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和林俊杰在元宇宙做鄰居,要花多少錢

“林俊杰在區塊鏈元宇宙中買地了”,好友李磊告訴我,自己最喜歡的偶像在元宇宙游戲中買了三塊虛擬土地,每塊均價為6000MANA(MNAN是虛擬世界平臺Decentraland的代幣),價格約19.5萬元,三塊地折合人民幣78萬元。

林俊杰入手虛擬土地一周后,香港地產巨頭、新世界發展集團CEO鄭志剛宣布投資元宇宙虛擬世界游戲The Sandbox,購入其最大的數字地塊,投資金額約5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3200萬元。

炒房團與明星進入元宇宙,讓虛擬地產交易正在變得火爆。李磊調侃,“我要花多少錢才可以跟林俊杰在虛擬世界中做鄰居”?

帶著好奇,我們探訪了林俊杰所購買的虛擬土地Decentraland,國內的Honnverse虹宇宙。

本文將帶你了解以下三個問題:

1、Decentraland的土地到底什么樣,為何能吸引林俊杰購買?

2、國內的虹宇宙與Decentraland一樣嗎?

3、元宇宙是什么樣的未來?

開局一塊地,設施全靠編?

前幾年,一款名為《我的世界》的像素風游戲曾占據了廣大電腦游戲下載排行榜,作為一款無限開放的沙盒類游戲,在《我的世界》中你可以自己建造房屋,養寵物、設置闖關,甚至可以模擬吃雞游戲。

總之開局一把鋤頭挖礦,所有社區游戲風格,生存、創造、極限等都由玩家自己創造。

林俊杰所購買的Decentraland正是一款畫風與玩法類似于《我的世界》游戲,在這款游戲中玩家開局一塊地,內容全靠自己編程。

這款與《我的世界》相差無幾的沙盒類游戲,為何吸引林俊杰花費78萬購買虛擬土地?接下來奇偶派(jioupai)帶著大家開始了探查。

打開Decentraland官網,發現Decentraland一共分為3個部分,探索Decentraland游戲、買賣Decentraland土地、裝飾和Decentraland游戲場景編輯。我們來一個一個探查這款游戲的奧秘。

首先我點開了探索Decentraland游戲,值得注意的是這款基于ETH開發的游戲登錄只能依據metamask錢包登錄,郵箱等其他方式登錄只能是游客模式。

我點開Decentraland游戲,映入眼簾的是游戲捏臉,對于一個新用戶來講需要先有一個角色,包括性別、發型、服飾,其中有一個配飾需要額外花費1MANA購買(MANA為Decentraland區塊鏈代幣),不過不購買也可以進入游戲。

我在創建身份后便進入了Decentraland游戲,點擊林俊杰周邊的土地后,我發現自己站在臨近游戲創世紀廣場的一棟別墅里,別墅院子停著車主的自行車,躺椅等設施。

在地圖中跑了一陣子,我找到了林俊杰所購買的虛擬土地,創世廣場周邊的一條街道。

我發現在林俊杰所購買的土地周圍,有一家任天堂裝修風格的房屋,房屋最上方是馬里奧中的怪物——磚塊怪,這個房屋門口也擺放著兩朵食人花和一排馬里奧的問號道具。

而林俊杰住的街道對面則開了一家酒吧,這間酒吧全身以紫色氛圍燈點綴,酒吧LOGO上寫著“LOVE LIVE?”進入酒吧后,酒吧老板在留言中寫道“我們每個周末都會在這里開PARTAY,歡迎你的加入”。

據資深Decentraland玩家所說,這家酒吧在場景建設時便添加了眾多流媒體板塊的屏幕插件,因此每周酒吧二樓大屏幕上都會有主播在這里駐唱。

不過與旁邊任天堂和對面酒吧相比,林俊杰的房屋還處于毛坯狀態,在游戲中除了開局送的幾棵樹和房屋初始的庭院模樣,幾乎看不到任何裝修的跡象。

“元宇宙中就只有這些嗎?這跟《我的世界》差不多吧?元宇宙中除了建筑物制造、酒吧還能做什么?”坐在我旁邊的李磊說道。

經過我們的探訪,我發現這款號稱最強區塊鏈元宇宙的游戲遠遠不止這些。

我在探訪下發現,Decentraland還建造了類似澳門博彩一樣的大轉盤,玩家可以多人在游戲中進行博彩游戲MANA代幣,大轉輪上的點數也可以像真實博彩一樣隨意選擇,而中獎的人會贏得其他三人的籌碼。

不過由于這家博彩館是我在早間探訪,館中并沒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對賭大轉輪。

以游客身份探訪完Decentraland游戲后,我自己也想在元宇宙中買一塊屬于自己的地。于是,我進行了第二項探訪,看看和林俊杰做鄰居到底要花多少錢?

我在官網中點開土地買賣按鈕,根據林俊杰推特截圖所顯示的地址,找到了林俊杰相同的地塊。

林俊杰在Decentraland的游戲名稱為JJlin#98aa,根據林俊杰在區塊鏈上的地址,我找到了他所在的合約地址為:0x225558706370bef1760c52e76a07be9c104c98aa。

ETH瀏覽器顯示,林俊杰不僅是最近買入了3個地塊,早在今年7月,林俊杰就已經購買了和孫宇晨一樣的加密猴頭像來入局NFT資產,而林俊杰的推特上正是用的加密猴頭像。

不過,正當我想要購買林俊杰周圍的地塊時發現,原本6000MANA就能買到的土地,一夜之間翻倍為20000MANA,土地價格翻了3倍多,折合人民幣需要40萬元。

并且在這個正在售出的地塊中,還有人寫到“離林俊杰最近的地塊,價格便宜,歡迎咨詢我購買!”據我猜測這應該是搶到林俊杰附近地塊的黃牛所出售的。

原來不止現實世界中黃牛,虛擬土地中地產也有黃牛。

我在探訪Decentraland土地相關信息時發現,Decentraland游戲中不僅土地可以售賣,玩家自己制作的衣服、配飾甚至名字都可以用NFT的形式售賣。

Decentraland商城中,點開NFT按鈕就可以看到玩家自己制作的衣服,鞋子,面具,其中這些產品根據NFT發行數量標價也不相同。

其中傳奇NFT最為稀少,物品價格高達1000MANA,而史詩和稀有兩種物品NFT較多,因此也不值錢。

例如傳奇類NFT面具因數量稀少,就可以賣到66MANA代幣(折合人民幣1320元),而史詩級衣服因數量較多就只能賣到1MANA代幣(折合人民幣20元)。

并且在官方交易商城中,玩家還可以交易自己搶注的ID,我在探訪時就看到有人搶注了扎克伯格的ID,并且以此在官方商城銷售50000MANA(折合人民幣100萬元)。

原來在區塊鏈世界中賺錢這么簡單?只要有創意就能賺錢?好奇心的趨勢下我開始探訪Decentraland的第三個功能——場景編輯器。

我在場景編輯器中獲得了一塊32m*32m了一塊土地,土地編輯器顯示右邊放有土地資產包等信息。

我在探查下發現,Decentraland土地資產包中含有,綠色植物為主的創世城、沙漠和湖泊為主的海盜素材、奇異景象的幻想系列、主打科技類的科幻城堡、以中國元素為主的豬年素材和一眾NFT展示的畫廊和社交鏈接為主的交互功能。

Decentraland玩家經過自己的創意,可以將上述產品組合使用,比如我當天就在Decentraland的編輯模擬器中先組裝了一個馬爾代夫的場景,雖然我自己沒去過馬爾代夫,但不妨礙我在游戲中建立一個屬于自己的馬爾代夫。

值得一提是NFT畫廊和社交鏈接功能,這些功能在Decentraland游戲中都是可以實際使用的,若你在社交鏈接中留有微信二維碼,點擊按鈕便可添加微信二維碼。

而編輯中的視頻插件也非常給力,玩家可以在自己房屋建設中安裝視頻插件,視頻插件填寫任意視頻播放地址都可轉播。

之前林俊杰對面的酒吧就是大量使用了流媒體視頻插件,來達到類似酒吧駐唱歌手的效果。

圖注:元宇宙社交鏈接模塊

除了在自己地塊上進行有創意的場景編輯,你甚至可以將自己公司的名稱、logo也在地塊中表現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家公司。

例如我就在刪除馬爾代夫場景建設后,用場景素材擺放了一個奇偶派公司名稱圖,并配置上國內才有的庭院風。

Decentraland三個功能探訪下來,無論是場景社交功能,還是NFT交易買賣功能,或是場景編輯功能,都具有元宇宙雛形。

不過當我想要買一塊土地時,看了看土地價格,再看看空癟的錢包,我發現我不僅在現實中買不起房,在元宇宙中同樣買不起房。

虹宇宙的盡頭是房地產,元宇宙不是

Decentraland是第一個完全去中心化的游戲世界,Decentraland由DAO控制,DAO擁有Decentraland最重要的智能合約和資產。通過DAO您可以決定并投票游戲世界運行的方式。(DAO是由區塊鏈概念衍生出的概念,即比特幣連續19年沒有創始人依然可以正常運行,而核心就在于統一利益驅動,投票權分散在每個人手中,文章中的DAO指社區)

這段關于Decentraland的游戲自我介紹,顯示出Decentraland與國內國內第一款元宇宙游戲——虹宇宙的不同。

天下秀公司董事長李檬在虹宇宙發布會上是這樣介紹的,“虹宇宙是一款基于區塊鏈技術發行的3D虛擬社交產品,該產品主要以Z時代的3D虛擬星球為背景,為用戶構建虛擬身份、虛擬形象、虛擬空間、虛擬道具、虛擬社交,將聯合全球社交紅人為用戶打造一個沉浸式的泛娛樂虛擬生活社區,并基于NFT資產為用戶提供使用和交流等應用場景”。

簡單來說,虹宇宙號稱國內版的Decentraland,人們一樣可以在游戲中建造房屋、人物創作和買賣土地等。

官方消息稱,“虹宇宙”平臺將總計發行虛擬房屋350000套,這些虛擬房屋根據P星球的不同地貌,有13種房型,每種房型的發行量和稀缺度都不同,房子的等級從高到低分為SSS、SS、S、A、B、C級,級別越高越稀有。價格從8.88元到88元,甚至更高。

據微博新聞,虹宇宙上線第一天,88元的虹宇宙房產就被閑魚標價10萬,時至今日依然有很多活躍賣家在閑魚上出售元宇宙地產。

圖注:閑魚用戶炒作虹宇宙房產

不過,幣圈大V告訴奇偶派(jioupai),虹宇宙與Decentraland兩個同為區塊鏈技術但并不一樣。虹宇宙利用的區塊鏈中心化技術,而Decentraland所使用的是ETH去中心化技術。

中心化游戲與去中心化游戲有什么區別了?

2003年林登實驗室發布一款游戲名為《第二人生》,這款游戲與虹宇宙一樣,開發者只提供土地,所有一切創作由游戲玩家自己決定。

2006年,當時這款注冊用戶超過500萬,活躍用戶超過300萬的模擬經營游戲,被百萬玩家所唾棄。

2006年6月,所有的居民都被要求向林登實驗室提供一個有效的信用卡或PayPal賬號或者回復一個手機短信。沒能提供信用卡賬戶和手機號的用戶因此被林登實驗室封禁,無法登錄自己賬戶。

這就意味著,你不擁有私鑰,就不真正擁有資產。

這一天大量游戲玩家失去自己辛苦在游戲中收集的資源,也失去了自己在《第二人生》中創作的商品,從此《第二人生》的口碑也一落千丈。

據維基百科記錄,中心化游戲《第二人生》完全由游戲開發商控制,游戲中交易貨幣也曾出現過官方濫發導致游戲貨幣貶值的現象。

并且林登實驗室擁有游戲的終極權限,游戲從制作到運營全部由官方決定,一旦林登實驗室停止運營,所有客戶在虛擬世界的資產全部化為泡影。

而國內發布的虹宇宙正是這一一款游戲,點開虹宇宙下方用戶協議可以看到,在用戶賬戶說明中有一條“虹宇宙有權對會員的權限設計進行變更”。

這一定程度上證明,虹宇宙與《第二人生》一樣,官方擁有這款元宇宙游戲中巨大的權限,甚至你購買的中心核心地段房產也可能被隨時收回。

在Decentraland與虹宇宙對比中,Decentraland將大多數權限都分散給用戶,并且在Decentraland頁面增加了DAO(社區投票)機制,讓大多數用戶決定游戲走向。

除了官方權利大小不同,Decentraland在經濟治理方面與虹宇宙也有所不同。虹宇宙官方作為NFT發行商需要盈利,大量游戲幣持續發行,會導致游戲中出現游戲幣貶值物價上漲的通脹狀態。

在Decentraland游戲發行中,開篇規定數量發行代幣,所有玩家在共同參與到Decentraland社區治理中一步步看著MANA水漲船高,Decentraland社區中的玩家作為早期建設者更類似與股東,而不是游戲者,從而大大加強用戶粘性。

就Decentraland和虹宇宙來看,虹宇宙中由于地價供給、NFT發行、包括裝扮發布都在于官方,因此若官方想要盈利,造成元宇宙房產供不應求的原因也在于官方操盤元宇宙房產。

不過,Decentraland游戲從發布游戲第一天起,就已經規定了土地供給,而真正的投票權都在Decentraland社區成員手中,若Decentraland社區成員想要提高自己收益,只有吸引更多的人來玩Decentraland,或是將Decentraland做的更好才能讓自己收益更多。

因此,虹宇宙的盡頭可能是房地產,而元宇宙的盡頭顯然不是。

我們已經叩開元宇宙的大門

1992年,美國著名科幻作家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推出了自己的小說《雪崩(Snow Crash)》。

在書中,尼爾·斯蒂芬森描述了一個平行于現實世界的網絡世界,并將其命名為“元界”。所有現實世界中的人,在元界中都有一個“網絡分身”。

元宇宙的想象與現實,都離不開互聯網的發展進化。

1989到2005年左右是Web1.0階段,主要的產品就是人們習以為常的郵箱和網頁。Web1.0階段,互聯網中的一切由平臺創造、平臺所有、平臺控制、平臺受益。

2005年以后,Web 2.0時期也就是第二代互聯網,主要的應用是社交網絡和電商。在這個階段,平臺只是提供一個基礎設施,自身創造的內容很少,絕大多數內容是用戶創造的。

但是平臺卻靜悄悄的擴張了自己的權利,憑借著自己對技術基礎設施的控制權,兵不血刃地把用戶數據的所有權也拿到了手上。

此外,這些數字內容所創造的價值如何分配,由平臺說了算。用戶在使用互聯網過程中產生的大量數據足跡,其價值也由平臺無償占有。

對比Web 1.0 和Web 2.0,不難看出,Web 1.0 雖然對用戶不友好,將數字內容和數據的生產限定在了一個很小的范圍,但符合“誰創造、誰擁有、誰受益”的市場經濟基本原則。

Web 2.0則在數字內容、數據的所有權和價值分配上是扭曲的,是不合理的。創造者的基本權利被剝奪,用戶價值被隨意汲取,這實際上是一種數字奴役制度。

最近逐漸火熱的WeB3.0探索,開始展示出人們希望能出現與Web 2.0完全不同的WeB3.0。按照一些描繪,還未到來的WeB3.0規則應該是用戶創造、用戶所有、用戶控制、協議分配,一切以用戶為主。

也就是說,在這種Web3.0的規則下,數據將不再是毫無用處的數據,而是升級為數字資產,而人們在Web3.0時代中的創作勞動也都歸于自己的數字資產。

如果說蒸汽機以1000倍的力量釋放了生產力,完成了對人力勞動的替代,那么Web3.0則有可能打破數字資產的奴隸制,釋放了大千世界數據的能量、創造力和爆發力。

元宇宙就是建構在Web3.0規則/思想之上的一個世界。

而以目前我們能夠描摹和想象的場景看,DEFI平臺,去中心化游戲和NFT相關交易網站組成了元宇宙的三大基礎設施。

其中,DEFI是去中心化價值交換場所,每個人或機構在這里能夠將元宇宙中的代幣轉化成現實貨幣或等價物。在這里,人們在元宇宙中的價值與現實世界的價值勾連。

去中心化游戲則作為元宇宙的生存和價值創造場所存在,在這里人們創作內容,發展自己的一切。

而NFT交易網站則是元宇宙中的人們虛擬物品交易/交換的場所,人們可以用自己在元宇宙創造獲得的代幣購買喜歡的產品。

DEFI、NFT、去中心化游戲完整成為一個閉環,元宇宙最核心的三大基礎設施已經顯現。不過,當前人們所能接觸的元宇宙在沉浸感、元宇宙規則和多元化系統構造等方面與人們想象的元宇宙還有幾大差距。

現在我們探索的元宇宙,或許只是未來世界的冰山一角。而這一角已經是想象無限,引得眾多巨頭盡折腰。

寫在最后

塔勒布在《黑天鵝》中曾經說過,歷史,是跳躍著前進。它總在我們不經意間,跳上我們無法想象的斷層。

2018年曾在電影的第一次觀看頭號玩家時,那句“綠洲不是一個人游戲”讓我大受震撼。

真的會有無數人不為生死,不為利益的去抵抗入侵元宇宙入侵者嘛?那個夏天我不得而知。

不過在體驗了林俊杰也參與的Decentraland游戲后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在綠洲中,所有人都是綠洲的創造者,綠洲是大家一起用時間堆積,用精力和資源創造出的屬于自己的“世界”。因此,綠洲需要大家一起守護。

現在我們已然瞥見元宇宙的冰山一角,其后仍然有著廣袤無垠的內容值得我們去探索,而絕非簡單的虛火可以概括。

參考資料:

1.藍湖筆記《Decentraland、第二人生與虛擬世界的未來》

2.三聯生活周刊《下一代互聯網的“美麗新世界”》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