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李一男造車搶在華為前

“華為前太子”李一男正式殺入新能源汽車陣營,與老東家在造車領域再次狹路相逢。

12月15日,李一男創業新項目牛創新能源公布了英文品牌名“NIUTRON”,和中文品牌名“自游家”。官方表示,“自游家”聚焦智能高端新能源汽車領域,首款產品定位中大型SUV,提供純電和增程兩種動力總成選擇方案,將在2022年3月試生產,同年9月量產交付。

進入新能源汽車的跨界選手不少,但李一男之所以備受關注,不僅是因為他紅極一時的天才少年標簽,更是因為他身兼“華為太子”和“華為叛徒”的雙重標簽。

李一男在華為年少成名,創業后通過挖華為墻腳,直接與華為在信息通信領域展開廝殺,惹得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大怒。如今,牛創與華為前后腳押注新能源汽車賽道,一個定位整車制造,一個定位車企Tier1供應商,雙方會迎來合作可能嗎?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李一男回應稱牛創會探索和一切領先的供應商合作。

51歲的李一男,有著堪稱傳奇色彩的前半生:頂著天才少年、華為太子的標簽,兩進兩出華為,到出任百度CTO、中國移動12580 CEO,還曾加盟金沙江創投、梅花創投,期間創辦了港灣網絡和小牛電動兩家公司,當然也少不了因涉嫌內幕交易罪被判入獄兩年半的經歷。

六年前創辦小牛電動時,李一男曾說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創業。但就在他風光無限之際,卻鋃鐺入獄。2018年小牛電動籌備上市前夕,因“坐過牢”的身份,李一男無奈出讓公司董事長和CEO職位,被迫從臺前轉向幕后。

而且,在李一男入獄的兩年半時間內,小牛電動所屬的兩輪電動車賽道前景灰暗,投資人紛紛轉向更為光明的四輪電動車?;诖?,李一男從2018年11月起,開始籌備新能源汽車項目。

縱觀李一男過往經歷,無論是拋棄華為太子身份、創辦港灣科技后被華為收購,還是無奈辭去小牛電動CEO,這個技術天才始終未能收獲一場持久的勝利。

這一次,李一男帶著資源和人脈,重新站在臺前。外界開始好奇,再次掌權后的李一男,能成功分到新能源造車這塊蛋糕嗎?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面對媒體“你們作為后來者有什么優勢?”的提問,李一男給出的回答是“我答不上來”。

李一男30歲之前的人生,猶如“開掛”一般。

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15歲考上了當時的華中理科大學少年班,這里聚集了全國范圍內被稱為“神童”的天才少年,和他一屆的就有2005年獲得美國總統科學獎的蔡巍。

李一男讀研二時,被華中的教師鄭寶用介紹到華為做研究生畢業論文,當時的任正非剛剛創立華為不久,名頭還沒有后來那么響亮,華為也還不是通信巨頭,全靠代理交換機賺差價獲利。

研究生畢業那年,23歲的李一男正式成為華為員工:三天后,便升為華為工程師;半個月后,又升為華為中央研究部總裁。到了27歲,李一男已經成為華為最年輕的副總裁。

《任正非傳》一書的作者提到,任正非私下把李一男認作“干兒子”,而且華為內部都心照不宣地認定他將是華為接班人。

李一男著實是個技術天才。但是要成為一個合格的接班人,李一男還缺乏管理能力,比如他對待下屬的不近人情,待人過于恃才傲物等,在任正非看來,這些方面還都需要磨礪。

為此,1998年任正非把李一男從研發部調到市場部,但李一男則將其視為對自己的打壓和放逐。

時間來到2000年,為了應對電信業的寒冬,任正非在內部鼓勵員工創業,讓離職員工作為華為產品的代理商,但禁止離職員工從事核心產品研發項目。為此,任正非還寫下了業內知名的《華為的冬天》一文。

疊加此前的不滿,任正非的這番動員直接讓時任華為副總裁的李一男也加入了離職大軍。不管任正非如何挽留,李一男鐵了心要走。

離開華為的李一男,一開始確實只做華為的產品高級經銷商。但時間一長,李一男就不再甘心只做代理商,開始違反和華為的離職協議,逐漸從代理商成為華為在信息通信領域的競爭對手。

為了產品研發,李一男從華為瘋狂挖人。李一男曾經在華為的下屬戴輝曾提到,港灣管理層很多都是華為的老人,例如企業網渠道負責人陳凜,并沒有提辭職申請,是被李一男一句話“去港灣上班吧,手續給你辦好了”撬動的。當時甚至有傳言,李一男買通華為的研發人員,并不要求他們離開華為,只要求他們避開自己的研發領域。

而真正讓任正非無法再容忍的是,李一男在2003年年底收購了華為光傳輸元老黃耀旭創立的鈞天,這在任正非看來,是動了華為核心業務的奶酪。當時華為的最大利潤來源有兩個,一個是程控交換機,另一個就是傳輸。

一場對港灣的圍剿戰爭自此開啟。2004年,華為專門成立了“打港辦”,對港灣全方面狙擊。2006年,任正非以17億元收購港灣,結束了這場圍剿之戰。

收購協議中,任正非特意標明一條:讓李一男回到華為再待兩年。重回華為的李一男被授予了一個副總裁的虛職。據媒體了解,任正非有意將李一男的辦公區四面打造成透明玻璃。那時候,關于李一男是“華為叛徒”的叫法不絕于耳。

不過,李一男對于主導權的渴望并未因此停止。

2008年協議一到期,李一男就去了百度,任職CTO;兩年后又離職去了中國移動的12580,出任CEO。外界將李一男的頻繁跳槽,解讀為其對公司主導權的渴望。

頂著12580 CEO頭銜工作一年半后,因為各項業務長期受制于中國移動,難施拳腳,李一男再次以合伙人身份加入金沙江創投。

但是據戴輝描述,金沙江創投比較著名的關于共享經濟的投資,例如滴滴和ofo,并沒有李一男的參與。

自從與任正非的“港灣大戰”之后,離開數字通信領域的昔日天才少年,在一路追逐主導權的過程中,也漸漸失去了曾經被外界賦予的矚目光環。

當明勢資本投資人黃明明找上李一男,請他出任“小牛電動”CEO時,李一男沒有讓機會滑走。

李一男確實看重這個項目。創始初期,李一男就為小牛電動拉來了很多資源,找來羅永浩、李想幫忙宣傳,還找來摩托車王者本田的技術團隊合作研發。

憑借李一男的過往名聲,電動車還未問世,就獲得了GGV、IDG、紅杉等多家機構5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

彼時的李一男以為看到了未來的曙光,在微博上寫道“做了幾年投資,看著年輕人的項目茁壯成長,心底最原始的本能告訴我,是時候做一些讓自己覺得激動的事情了”。

此時的他,恐怕不會想到自己會因為一起牢獄之災而失去掌舵人的身份。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騎著小牛電動車出現在舞臺中央,一臉笑容地向大家介紹小牛電動車,并且稱“這將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創業”。

而就在兩天后,要過45歲生日的李一男,在深圳機場被檢方帶走,指控其在2014年金沙江創投任職期間,曾利用職務之便,通過內幕消息炒股獲利七百多萬元。最終李一男被判處兩年六個月,并處罰金750萬元。

及至2017年12月李一男刑滿出獄,兩年半時間內,小牛電動發生了諸多動蕩:電動車問題頻頻遭遇投訴,GGV資本撤資……

2020年報顯示,小牛電動2016年-2018年三年累計虧損7.67億元,雖然2019年扭虧為盈,但是與雅迪、愛瑪相比,其2019年市場份額只有不到1%。

與2018年李一男入局時相比,當下的新能源汽車賽道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無論是傳統車企的加速轉型,亦或是跨界造車的小米、百度、OPPO,都企圖在新能源汽車賽道分一杯羹。

與這些新進競爭對手相比,李一男的牛創既沒有傳統車企的基因,又缺乏互聯網巨頭的背書。

造車所需的龐大資金將是李一男直面的第一道門檻。面對媒體采訪,李一男對此給出了解釋,稱自己2014年就想過造車的事情,正是因為當時覺得沒有能力融資到30億美元而作罷。如今,牛創已經獲得了IDG資本等參投的5億美元的A輪融資,李一男放言,自己大概率已經不擔心30億美元融資問題了。

除了外部融資途徑,根據企查查數據,李一男在小牛電動的持股在過去一年間從接近40%快速減持到如今的5%。業內人士分析,李一男不斷減持套現,很可能是為了給造車項目輸血。

只是眼下汽車尚未量產,李一男除了在小牛電動僅剩的5%持股,后續只能依靠持續不斷的融資,而融資順利與否,就要看牛創的造車推進情況了。畢竟,蔚來創始人李斌在首款車型量產之后,也曾一度因為融不到錢而被媒體稱為“2019年度最慘的人”。

價格陷阱也是另一大困境。李一男想要走高端路徑的心態還是沒有變化,當初李一男拉來摩托車本田的技術團隊研發小牛電動車,就一度號稱要打造電動車屆的“特斯拉”,其價格比市面上電動車高出一倍。

而牛創的新車價格,據鳳凰網科技報道,定價將在30萬元以上,目標用戶將是32歲左右的“90”初人群。在這一領域,已經有太多競爭車型,如蔚來ES8/ES6,理想ONE等。

相比蔚來、理想已經小有成績的新造車品牌,主打同樣價位的牛創新能源汽車,作為一個新品牌,如何擴大用戶的接受度將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在目前還未量產的新造車公司中,與同樣沒有造車基因的小米相比,后者不僅具有強大的品牌效應,和大量的米粉擁躉,而且對于造車背后的投資也在緊鑼密鼓地布局:宣布造車八個多月,小米在圍繞電池、自動駕駛技術、汽車芯片、整車制造方面投資等核心環節動作頻頻。

與集度相比,后者背靠百度已經具備一定的汽車產業經驗。從2013年開始,百度就押注自動駕駛領域,部署了Apollo自動駕駛計劃。

在回答媒體“新車上市后的市場目標和預期”的提問時,李一男耿直說道“我答不上來”,對于“NIUTRON的優勢”,李一男也耿直回復“我沒有觀點”。

面對尚處探索階段的造車項目,對李一男來說,考驗其掌權的第一道關卡就看明年9月份的量產交付能否如期進行了。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