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騰訊阿里B站聯手熱捧,但青瓷游戲還是開盤破發了

2021年只剩下最后半個月,港股市場今年第一只手游股才姍姍來遲。

今日,青瓷游戲在港交所正式掛牌,開盤即破發,較發行價11.2港元下跌近9%。截至9點45分,青瓷游戲報9.7港元/股,較發行價下跌13.39%,市值達66億港元。

放在今年港股市場新股頻繁破發、大盤萎靡不振、游戲板塊更是遭遇重創的大環境下看,青瓷游戲開盤大跌的走向并不令人意外。而此前的招股階段,青瓷游戲公開發售獲認購約3.64倍,國際配售約1.77倍,暗盤階段收漲1.61%。向來不喜游戲股的港股投資者,對青瓷游戲的態度已經算是友好了。

比二級市場投資者更旗幟鮮明看好青瓷游戲的是幾家互聯網大廠,包括騰訊、B站以及鮮少在游戲領域出手的阿里巴巴。根據統計,阿里巴巴今年在游戲領域對三家企業進行了五次投資,其中三次都投給了青瓷游戲。

騰訊、阿里、B站在青瓷游戲上市前多次加注,來源IT桔子

但與華麗的股東名單相比,青瓷游戲的實際業務表現卻沒那么亮眼。單一游戲有限的生命周期、爆款的不確定性、監管態度的捉摸不定,這些讓投資者皺眉頭的游戲公司通病,青瓷游戲一個都沒逃過。

但青瓷游戲依舊在市場注目下順利上市了。投資者沒變,是游戲行業的環境變了。

游戲廠商的優勢與弊病,青瓷游戲都有

從業務模式與發展狀況來看,青瓷游戲是一個典型的中腰部游戲廠商。

典型特征之一,是靠一個爆款在市場中贏得姓名。支撐青瓷游戲赴港IPO的爆款是其于去年6月份推出的自主開發游戲《最強蝸?!?,這款放置類游戲首月錄得流水就超過人民幣4億元,在2020年中國iOS游戲暢銷榜上排名第二。

也正是基于《最強蝸?!返谋?,青瓷游戲在2020年的年營收同比翻了近14倍,達到12.3億元,其中來自《最強蝸?!返氖杖胝伎偸杖氲谋戎貫?5.3%。

今年3月青瓷游戲引進授權的游戲《提燈與地下城》上線,首月流水突破1.85億元,火爆程度雖不及《最強蝸?!?,但也進入了iOS游戲暢銷榜前列,兩大游戲支撐下,今年上半年青瓷游戲營收繼續同比走高至7.6億元,其中《最強蝸?!氛急?7.7%,《提燈與地下城》占比30.1%——二者合計占比超過97%。

除了爆款可圈可點的市場表現外,青瓷游戲值得夸耀的還有其作為游戲廠商強大的盈利能力。

根據招股書,2018-2020年及2021上半年,青瓷游戲的毛利率分別為78.0%、77.5%、76.8%、75.3%;凈利率分別為25.3%、22.1%、8.5%、-12.3%。其中,2021年上半年錄得虧損主要是因為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虧損。

青瓷游戲高毛利、高凈利的財務成績確實好看,但放在處處流油的游戲行業,這樣的盈利水平也不算突出。以青瓷游戲的第一大股東吉比特為例,今年Q3吉比特毛利率為82.8%,凈利率為41.2%。

享受著游戲這一商業模式的高利潤優勢,青瓷游戲也并沒能擺脫當下游戲廠商們所面臨的困境與桎梏。

比如游戲產品有限的生命周期。青瓷游戲招股書中預測,自主發行的《最強蝸?!肥S嗌芷谶€有79個月,《提燈與地下城》還有52個月。但生命周期的延續并不意味著盈利能力的持續,在游戲的衰退期其流水將大打折扣,并且這種衰退趨勢已經出現:根據計算,《最強蝸?!?020下半年收入為11.13億元,而2021上半年其收入已環比下滑至5.16億元。

還比如老生常談的爆款不確定性。雖然從過往的游戲產品看,青瓷游戲是有著自研實力的,但《最強蝸?!分笄啻捎螒蜻€沒能推出第二款成功的自研產品,《提燈與地下城》的研發商是青瓷游戲投資的吉事屋科技,青瓷游戲只是代理運營商。

根據招股書,青瓷游戲目前還有10款游戲儲備,其中有四款是自主研發。但只能說,基于《最強蝸?!返某晒β窂?,青瓷游戲有更大的制造爆款的概率,但市場每年上線幾千萬游戲,再頭部的廠商也研究不清所謂的爆款機理。

此外,《最強蝸?!芬矝]能逃過游戲行業越趨激烈的買量之戰。

根據招股書,2020年《最強蝸?!飞暇€后,青瓷游戲銷售及營銷費用是2019年的33倍,費率從18.9%上升至45.6%,相反研發費率從28.9%下滑至11.9%。今年上半年青瓷游戲的營銷及研發投入占比進一步失衡,銷售及營銷費率為32.1%,研發費率已下滑至2.4%。

大手筆的營銷助推了《最強蝸?!芳啊短釤襞c地下城》的熱度,帶來了更大規模的營收與盈利,但也導致了青瓷游戲的凈利率反而在爆款游戲出現后下滑,錢賺得越來越不容易。

靠一款爆款游戲實現IPO,這在游戲市場中并不罕見。但在近幾年嚴格的監管環境下,無論是A股還是港股,游戲廠商想要上市的難度都越來越高,因此青瓷游戲作為今年難得的游戲新股就格外引人注目。

但想要從青瓷游戲身上找到多么獨特的優勢與潛力,恐怕是要失望了。

阿里騰訊B站為何看好?

正是這樣一個只能說差強人意的投資標的,受到騰訊、阿里、B站熱捧,并在未成年禁令、版號停發等種種利空因素下,成為今年港股唯一闖關成功的手游公司,并且引起游戲行業內的普遍關注。

這更側面反映出游戲行業的無奈與焦慮。

目前游戲市場的馬太效應正走向越來越嚴重的地步。根據游戲陀螺的數據,今年前三個季度中,來自騰訊、網易旗下的手游市占率平均在90%,最高達到97%。也就是說,在騰訊網易這樣的頭部大廠的封鎖下,小廠商的生存空間極小,不斷發布的新游戲只能在暢銷排行榜上快速輪換。

并且據觀察,游戲投資霸主騰訊雖然在今年進一步提高了出手的頻率,但卻更傾向于小金額、廣撒網,投資標的大多是中小游戲工作室。

明顯的兩極化趨勢,導致的是中腰部游戲廠商屈指可數。市場上擁擠著悶聲賺錢的小工作室,但年輕廠商要有條件走向IPO,起碼是需要像青瓷游戲一樣具備一定規模,且擁有至少一款有持續盈利能力的爆款游戲。而這樣的標的其實并不算多。

并且,對不愁賺錢的游戲廠商來說,上市也并不是一件多有吸引力的事。二級市場投資者對游戲股的態度并不友好,監管的一點風吹草動都可能打擊企業市值。曾有游戲投資者在與「真探」的交流中就表露了這樣的態度:“安心做一個不錯的作坊,保證產品質量,在今天這個時間點也活得不錯。那為什么一定要做大,一定要上市?”

頭部廠商封鎖下的成長空間不足,上市政策與投資者態度的猶疑,廠商上市積極性的不足,種種原因使得一級市場游戲板塊的投資并購交易火熱,而二級市場卻一片冷清。

青瓷游戲在這樣的背景下脫穎而出。游戲大廠的焦慮,則不會讓他們放過任何一家可能冒頭的年輕廠商。

騰訊已經在米哈游上嘗到了教訓,“老大哥”靠其強大的資本及渠道能力把持的游戲江湖,被異軍突起的《原神》所撕裂。行業格局的松動,讓騰訊陷入了明顯的焦慮中,內部組織調整的同時加大了對外投資的覆蓋面,以防在其未曾注意的角落,會有一個與騰訊毫無關系的《原神》再次出現。

相似地,渠道見長的B站也是游戲投資界的老手,且青瓷游戲的年輕化受眾屬性與B站相當契合;阿里巴巴更多的注意力在云游戲上,元宇宙的火熱讓阿里巴巴今年對游戲行業給予更多關注,幾次出手投資,搭建自己市場陣營。

因此,騰訊、阿里、B站今年以來多次向青瓷游戲注資,呵護這個今年的游戲新股獨苗,也徹底烘托起了青瓷IPO的熱度。這并不難理解。但凡有一個合適的標的出現,有焦慮也有野心的大廠都不會吝嗇花點錢“交個朋友”。

存量中找增量,游戲行業前進的方向

青瓷游戲能獲得大廠的偏愛,折射出的是當下游戲行業嚴重分化的市場格局;而青瓷游戲的業務發展,其實也反映著當下游戲行業前進的方向。

青瓷游戲靠上線僅一年半的《最強蝸?!芬卉S而起,并成功走向IPO,得益于其成功踩中了游戲市場中細分品類的發展風口。

青瓷游戲成立以來的風格都較為鮮明,擅長鬼畜惡搞題材,且關注細分品類,在很早之前就開始嘗試放置類游戲。受《旅行青蛙》影響,青瓷游戲產生了做惡搞風格的放置類游戲的想法,于是有了《最強蝸?!?。而這種介于重度與輕度之間,不會讓玩家產生太重疲勞感的游戲,恰好滿足了疫情下追求解壓、時間碎片化的用戶的需求。

《提燈與地下城》所屬的Roguelike品類,其實也有著相似的特點,具備新奇玩法與未知體驗,不易讓玩家產生疲勞感與重復感。

深耕這些細分品類的廠商,常常會貢獻出令人驚喜的黑馬產品。這也是當下游戲行業在存量競爭中的一個明顯趨勢,中小廠商很難通過大制作與大IP來與頭部廠商競爭,深耕一些重體驗、玩法新奇的細分品類反而會有機會。

另一個明顯的趨勢則是出海。游戲行業“不出海就出局”論斷早已有之,目前中國手游也確實在全世界都占領了核心地位,據Google與App Annie發布的《2021 年移動游戲出海洞察報告》,上半年中國游戲海外用戶支出超81億元,同比增長47%,遠超全球增速大盤24%。

對騰訊等頭部廠商,米哈游等后起之秀,以及青瓷游戲等更多的中小游戲廠商來說,出海都是一個確定性的機會。青瓷游戲也招股書中也強調了其會繼續拓展海外業務:2021年,計劃將日本、東南亞及港澳臺的玩家作為主要目標受眾,在接下來的兩至三年,將逐步擴展至歐洲及美國地區。

隨著國內存量競爭的游戲市場越來越卷,版號嚴冬下國內廠商們心越來越慌,出海的浪潮就被推得更高。

品類探索,海外拓展,包括被大廠們用資本拉攏,青瓷游戲的發展歷程也是當下眾多中小游戲廠商的命運縮影。幸運的是,其較強的自研實力與對品類的選擇,給予了其創造爆款的機會,而這個機會讓青瓷游戲成為目前游戲市場中少有地能走向IPO的標的。

在此次今年唯一的國內游戲廠商IPO中,特殊的并不是青瓷游戲,而是目前游戲市場的格局與走勢。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