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玲娜貝兒的粉絲,一邊喊下頭,一邊瘋搶圣誕款

迪士尼最新的財富、流量密碼,熱搜上的???,被廣大粉絲親切稱呼為“兒兒”,出生兩個多月的玲娜貝兒,狐生第一次遭遇了“翻車”。

近日,有游客稱玲娜貝兒在互動中“態度不好”,之后“玲娜貝兒被指不尊重游客”“玲娜貝兒塌房” “玲娜貝兒下頭”等話題登上熱搜。

之后,更多人發布了玲娜貝兒“黑料”視頻,比如女游客不耐煩、對男游客花癡,粉絲甚至分裂成了不同“內膽”——即不同人偶扮演者的“唯粉” 。

但就像大部分人不理解玲娜貝兒為什么突然成為頂流一樣,他們依舊不理解,一個IP玩偶還會遭遇“塌房”危機、還能引發粉絲的爭論。

在現實的娛樂圈頻頻“塌房”后,“不塌房”的虛擬偶像等概念被提出。但是,一方面這些形象背后還存在真人的操作,比如人偶的扮演者,虛擬形象的背后的算法、“中之人”(屏幕外“扮演”虛擬偶像的真人);另一方面,它們也被一些極端的飯圈文化影響,逃不開流量的裹挾。

引發爭議的三條視頻

12月5日,有位游客上傳了在迪士尼與玲娜貝兒的互動視頻,視頻中當女游客提出讓玲娜貝兒搖尾巴時,玲娜貝兒擺了擺手表示拒絕,并對游客指著出口的位置,當游客說讓比個心,玲娜貝兒比心后卻做出了往地上扔并連踩了幾腳的動作。

這位游客反映,自己在生日時為了見玲娜貝兒,在上海迪士尼排了兩個小時的隊,然而玲娜貝兒十分不友好的態度讓這位游客有些失落。

引起爭議的不止這一個視頻。在另一個網友曝出的視頻中,一位女游客想和玲娜貝兒合照,隨后玲娜貝兒多次跺腳、捂臉提醒這位游客站到黃線外;最終合照時,玲娜貝兒也不愿意和游客近距離合照,而是雙手交叉在胸前,遠遠地站在一旁。

然而在另一個視頻中,玲娜貝兒在和男游客互動時,不僅興奮地蹦蹦跳跳,還開心得捂嘴笑起來,做出發射愛心彈弓的動作,儼如一個“小迷妹”。

雖然有一部分網友解釋玲娜貝兒只是在用“生氣”動作,提醒游客站在黃線外面。但有更多網友認為花了錢就應該享受到應有的服務。玲娜貝兒的區別對待,也讓不少網友表示“下頭”。

另外,還有一部分網友認為“玲娜貝兒沒有錯,錯的是里面的人”,“內膽行為不要上升到外殼”。

“內膽”指這些玩偶的扮演者。細心的粉絲發現玲娜貝兒不同扮演者身高不同,玩偶服穿出的效果也不同,因此把不同扮演者稱呼為“堆堆”“七七”“九九”。

他們總結幾個扮演者不同的特點:七七是大大咧咧,九九是清清甜甜,堆堆是活潑好動。對于此次出現的雙標事件,很多粉絲認為是新來的“呆呆”演員造成的。

因此,有極端的觀點認為,“呆呆”毀了先前三位演職人員的努力。

而據《正面連接》報道,人偶扮演者月薪在6000元左右,“大部分演員都不會只扮演一個角色”,但迪士尼的規定是“不能讓游客意識到人偶里是人”“不允許和游客有特別的互動”。

玲娜貝兒為何如此“有魅力”?

玲娜貝兒是上海迪士尼在國慶節前夕推出的全新IP形象,根據迪士尼的設定,玲娜貝兒是一只充滿好奇心、熱愛思考的小狐貍,她擁有蓬松而毛茸茸的尾巴,耳朵上別著一朵美麗的蘭花。

在官方設定里,達菲在森林里迷路時,遇見了玲娜貝兒,她拿出放大鏡找到了達菲身上的花籽,從而成功將達菲送回米老鼠身邊。米奇為了表示謝意,將手中的蘭花送給了玲娜貝兒。就這樣玲娜貝兒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達菲家族”的第七位成員。

據了解,9月29日“出道”當天,上海迪士尼為玲娜貝兒舉行了隆重歡迎儀式,米奇和他的朋友們以及達菲、雪莉玫、杰拉多尼、星黛露、可琦安和奧樂米拉都前來捧場。

而當天游客為了買到玲娜貝兒的周邊需要排隊3個小時,毛絨玩具和鑰匙扣周邊一度出現門店斷貨的情況。在周邊玩偶開售當天,更有明星為其做宣傳,趙露思、徐藝洋、SNH48孫珍妮等明星紛紛曬出與玲娜貝兒的合照。

上海迪士尼樂園還將探險島內達菲和朋友們的主題餐飲及購物場所——部落豐盛堂,打造成為玲娜貝兒的專屬空間。

憑借著可愛的形象,玲娜貝兒還收獲了“川沙妲己”的稱號。抖音、B站、小紅書、微博等可以頻頻見到玲娜貝兒的身影。

玲娜貝兒火出圈的,還有她各種可愛的互動動作,比如打電話,踩縫紉機,裝小松鼠,對不文明的游客“拔劍”,揪尾巴上的狐貍毛送給游客等。

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玲娜貝兒已經成為了社交媒體的“頂流女明星”:玲娜貝兒在小紅書已有近600萬篇筆記,抖音上相關視頻超過3.6萬個,播放量累積相加超16億次,而微博“玲娜貝兒”超話閱讀達到6.1億。

由玲娜貝兒角色衍生出來的周邊商品一上市就被搶光。據媒體報道,毛絨公仔、掛件等多款產品供不應求,賣至缺貨,原價219元的公仔更是被黃牛炒到了2288元,溢價近10倍。

不僅如此,市場上還衍生出了相關鑒真服務、“改娃”服務等。在某二手平臺上,有不少人稱可提供玲娜貝兒公仔鑒真服務,收費多在2元左右,消費者只需按要求提供照片即可。

隨后衍生出的玲娜貝兒“改娃”,可為玲娜貝兒公仔提供裝骨架、改眼睛、做鼻子、調嘴巴等服務,收費也根據要改的項目來算,其中裝骨架收費最高,60-150元不等,也可以根據部位組合成套餐,收費則直接按套餐價算。

IP人物周邊銷售早已成為迪士尼重要的重要營收來源。根據2017年財經網的報道,上海迪士尼樂園的二次消費收入幾乎和門票收入持平,其中,游客在迪士尼樂園內購買紀念品周邊的支出占到了整體支出的第二位。

今年6月上海迪士尼度假區5周年之際公布的數據顯示,自開園以來,園區已累計售出毛絨玩具超過577萬個。

不只是玲娜貝兒,同系列的星黛露被推出后,一度成為香港迪士尼繼米奇系列后的第二大暢銷商品。上海迪士尼曾表示,若把18年至今售出的星黛露主題商品疊加起來,其總高度相當于119座珠穆朗瑪峰。

虛擬偶像也會“塌房”

無論是爆火的玲娜貝兒,還是星黛露等達菲家族成員,和唐老鴨、米老鼠等迪士尼經典IP不同,達菲家族背后沒有故事支撐。

有人曾統計,從1923年至1940年期間,迪士尼創作了多個經典動畫角色,所圍繞的也有各種精彩的童話故事,故事所傳遞出的價值觀,讓這些角色深入人心。

玲娜貝兒短時間內的爆火本就讓人質疑:這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能火多久?事實上,不只是玩偶,虛擬偶像也不乏“塌房”的案例。

12月4日,虛擬主播領域的Kizuna AI(中文名絆愛)發布視頻,宣布將于2022年2月26日的“hello,world 2022”演唱會后無期限停止活動。

“絆愛”已經出道5年,被譽為“世界第一個虛擬主播”?!敖O愛”原本只有一位名叫“春之望”的中之人,所謂中之人,是指穿著動作捕捉服,以聲音、表情、動作等方式“扮演”虛擬偶像的真人。

但“春之望”火了后,運營公司A8希望將絆愛“分身運營”,加入了四個新的中之人,結果被粉絲反感抗議,不僅粉絲數掉了近十萬, A8也遭到V圈(即以vocaloid為起始的虛擬歌姬圈子)的抵制。

雖然是虛擬偶像,但“中之人”是存在于現實世界的。此前,hololive旗下的兩位虛擬偶像的中之人發表了傷害中國粉絲的言論,導致hololive所有日本虛擬偶像被撤出中國市場。

在國內,虛擬偶像的發展也遭遇波折。

去年,國內第一個五人虛擬女團A-SOUL在出道前,樂華CEO杜華就曾放話自己的虛擬女團永遠“保持身材、永不戀愛、準時打卡、按時營業、支持杜媽”,將“不塌房”當做了A-SOUL的最大賣點。

而A-SOUL依然采用的是“中之人”扮演的形式,由于“中之人”群體尚未有明確統一的管理和培養體系,因此也增加了極大的風險性。

此前有粉絲根據A-SOUL直播中透露的信息推測出五人皆是大學在校生,成員向晚疑似被扒出了“中之人”身份,有網友順藤摸瓜,扒出了她的社交媒體賬號、并將其長相與喜好公布于眾。

即便官方否認了這一消息,但也因此引發了“脫粉”或者攻擊“中之人”不專業等問題。

不過,雖然迪士尼玩偶、虛擬偶像存在各種爭議,但依然是財富和流量的密碼。

12月12日,迪士尼線上推出了“2021達菲和朋友們圣誕系列商品的發售”,但因訪問用戶過多,系統一度崩潰,“迪士尼”、“迪士尼預約”也登上了微博熱搜。

“常規款玲娜貝兒毛絨玩具”、“2021圣誕系列玲娜貝兒毛絨玩具”以及“2021圣誕系列玲娜貝兒毛絨玩具鑰匙圈”直接斷貨,原價219元的玲娜貝兒毛絨玩偶轉賣直接漲到2488元,小小的鑰匙圈更是被炒到了上千。

近日,抖音話題度最高的除了“張同學”,還有狂蹭元宇宙概念的虛擬偶像“柳夜熙”:第一條視頻就連續上了3天熱搜,上線3天漲粉230萬,首發視頻超過250萬點贊。截止發稿,憑借4條視頻,柳夜熙粉絲數已經高達759萬,獲贊1603萬。

被流量捧起,被流量裹挾,又被流量吞噬。無論是玩偶還是虛擬偶像,也需要理性追星,需要健康的“飯圈”。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