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流量下的哈爾濱:探店、暴富和人性的生意

新一輪東北”工業革命”?

每個城市都有個未解的謎題。

就仿佛不知道北京缺了多少便利店,上海還能容納多少咖啡館一樣,需要多少店才能夠哈爾濱的美食博主進行探店,這個答案沒人知道。

沒有人想到,一個人口1000萬,GDP約5000億,堪堪等于深圳龍崗區,排名已經快要掉出中國城市50強的省會城市,可以在探店這個古老又全新的領域實現彎道超車。

說探店古老,那是因為最早的探店在電視和紙媒的時代就存在了,走進一家美食店吃吃喝喝點評一番,看似人人都會;說探店全新,那是因為能靠探店賺到大錢,是從去年短視頻平臺全面入侵本地生活開始。

哈爾濱現在號稱坐擁“8萬美食博主”,這里散發出的不僅僅是食物的味道,更是來自互聯網的流量氣息。

01 月入百萬的美食探店生意?

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我哈爾濱的好朋友跟我說:哈爾濱是東北話口音最輕的地方,基本上聽不出來東北味。到了短視頻時代,看過探店視頻才明白——什么叫口音輕,這口音輕得比宇宙的盡頭鐵嶺都重。

原因無他,短視頻平臺上的哈爾濱并不是黑龍江的哈爾濱,而是全球東北人的精神故里和美食天堂。

反正那300塊錢一盤的香腸大拼盤,98塊錢的鐵鍋燉大鵝,108塊的大牛筋鍋,還有什么毛肚涮麻辣燙烤腰子手撕羊排刀削面大拉皮,讓這個號稱“東方小巴黎”“遠東莫斯科”的中國最北邊的省會城市,到處都是十年以上的老店,充滿了蛋白質碳水化合物的味道,以及嗓門大語速快的博主們。

哈爾濱美食包羅萬象,到處都是老字號

仿佛整個東北,飯量最好,最能講段子的民間美食家都聚集到了哈爾濱,來為全國人民科普美食。

不過,當博主能賺錢,這個道理我是懂的,但當聽說探店運營可以月入百萬之后,我就懵了。

誰說東北沒落了?起碼在這一點上,東北何止“文藝復興”,起碼已經到了新一輪“工業革命”階段。

來自MCN專做探店業務的高小風篤定地告訴我:確實是月入百萬,紅利風口正是時候,月入幾十萬不值一提。

我看著他手腕上晃眼的綠水鬼,也就信了。

畢竟三年前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自稱靈活就業人員,現在我要尊稱他一聲:高總。

夜幕下的哈爾濱被燒烤煙熏出來的霧氣圍繞,在這種被食物充盈的時空中,高小風帶我去了一家爆火的哈爾濱網紅小盤烤肉店,到了才發現居然連個招牌都沒有。

“這家就是我給他們做的運營,這生意和之前比翻了一倍都不止,設定就是犄角旮旯的神秘小店?!?/p>

看著這“敘利亞風”的就餐環境和絡繹不絕的就餐人群,我默默咽了下口水。

流量紅利的力量如此之強,簡直讓人措手不及。想到自己在短視頻平臺上的每一次點擊都是給博主們貢獻金錢,下一次,我的滑動也會稍微謹慎那么一點。

高小風現在有個二十幾號人的團隊,卻接了百來號商家的營銷套餐,最便宜套餐的一個月2萬起。

我覺得2萬塊錢的推廣套餐是不是有點太親民?

非也,高總耐心解答:畢竟一家路邊米粉店的月流水也才10萬塊左右。

比如一家米粉店30塊錢的平均客單價十五張桌子,一天收入4000多塊錢,約莫每個月能有百分之四十的利潤,再從中拿出個一兩萬塊錢做做營銷,已經是老板精打細算出來的結果。

“所以并沒有老板為了流量導致自己入不敷出的情況?”

“除非老板傻了?!?/p>

餐飲業基本上都是個體老板,怎么會不好好算算自家生意這本賬呢?并不存在老板為了流量弄得小店血本無歸,本末倒置最后關門大吉的故事。如果存在,那就是老板的小學數學沒學到位。

每個老板都有自己的小賬本,里面的賬目關乎自己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算得比你我的雙十一購物車清楚得多。

高總拎著瓶哈啤順便向我介紹了下:如何每月只花2萬塊錢就能讓一家門店成為爆紅的網紅店。

“要的就是一個詞兒:熱鬧,只要場面給撐熱鬧了,就不愁沒人來?!?/strong>

如何讓場面看起來熱鬧,講究的就是虛實搭配,真真假假,既有本地博主親自探店,也有網絡水軍一擁而上,既有精美虛假的擺拍,也有直白真誠的贊美。

只要30個探店博主,就足以在氣勢上打造出下一個文和友。

粉絲少的博主收費并不貴,往往幾百塊就夠了;幾十萬粉絲的博主請一兩位足以,一兩千塊錢就也差不多。

畢竟可以白吃白喝,這種工作比遠在祖國南端的深圳三和大神每天的日結工作輕松太多。

想來深圳和哈爾濱一南一北,橫跨中國,卻都有同類的一群人—— 都是看透了生活的本質,選擇做生活的主人,人在家中躺,飯從天上來。

我看著高總舌燦蓮花口若懸河,不知道是哈爾濱的夜里晚風太涼,還是啤酒太冰,有種虛寒的感覺在胃里翻涌。

02尚未“文藝復興”,先來"工業革命"

哈爾濱是一個復雜的城市。

探訪哈爾濱的大街小巷,時常會令人產生恍如隔世的錯覺,城市上空劃著一道由圓穹頂、帳篷頂、尖塔樓和金瓦重檐組成的天際線。那些拜占庭式的、哥特式的、韃靼式的和黃瓦朱垣的建筑們,還籠罩著巴洛克、日式或者中式的外衣。

這里曾是移民者的天堂和淘金者的目的地。

19世紀末隨著中東鐵路的興建,大批俄國鐵路工程技術人員、護衛隊及其家屬來到哈爾濱,從山東、直隸等地闖關東的百姓也來到這里謀生。這使哈爾濱的人口數量驟然增長。

中東鐵路示意圖——哈爾濱在中心位置

當中國的大部分城市都是還是土樓城墻的時候,20世紀初的哈爾濱已經是人人向往的富貴鄉。

這座城市在時代的塵埃中曾經喧囂不止,又在新世紀市場經濟大潮中又幾近失語。

直到近年一批一批的東北創作者出圈,喊響了東北文藝復興的口號。

不過,一個抖音張同學,一個脫口秀李雪琴,還不能撐起沒有產業革新基礎的東北文藝故事。

直到看到探店,我恍然大悟——在東北的精神首府哈爾濱,才能找到一切問題的答案。

根據蟬媽媽數據,篩選出經過認證的哈爾濱美食探店達人有184頁,一頁50個,合計9200人,還沒涵蓋那些粉絲量少的小博主。

當前探店有兩個門派:一個是圖文派,一個是視頻派。

圖文派的主力軍是高顏值,核心精髓是擺拍和修圖,陣地是18年的小某書,17年的某點評。不過那個時候賺不到錢,只能讓人吃吃霸王餐,賺個車馬費。

圖文派的基本上都是高顏值美食

視頻派的扛把子是表演天賦,核心精髓是真吃的過程和高頻的語言輸出,陣地是各大短視頻平臺。

而哈爾濱博主正是在視頻時代出圈了。

畢竟圖文根本沒辦法體現東北人的獨特優勢,到了短視頻時代,才是天賦值都被點到了語言上面的東北人發光發熱的時候。

或許你看過那種老舊的探店節目。記者加攝像師傅,帶著一堆裝備沖入了早就嚴陣以待的店鋪,

這種四平八穩的探店在東北早就過時了:這哈爾濱這片熱土上,每個探店博主都有自己的人設。

有人的人設是愛妻,每次的口頭禪都是:帶著媳婦去整點好吃的,吃完麻辣燙還要準備一個愛馬仕當驚喜;有人的人設是較真,隨身必備一個電子秤,一定要看看店家的肉夠不夠斤數;有人的人設就是能吃,大胃王轉身變成探店博主,空口吃三個大肘子毫不含糊。

吃著麻辣燙就掏出愛馬仕項鏈送老婆的寵妻人設

從這個角度來說,哈爾濱美食博主這個職業,是一個難得可以靠實力不靠美貌營銷出圈的行當。畢竟如此多的蛋白質和碳水,一位妙齡少男或少女很難消化。

事實就是,在哈爾濱最紅的兩位女性博主,都是目測體重160斤以上的,看起來健康略微堪憂。而男性博主們也各個被自己吃下去的巨量食物塑造成了應有的形象。

哈爾濱的美食中的肉量讓人乍舌

食色性也。除了帥哥美女,食物就是人類最本能的追求。

在探店江湖里面,之前一直是圖文派領先,直到視頻派后來居上。原因無他,博主們能賺到錢了。

賺錢的方式不再是兩三百的車馬費,而是短視頻平臺背后的分傭系統。

月入百萬的探店號運營者,并不是我們熟知的KOL,他們藏在你不認識的每一個小號背后。對每件賣出去的商品抽取傭金,而傭金比例至少5%,多則20%。

本地商家后臺銷售的分傭數據,分傭比例超過10%

高小風看我一副土包子的模樣,掏出手機給我看了幾個小例子:不止哈爾濱,你們上海上個月奈雪搞推廣活動,就很多博主賺翻了。

有個博主曬了下自己的戰績,這位博主一條推廣奈雪的視頻賣了2萬個100抵150的折扣券——也就是銷售出去200萬的貨值,按照保守最低估計提成5%來算,一條視頻大約可以分成10萬塊。

小博主也能一條視頻賺10萬

而這個博主只有1000個粉絲。在抖音這樣的動輒幾百萬上千萬粉絲的流量平臺來看,她只能算個底部的小博主。多個號的運營者一個月能從中賺到百萬,并不奇怪。

靠著一部手機和一張嘴,就可以振興經濟,促進就業,人的生產力提高至此,讓我等群眾簡直嘆為觀止。

03 流量下的實體經濟

店家的客流量驟增,博主抽了傭,顧客還買到了便宜套餐,這個三贏的局面看起來簡直皆大歡喜。

你問我誰虧了?

那必然是沒有看短視頻探店的你我他呀。

“那對消費過程中的貨不對板,缺斤少兩,你怎么看?”

畢竟49塊錢4個葷菜4個素菜的火鍋套餐,我在上海會以為是個單人份麻辣燙。

短視頻平臺上的團購套餐便宜到難以置信

高小風胸有成竹地告訴我:那這一定是市場擴張過程中無序的正常表現。

按照這個邏輯:如果你的買到了99塊錢6斤的小龍蝦套餐,卻吃到了發黑的蝦,那一定是調料染色;如果吃到了一根疑似草根的植物,那一定是高端調料香茅草Lemon grass;如果排了3個小時隊最后坐到了外面吹冷風,那也一定是店家為了照顧顧客體驗的無奈之舉。

亂象不斷,卻沒人來得及管,畢竟風口那么短暫,賺錢不等人。

哈爾濱探店的高光時刻都集中于一家餐廳——名叫:食拿酒穩,一個只有七張桌子的小龍蝦飯館,卻串起來了東北的探店江湖劇。

哈爾濱美食探店界出圈事件——食拿酒穩

關于這家店到底是不是一家好店,引起了各方博主的大混戰。

有博主A聲稱這是小龍蝦界的良心夫妻店,有博主B說這是黑白不分的路邊小攤。你來我往,好不熱鬧,紅白臉輪番登場,主持正義的,渾水摸魚的,自黑上位的,澄清解釋的,不變的是始終如一的正義臉孔。

每個人都信誓旦旦地進行回應,聲稱自己的視頻都是事實,對方的是剪輯和偽造。

在這個不論圖片還是影像都能作假的年代,想通過探店獲取一份真實良心的體驗感,可能也是另一種奢望。唯一真實的是洶涌增加的流量在視頻跳動中翻滾。

或許漠河的舞廳里面有獨舞的老人,但哈爾濱的飯店里面卻沒有真實的美食。

這出哈爾濱羅生門,是好萊塢編劇都寫不出來的精彩與反轉,帶著這個北方城市特有的濃重煙火味道,讓人回味出21世紀進入短視頻時代之后的一縷嘆息。

最后我問高小鳳:這紅利還能持續多久?

高小鳳笑了笑:不會太久,大概一年多吧。市場總是會變得規范起來的,到時候還是好的內容會更持久,現在還想入場只能靠快,靠搶。

04 人性的生意最好做

不管你喜不喜歡,總能在信息快餐時代無意識的滑動里找到滿足胃的下一個快樂老家。

流量的速度太快,探店博主的勢力范圍太廣,導致普通人都已經躲不過無孔不入信息的沖擊。

人類對于信息匱乏的恐懼感,是從進化中帶來的,連帶著對囤積脂肪的渴望一起,構成了生物基因里的本能反應。

追逐信息和尋求食物,這兩者完美結合出了哈爾濱美食探店短視頻行業,堪比戴維斯雙擊。

這兩年口號喊得響,大家都說經濟不好,要脫虛向實。于是用線上流量來服務實體經濟看起來簡直一舉兩得,只是服務到最后,連實體都變得模糊了起來,辨不清誰真誰假。

消費者的注意力如此珍貴,值得各路神仙使出全身解數去吸引。

畢竟,流量大潮之下能游得愜意舒適的又有幾個?

與美食作伴,認真得囤積脂肪,迅速膨脹起來,可能才配得上在流量的海洋中暢游無阻。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