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700億基因服務龍頭突遭“暴擊”

沒有一絲絲防備,生物醫藥股突遭“暴擊”。

截至12月15日收盤,做化學CRO起家的藥明康德港股股價跌超19%,其余兩家“藥明系”上市公司藥明生物和藥明巨諾股價同樣遭遇沖擊,三家上市公司市值累計蒸發超千億。

同樣站在這一“跳水臺”上的還有做生物CRO起家的金斯瑞生物科技,如今也是“全球最大的基因合成”供應商。截至收盤,金斯瑞跌幅超過11%,市值蒸發超91億港元,至727億港元。

雖然市值蒸發金額不到“藥明系”的十分之一,但這次暴跌讓金斯瑞今年一路高歌猛進的態勢“戛然而止”。

今年5月,高瓴曾攜超80億港元重金加注金斯瑞及其兩家子公司傳奇生物和蓬勃生物。高瓴的入主一掃金斯瑞創始人章方良于2020年11月因走私被“逮捕”留下的陰影,自此股價觸底反彈。截至12月14日,金斯瑞今年以來漲幅超213%,傳奇生物股價漲幅超61%。

創始人被捕的陰霾還未散盡,如今股價又突遭重挫,這位深陷囹圄的科學家與他的明星公司讓眾多投資者的心又揪了起來。

化學老師的“生物夢”

在創業之前,章方良的大部分時間是在學校中度過的,他的角色不過兩種:學生、教師。

1964年,章方良出生在湖北省咸寧市崇陽縣,是個地道的農村孩子,家中有兄弟姐妹6人?!懊刻煸缟?點我先去放兩小時的牛,然后再跑到學校開始一天的學習;放學后也要先把明天的豬草打好才能再看會兒書?!奔揖池毢乃?,知道自己只能靠讀書擺脫被“困住”的命運。

從1980年高考考入成都理工大學學習工程學,再到1984年考入南京大學攻讀化學專業碩士,一路讀書改變了章方良的命運,碩士畢業后他如愿以償進入武漢華中理工大學任教,成為一名化學老師。

從化學跨界到生物科技領域,這與章方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雄心分不開。他曾說:“當時有個問題想不明白,為什么美國的技術就這么發達,為什么美國人就這么有錢?我一定要出去看看!”

于是在教了兩年化學專業的章方良選擇赴美留學攻讀生物專業,有這樣一個說法,當時“只有這個專業是給全額獎學金的”,其他像法律、金融類專業的學費都很高。

經過15年的求學生活,1995年章方良獲得杜克大學的生物化學博士學位后,成功進入美國藥企先靈葆雅公司,從事科研工作,并于2002年,成為全球成功克隆人類geranyl轉移酶的第一人。

彼時,手握專利技術的章方良知道,為人打工不如自主創業。于是他決意離開工作七年的美國藥企先靈葆雅。2002年,章方良和兩個朋友湊了5000美元,在美國新澤西州創立GenScript(金斯瑞)公司,做生物藥CRO(醫藥外包)。

一位醫藥投資人表示:“用一句話可以評價章方良,那就是‘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大意是他腦袋靈活,想法多。

20年前的中國CRO市場,章方良看到的是:做化學(CRO)的很熱鬧,而生物(CRO)在國內很弱。但是起步于2000年做化學CRO的藥明康德已在業內嶄露頭角。

專業使然,章方良自認“化學玩不起來”,于是主要切入生物CRO市場。金斯瑞最初從事基因合成,本是生物制藥價值鏈的一小環,通過生物及化學手段合成或者修改出用于特定用途的雙鏈DNA序列,將它們通過載體轉入細胞從而表達出蛋白、抗體等生物制劑。

簡單來說,基因合成就是在生物體外,根據已有的基因序列,通過一臺機器合成基因。這就像如果知道了一件毛衣的針法圖樣,可以用機器織一件同樣的毛衣。

2015年最后一個交易日金斯瑞成功登陸港交所,股價從發行價1.31港元飆漲至2021年年中的43.4港元/股,6年翻了33倍,市值超過856億港元。

最初,金斯瑞的商業模式極為簡單:在美國接單,國內供貨商供貨。在2015年上市前,金斯瑞超過八成的收入來自海外,中國本土的營收占比不到15%。占據廣闊海外市場的金斯瑞早在2015年就表示:公司在全球基因合成服務市場位居第一,占市場份額25.6%。

相比上市初期,只做基因合成服務的金斯瑞進一步擴大了其業務范圍,涵蓋了生物藥開發與生產CDMO業務、細胞與基因治療、生命科學服務及產品、生物酶及合成生物學產品四大領域。

按照現行法律,生物制藥,基因、試劑、抗體、病毒毒株等相關樣品和設備出境都需要經過海關一系列手續。所涉業務,恰好是金斯瑞的主營領域。

一位醫藥投資領域的分析人士表示:“此番章方良被捕,源于樣本沒走流程出境,又撞上遺傳數據的槍口?!?/p>

《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三款對走私國際禁止進出口的貨物、物品罪的處罰規定如下:一般情形,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單位犯本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本條各款的規定處罰。

北京周泰律師事務所聶笑陽律師告訴市界:“簡言之,該罪的最高刑罰是有期徒刑十五年?!辈贿^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的潘婷婷律師補充道:“這個也要看具體情節,因為沒有看到詳細的材料?!苯刂恋浆F在,金斯瑞并無公布案件的進一步詳情。

在這個當下,公司正值搶奪生物CDMO市場以及子公司傳奇生物CAR-T核心產品上市的關鍵時刻,執掌金斯瑞已經超過19年的章方良卻在此時缺席。

群雄逐鹿的CDMO賽道

金斯瑞和藥明康德都先后從CRO(醫藥外包)涉足過生物藥CDMO(跟CRO相比,多了生產環節),但二者的發展道路和結果卻截然不同。

11年前,章方良曾談到與同為醫藥外包行業的藥明康德的不同,稱“商業模式有相似地方,我們競爭的地方不多,他們做化學藥,我們專注生物藥?!?/strong>

世易時移,2015年,藥明康德以“一拆三”方式分別在港交所、A股主板及新三板,“藥明系”已不僅專注于化學藥CDMO服務。其專注于生物藥CDMO領域的藥明生物已于2017年登陸港交所主板,上市至今藥明生物總市值超過千億港元。

作為生物藥CDMO領域的開拓者,甚至在生物藥CDMO細分賽道基因合成做到全球第一的金斯瑞,卻在近十年中發展過程中,被后來者藥明生物所超越。

根據2020年年報,金斯瑞總營收3.91億美元,凈虧損2.81億美元。其中包含基因合成的生命科學服務及產品占比高達63%,收入2.46億美元;金斯瑞生物藥CDMO業務(工業合成生物產品)收入約4040萬美元,占比不到5%。

對比2020年藥明生物總營收高達56億元,從收入的角度,藥明生物約為金斯瑞CDMO生物藥營收的21倍。

從金斯瑞和藥明康德的模式來看,在生物藥CDMO領域,二者切入市場的角度完全不同。

藥明康德面對的是高度標準化的CRO臨床前市場,要知道,直到2019年全球基因合成市場也不過19億美元,還不到臨床前CRO市場的20%。

本身金斯瑞所在的基因合成這個產業技術壁壘并不高,只要有相應的儀器就可以。國內也有供應商為大家提供原材料,但是好的原材料都是從歐美進口。真正難的在于“定制化”,這也是金斯瑞能夠突圍出來的一個重要原因。

20年前做生物醫藥外包,章方良曾自信的表示:“這是個時間點,具有一定偶然性,是被我們趕上了?!泵鎸Τ^百億美元的醫藥研發市場,章方良認為“我們能占個1%-2%就夠了?!?/p>

相較于章方良選擇深深耕耘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藥明康德創始人李革的野心更大。在藥明康德重新回國上市后,李革的“藥明系”開展了一系列投資和業務拓展,一邊向藥物分子設計、生物分析服務、處方研究和制劑服務等上下游業務拓展;一邊大手筆布局生物藥及醫療器械領域。

作為“藥明系”的當家人,李革的資本版圖擴至三家上市公司:藥明康德、藥明生物以及藥明巨諾。憑借廣泛的資本布局,2021年,李革家族以710億元的財富列入《2021年胡潤全球富豪榜》。

藥明康德想要做什么?李革相信,“一體化平臺正是這個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他想要建成一家平臺型公司,成為“制藥界阿里巴巴”。

生物藥CDMO領域,只是李革資本版圖的一隅。根據西南證券研報,藥明生物是目前國內最大的生物藥CDMO,2019 年在國內生物藥外包服務市場中市占率為79%。金斯瑞占比不過3.2%。

不能否認,2018年,金斯瑞才將重心由優勢的基因合成、DNA合成服務向大熱的抗體藥及生物類似藥開發服務轉移,已經慢了一步。

另外,除了處于絕對領先的藥明生物外,伴隨生物創新藥研發的火熱,海量的資金、資源砸入中國生物藥的CDMO市場中,可以說整個市場早已進入白熱化階段。

一個醫藥投資人表示:“我們奔波在生物醫藥一級市場前線,跪求企業讓我們給他們投資,資金方現在太卑微了?!?/strong>

在疆亙資本合伙人王赤坤看來:“這個賽道處于成長階段,行業公司不僅對經營市場,而且對資本市場都有主動權,議價能力強?!?/p>

在這群雄逐鹿的市場環境之下,金斯瑞無疑面臨激烈競爭,相較于金斯瑞優勢的基因合成領域以及正在發力的CDMO賽道,其傳奇生物研發的CAR-T產品更受投資者矚目,想象空間也更大。

憑一針抗癌藥能否“逆風翻盤”

每一個CRO領域的領先者,都有一個做藥的心。李革如實,章方良也是如此。二者不同在于,章方良付出了實際行動。

2014年,金斯瑞成立了腫瘤細胞治療領域的子公司傳奇生物,專注于研究腫瘤方面的新型細胞療法。

傳奇生物的第一次驚艷亮相,是在2017年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年會(ASCO)上,其CAR-T細胞療法BCMA憑借100%的客觀緩解率,一炮而紅。

伴隨傳奇生物在臨床上的優秀數據,在商業化上,更讓全球制藥巨頭看到了該療法的商業“錢景”。就在這一年,全球首個CAR-T細胞療法瑞士諾華制藥的Kymriah (CTL019)上市,該產品在選擇復發或難治性B細胞惡性腫瘤方面顯示出強大的療效,成為CAR-T療法的一個里程碑。

區別于傳統腫瘤治療的化療、放療以及免疫療法,CAR-T療法屬于細胞治療,是一種“活的”藥物。主要是通過基因工程技術,人工改造腫瘤患者的T淋巴細胞,在體外大量培養后生成腫瘤特異性CAR-T細胞,再將其回輸入患者體內用以攻擊癌細胞,進而達到治療疾病的目標。

傳奇生物的這一超前療法也吸引了國際巨頭強生,就在2017年驚艷亮相后不久,雙方便達成該 CAR-T產品的全球許可與合作協議,強生向金斯瑞支付3.5億美元首付款以及后續里程碑付款。

既然是“私人訂制”,CAR-T的治療費用也堪比天價。自2017年以來,全球已有五款CAR-T 細胞療法獲批上市。從價格上看,現有CAR-T治療價格大約40萬美元(諾華 Kymriah 售價47.5 萬美元,吉利德Yescarta 售價37.3萬美元)。

在今年6月,復星醫藥旗下的復星凱特引進吉利德旗下的CAR-T產品成功上市,獲批適應癥為成人復發難治性大B細胞淋巴癌,價格為120萬人民幣/針。

雖然傳奇生物的CAR-T相關產品還未上市,但并不妨礙資本的追捧。2020年金斯瑞拆分傳奇生物成功赴美上市,目前市值超過70億美元。在章方良卸任傳奇生物董事長兼CEO前,其個人持有傳奇生物12.6%的股權。

因為能使癌細胞“清理”,實現治愈,也被人們稱為“抗癌神藥”的CAR-T療法,在商業化上卻還有很多挑戰。根據東吳證券研報,CAR-T療法一人一藥,生產耗時長,成本高,產品定價高,患者可及性低,這是CAR-T市場放量的核心障礙。

目前,傳奇生物擁有7款處于臨床階段的CAR-T細胞療法產品,距離上市最快的是用于成人復發/難治性多發性骨髓瘤(MM)治療的西達基奧侖賽產品。

該產品本該在11月29日獲得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的審批,卻遭遇了延遲,由2021年11月29日調整為2022年2月28日。這也意味著產品上市時間也相應被延遲。

傳奇生物表示FDA需要更多時間審查公司提交的更新信息,與產品無關。

不論是金斯瑞還是傳奇生物,在沒有章方良的這390天里,都有條不紊地向前進著。但在這一切平靜的背后,關于章方良逮捕調查的靴子一日不落地,市場始終都懸著一顆心。如今股價突然暴跌,讓未來更是充滿了懸念。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