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反思韋爾奇&董明珠現象:強人式企業家的失敗

GE 140多年的歷史上,有兩個人在中國家喻戶曉,一個是創始人愛迪生,另外一個就是杰克·韋爾奇。在新世紀到來的前后,杰克·韋爾奇在中國作為全球最偉大企業的創造者,受到了中國精英群體的頂禮膜拜。他退休后闡明自己管理思想的著作《贏》,僅中文版不算盜版都賣出了上百萬冊,堪稱是經濟管理類圖書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神話。

時過境遷,之后的20年,GE衰落的消息不斷。今年11月初,GE宣布將迎來一次刮骨療毒式的變革,未來幾年通用電氣將被肢解分拆為三家上市公司,一家醫療、一家能源、一家航空,其中航空發動機將繼承GE的品牌。

有觀點認為,通用被肢解意味著其已病入膏肓;也有觀點認為,這說明通用已經找到了解決自身問題的辦法。

反思GE衰敗的原因,有人認為是功勛CEO杰克·韋爾奇的短視行為所致,當年的瘦身計劃中,砍掉了有可能擔綱公司未來的業務,如半導體。也有人認為是他過度逐利,將公司金融化,讓公司失去了技術創新的基因,而這正是GE最寶貴的。

近些年,讓韋爾奇為GE衰落“背鍋”的言論不少。就連2020年韋爾奇去世時,美國媒體紀念他的文章后面,很多留言也不是對他的敬仰和懷念。一些人詬病他的末位淘汰制,另外一些人把GE衰落歸結于他對股東利益最大化的追求,從而喪失了令企業及時通過早期研發和布局實現迭代的機會。甚至有人把美國制造業的衰落安在他的頭上,因為據說最多的時候,財富500強中有100多家的CEO是從GE走出來的,因而他們把“病毒”帶到整個美國企業。

這種所謂的反思,淡化了韋爾奇主政GE期間創造的輝煌業績。20年間,他把GE帶上了全球企業市值的頂峰,公司市值從120億美元增至4100億美元,年營業額從250億美元增至1400億美元,獲利由15億美元上升到127億美元。

從韋爾奇身上不難看到,雖然“勝利者不接受批評”,但對企業來說,在企業輝煌時交棒,并不意味著蓋棺論定。能否讓接任者接得住、走得遠,也是人們評價企業家的標準之一。

1

不夸張地說,通用電氣的歷史就是美國工業創新史。在愛迪生發明電燈泡和直流供電系統之后,1895年通用電氣建造了世界最大的電氣機車,1896年設計了世界第一臺商用的X光機,1938年發明了世界第一只日光燈,1942年成功制造了美國第一臺噴氣式飛機發動機,1947年發明了世界第一臺雙門冰箱,1957年建立世界第一家核電廠。

從1878年愛迪生建立企業算起,到1981年韋爾奇晉升CEO,GE走過了將近100年的歷史,交接過7次掌門人。

在“大蕭條”到20世紀70年代美國工業化中期的黃金歲月中,GE四處開花,成為一家跨越眾多領域無所不包的巨型公司。而70年代,石油危機和美國經濟從工業化中期向工業化后期轉型的雙重壓力讓美國經濟陷入泥潭。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成功轉型進入工業化后期。韋爾奇帶領的GE及時地找準了這個節拍,通過剝離非贏利業務和裁員大刀闊斧的瘦身,成為這次轉型的帶頭大哥。

如果非要說GE的衰敗和杰克·韋爾奇有關,那也只能說接任者難以接得住極具韋爾奇個人色彩的多元化商業帝國,盡管接任者伊梅爾特是韋爾奇用八年時間精挑細選,親手培養出來的。

2

韋爾奇早在1993年就開始物色接班人,經過層層篩選,1994年選出23人。這些人年齡在36歲到58歲之間,每年董事會都對他們評估兩次。另外還有其他人才發展活動,每次韋爾奇都參加。到了1998年,韋爾奇確定了三位人選,2001年卸任時,韋爾奇最終從中選擇了伊梅爾特。

不過,傳奇很難復制,也不容復制,所謂經營大師,只是在他的時代和他的位置當時做到了最好而已。正如有觀點直言“很多時候,韋爾奇有卓越的領導力,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的領導力卓越在哪里,因而沒有找到跟自己一樣卓越的接班人”。

當2001年伊梅爾特接手時,GE已經成為一家關注短期利潤的相對成熟、財務驅動的多元化企業。而伊梅爾特是個按部就班的接班人,完全按照韋爾奇和董事會的期望做事。他雖然做了一些改變,但沒能扭轉GE整體重金融、輕制造的傾向,反而變本加厲,延續了之前的做法。

按此慣性,2015年,GE耗資123.5億歐元并購法國阿爾斯通;2017年7月,GE又并購了世界第三大油服公司貝克休斯,總投入高達300多億美元。不過,這兩筆并購加速了GE的衰敗,因為那時候全球已經進入能源變革時代。再生能源正蓬勃發展,石油和天然氣價格長期而言處在下滑趨勢中。

GE沒有因并購賺到快錢,反而為自身帶來了巨大風險和潛在的信任危機,并很快陷入經營泥潭。

3

剛順利交班的原海爾掌舵者張瑞敏,他曾說過頗為知名的一句話:“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或許正是張瑞敏洞察到了這一點,他在2005年就提出了符合互聯網時代公司發展戰略的“人單合一”管理模式,并用16年的時間去實踐和不斷迭代,直到今年海爾的各項數據指標都出現高光的時刻,他才正式卸任。為此,張瑞敏的交班沒有引起什么反對聲音,想必繼任者周云杰上任之后也不會出現伊梅爾特式的困擾。

截至目前,國內三大白色家電巨頭中,海爾和美的掌門人均已實現了順利交班,唯有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依然在位,她曾于2018年明確表態:“格力不能更好運營,我絕不交班?!爆F實情況是,今年以來,格力的業績不盡如人意,市值也落后于海爾和美的。所以,董明珠應該不會立刻退休。

眾所周知,董明珠同樣是個傳奇?!皠δ懬傩摹钡乃齻€人能力超強,打造的企業文化也很強,在她的帶領之下,格力電器由一家地方企業發展為了國內家電行業的領軍者之一,并一直在多元化發展,先后涉足手機、汽車等領域。只是,由于她個人對企業的影響太大,多年來在管理方面的沉淀又乏善可陳,現年已67歲,卻依然面臨著諸多挑戰,使得交班成了“老大難”問題。

近一段時間,她宣稱正在培養自己22歲的美女秘書,似乎在回應接班問題。不過,明眼人都清楚這是她為帶貨使出的營銷新招。不容忽視的是,2020年8月,格力副總裁兼董秘望靖東辭職,2021年2月,格力執行總裁黃輝辭職。這兩位曾被外界視為董明珠的潛在“接班人”,卻在關鍵時刻先后出局,這多少讓我們對董明珠將來的交班又捏了一把汗。

GE的衰落,源于伊梅爾特的洞察力不足,以及韋爾奇時代超級成功帶來的短視和功利文化的副作用。多年之后,GE最終被道瓊斯指數剝離的時候,很多人把這種衰落認為是韋爾奇埋下的隱患?;仡欗f爾奇交班的過程和結果,不由讓人感嘆,企業家應該能夠建立起管理體系,得讓接班人能夠駕馭整個企業。如果交給繼任者的是一個體系龐雜,主要靠企業家個人能力和資源才能駕馭的企業,即便當時企業風生水起,時間一長也難以掌控。

韋爾奇的交班經歷還讓我們意識到,接班人的選擇問題存在一個悖論,那就是上一代企業家越是杰出,接班人越是難選,“弄砸了”的概率也越大。如果這個杰出企業家不重視機制建設,不從長計議,即便提前物色接班人,煞費苦心進行培養,最終也只能事倍功半。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