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500億,是口子窖的頂嗎?

去年在白酒板塊漲幅倒數第一的口子窖,今年終于翻身了。最新股價已較年內低點上漲了75%,達到歷史最高值。這個二線高端白酒領頭羊,安徽白酒四朵金花中的賺錢小霸王,上市6年,市值首次突破500億元。

到底發生了什么?

提價預期

12月15日,口子窖股價報收83.74元/股,微跌0.10%,最新市值502.44億元,仍在歷史最高區間內。

3個多月時間,公司股價上漲了75%。特別是進入12月以后,公司股價連續8個交易日飄紅,累計漲幅達到28.40%。

年底這一波白酒行情,與之前大有不同,板塊性的普漲行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分化。絕對龍頭貴州茅臺,還是繼續領漲;三季報業績表現突出的瀘州老窖、迎駕貢酒和舍得酒業,漲幅亮眼。另外有十幾只股票,表現平平,只是止住了下跌趨勢而已。

前述兩種情況,口子窖(603589.SH)都不符合。

二線白酒領頭羊之一的口子窖,近年的業績表現并不出色。去年,公司營業收入40.11億元,同比下降14.15%,歸母凈利潤12.76億元,同比下降25.84%。

當年,全國規模以上白酒企業實現銷售收入5836.39億元,同比增長4.61%;實現利潤總額1585.41億元,同比增長13.35%。

公司不僅嚴重掉隊,成長性還在安徽白酒四朵金花(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金種子酒)中墊底。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業收入與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了35.03%和33.20%,也只屬于中規中矩,風頭完全被同期業績增速超過80%的迎駕貢酒搶了。按照雙方現在的態勢,口子窖被后者超越,也就這一兩年的事。

這一輪行情中的五糧液、口子窖、老白干,應該都是與提價預期相關。其中,五糧液的提價傳聞,昨日已經被媒體證實。

與調味品行業因原材料漲價而提價的動機不同,白酒行業普遍毛利率較高,上游原材料價格波動影響不大,提價預期主要來自于產能限制、市場競爭及提振業績的需要。而且,白酒行業的定價權仍然掌握在廠商手中。

口子窖此前已有多年沒有上調主要產品價格了,哪怕自己最主要和最直接的競爭對手迎駕貢酒等,因銷量持續下滑,便把提價作為拉動業績的手段。

斑馬消費曾對比2016年和2020年的數據發現,迎駕貢酒中高端白酒的平均價格,從100.23元/升上升到142.48元/升。

今年5月,口子窖時隔多年推出提價策略,核心單品5年、6年口子窖分別提價10元/瓶和15元/瓶。隨后,6月中旬,近20家機構調研口子窖,直接引發了一波年中小行情。這一次,會有類似的故事嗎?

補漲拉動

口子窖股價漲至歷史最高點,還有一個原因,補漲。

公司所在的安徽淮北,與安徽的亳州(古井貢酒)、阜陽(金種子酒),河南的周口(宋河糧液),連成一片,歷來就是傳統白酒產區的重要組成部分。

作為一個歷史超過2000年的老品牌,口子窖從早期的國有體制,通過MBO的形式改制為民營控股企業,走上發展的快車道。

口子窖旗下,高端產品占比較高且表現優異, 屬于中高端白酒第二梯隊中的領軍者,與水井坊、舍得酒業、酒鬼酒定位類似,但排名更靠前。

去年,公司旗下以五年窖、六年窖、御尊、小池窖為首的高端白酒業務,實現營業收入38.38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的97%,毛利率76.39%,在行業逆勢中仍然增長了0.12個百分點。

正因為如此,前幾年,盡管古井貢酒體量更大,但盈利能力還是口子窖更勝一籌,穩坐安徽白酒四朵金花的頭把交椅。

不過,上市之后,戰略投資者高盛減持,管理層輪流套現等等原因,導致公司股票在二級市場表現不佳。

另外,此前幾年,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金種子酒均深耕安徽本土市場,全國化拓展不力,引發區域市場內卷,再加上鄰省的洋河股份大舉進攻,導致四朵金花的業績都不咋樣,進一步抑制了股價。

去年,白酒大年,白酒指數一年上漲了138.67%,權重最高的貴州茅臺漲了77.13%,漲幅最高的酒鬼酒和山西汾酒,都超過了320%。但是,口子窖全年漲幅僅為25.68%,在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倒數第一,甚至都不如同在安徽的A股唯一虧損酒企金種子酒。

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股價表現也是平平無奇,直到提價引發了行業關注。白酒板塊各種題材已經炒無可炒,資本掃描一圈,終于發現了這顆“滄海遺珠”,集齊了中高端白酒玩家、業績也不差、市盈率超低等多個標簽。

即便口子窖今年股價較最低點暴漲了75%,其昨日收盤市盈率也僅為32.67。安徽白酒另外三朵金花,古井貢酒、迎駕貢酒、金種子酒,市盈率分別為54.31、46.28、-64.57。同期頭部白酒企業市盈率,貴州茅臺53.98,五糧液40.96,山西汾酒62.83。

古井貢酒即將再度站穩1500億元當口,迎駕貢酒也早已突破500億元大關,為什么口子窖到現在才勉強站上500億?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