。2005年,歐雷強回歸生物制藥行業,在北京成立了從事研發外包(CRO)的保諾科技,公司就在王曉東創辦的北生所附近。2009年,歐雷強以7700萬美元的價格,把保諾科技賣給了美國CRO企業Pharmaceutical Product Development。

2010年,王曉東和歐雷強在一場朋友聚會上相遇。當時正好有投資人邀請王曉東出山,去美國做一家生物技術公司,他便想拉歐雷強入伙,二人一拍即合,立志做出全球最好的抗癌新藥。不過,歐雷強十分看好中國生物醫藥的巨大前景,說服王曉東留在了中國,2011年2月,百濟神州誕生。

要做到全球最好,百濟神州自然把所有配置拉到了頂格:業務上,靶向和免疫療法雙管齊下、10多個新藥同步研發;硬件上,投資上億元購置全球最好的儀器設備,組建世界一流實驗室;團隊方面,不惜重金從默沙東、輝瑞、強生等跨國巨頭中聘請管理、研發骨干,還組建了50多人的藥檢團隊,這樣的規模超過了很多跨國藥企。

巨大的投入在研發成果上得到了回報,2013年,德國老牌制藥企業默克合計出資4.65億美元,買下百濟神州研發的兩個靶向型藥物BGB-283和BGB-290的海外市場開發權,這筆龐大交易一時震動了整個中國醫藥行業,創造了我國新藥研發史上的一個里程碑。2019年,百濟的BTK抑制劑澤布替尼獲得美國FDA批準,成為我國首個在美獲批的中國創新藥,實現了本土新藥出?!傲愕耐黄啤?。

更令人驚訝的,是資本市場對這家公司的青睞。2016年初,美股迎來資本寒冬,中概股掀起私有化退市潮,百濟神州卻逆勢登陸納斯達克,成為首個登上納斯達克的中國創新型生物科技公司;2018年,港交所新規“允許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百濟神州又順勢登陸港股。

截至12月14日,百濟神州美股市值已達263億美元(1675億人民幣),港股市值達2132億港元。今天,百濟神州成功登陸科創板,市值約2200億元,成為了首家在美股、港股以及A股三地上市的企業。

2800名研發人員,一年進賬近50億

但至今尚未盈利

百濟神州,憑什么撐起2000億市值?

招股書顯示,百濟神州起源于北京,是一家全球性、商業階段的生物科技公司,專注于研究、開發、生產以及商業化創新型藥物。

截至目前,百濟神州的商業化產品及臨床階段候選藥物共有48款,包括 10款商業化階段藥物、2款已申報候選藥物和36款臨床階段候選藥物。它在海外已上市產品數量、海外已獲批國家及申報的數量、海外臨床試驗開展數量、海外臨床試驗入組人數等方面,均明顯領先于其他同類公司。

從研發管線來看,百濟神州布局了白血病、淋巴瘤、非小細胞肺癌、鼻咽癌、卵巢癌、輸卵管癌等多種血液瘤和實體瘤。既覆蓋了PD-1/PD-L1、BTK、PARP1、PARP2、TIGIT等多個熱門靶點,也涵蓋了BCL-2、OX40、HPK1等不算擁擠的賽道。

其中,已有3款自主研發藥物已經開始商業化銷售,它們分別為百悅澤®(BRUKINSA®,澤布替尼膠囊,zanubrutinib)、百澤安®(替雷利珠單抗注射液,tislelizumab)和百匯澤®(帕米帕利膠囊,pamiparib),這也是百濟神州的核心產品。

展開來看,國產BTK抑制劑百悅澤®(澤布替尼)是第一個中國自主研發并獲美國FDA加速批準上市的抗癌新藥,同時也是第一個中國自主研發并獲美國FDA突破性療法認定的抗癌新藥、第一個獲中國國家藥監局附條件批準上市的;抗PD-1單抗百澤安®(替雷利珠單抗注射液)是國內首個獲得附條件批準用于治療尿路上皮癌;PARP 抑制劑百匯澤®(帕米帕利膠囊)是國內首個獲批用于治療涵蓋鉑敏感及鉑耐藥復發卵巢癌患者。

和同類藥企相比,百濟神州一直以研發國際化程度高而被業內外認可,它的研發投入遠遠高于同行業其他上市公司,2021年前三季度研發費用高達65.21億元。截至2021年11月4日,公司共擁有研發人員超2800名。

巨額研發投入以及市場推廣費用,意味著百濟神州還是一家尚未盈利的公司。招股書顯示,百濟神州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6個月營收分別為13.1億元、29.54億元、21.2億元以及48.9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7.48億元、-69.28億元、-114億元以及-24.93億元。

預計到今年年底,百濟神州將有至多12款產品上市。與此同時,百濟神州還積極拓展出海業務,截至今年3月,百濟神州已在超過35個國家和地區執行超過100項計劃中或正在進行的臨床試驗。典型案例是,今年,百濟神州與諾華就百澤安在北美、歐洲、日本等多個國家的開發與商業化達成授權合作協議,首付金額高達6.5億美元,總交易金額超過22億美元,刷新了中國本土創新藥單品授權合作最高首付和總交易金額的記錄。

美股上市后漲了10多倍

高瓴8輪全程陪伴,VC/PE陣容豪華

一路走來,百濟神州離不開VC/PE們的助力。

百濟神州是高瓴美股持倉中的第一大重倉股,在港股市場,高瓴旗下Hillhouse同樣重倉,其半年報顯示,Hillhouse持股比例為11.12%。根據招股書,目前高瓴是百濟神州的第三大股東,高瓴及其子公司合計持有百濟神州1.47億股股份,占已發行股份總數的12.21%。其中,安進為第一大股東。

時間回到2014年11月,百濟神州完成7500萬美元A輪融資,投資方為高瓴和CPE源峰。半年后,又完成9660萬美元B輪融資,投資方中再次出現了高瓴和CPE源峰的身影。在港股上市前,百濟神州引入4名基石投資者中,高瓴再次出現,和它一同出手的還有GIC等。2020年7月,百濟神州又獲得20.8億美元股權融資,其中,高瓴再次加碼。據媒體報道,此次股權融資創造了全球生物科技領域最大金額股權融資,高瓴以不低于10億美元份額的認購。

不止投資,同年9月,百濟神州子公司百濟神州生物藥業和珠海高瓴簽署了一項貸款協議,總貸款額度人民幣5億元。其中,4億元用于償還與民生銀行的貸款本金和利息,另外1億元用于日常資金用途,并且這1億元的貸款年化利率只有5.75%。

令人驚訝的是,從A輪融資開始,高瓴沒有錯過百濟神州的任何一輪融資,成為這家公司在中國的唯一全程投資人。

當然,百濟神州也沒讓背后的投資方失望——在美股上市時,百濟神州發行價為24美元,上市首日上漲18%,報收28.32美元。截至A股IPO前,百濟神州美股股價為283.29美元,上漲將近12倍。A股IPO前,百濟神州在港股市值為2132億港元。此次回A,百濟神州市值超2000億,有望比肩恒瑞醫藥。

此前在資本市場上的良好表現,也吸引了PE巨頭淡馬錫的注意。今年三季度,淡馬錫也大幅買入百濟神州。從持倉比例變化來看,百濟神州為其第二大買入標的。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知名機構參與了百濟神州此次科創板IPO戰略配售,其中,社?;皤@配8902萬元,中國保險投資基金(有限合伙)獲配9.27億元,中央企業鄉村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獲配9.23億元,阿布達比投資局獲配4.64億元。

回顧百濟神州的歷程,王曉東經歷了從科學家到創業者的身份轉變。除去百濟神州,他還相繼創辦了三葉草生物、維泰瑞隆等生物醫藥企業,將研究成果從實驗室帶向現實世界。剛剛過去的11月,疫苗企業三葉草生物站上了港股IPO敲鐘舞臺,作為三葉草生物的聯合創始人,王曉東因此又收獲一個IPO。而對于百濟神州,截至2021年12月8日,王曉東及其近親屬持股數量為2120.5萬股,按照發行價計算,王曉東的身家將超過40億元。

談及創業,王曉東認為最重要的是初心和理想?!拔覀兊膭恿κ鞘裁??是我們看到了一個現象,因為大量創新藥由海外公司研發,中國人用不起好的藥物。百濟神州的誕生,就是要為中國人做最好的抗癌藥?!?/p>

百濟神州已經走過十年,正如王曉東所言,生命科學產業是永遠的朝陽產業,在中國,這個產業將會迎來更加快速發展的新十年。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