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快訊 > 正文

千億紫光重整剛落地,為何突生波折?

紫光集團新接盤方帶來600億重整資金的消息剛剛傳開,重整方案便遭到了集團董事長趙偉國的激烈反對。

12月15日,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健坤集團及趙偉國發公開信,在“誰的紫光”中連發十問,并附12份附件,質疑重整存在國資流失,并稱已向中紀委等部門實名舉報。健坤集團持有紫光集團49%股份,是除清華控股之外的另一大股東,實控人為趙偉國。

5天前,紫光集團通過相關上市公司公布重整招募戰投的最終結果——由智路資本、建廣資本組成的聯合體“智路建廣”來接盤這家總價值3000億元的芯片巨頭。同日,紫光國微公告稱,清華大學擬將清華控股100%股權劃轉給四川能源投資集團。清華控股目前持有紫光集團51%股權,是其第一大股東。

12月13日,紫光集團管理人在上交所網站發布公告稱,已經正式與戰略投資者簽署了《重整投資協議》,制定了重整計劃草案,并提交給了北京一中院。

據《上海證券報》報道,智路建廣現金出資份額達到600億元,全部用于向債權人清償,并且已經給出三種清償方案,若一切順利,可能會實現95%至100%的清償。

戰投的確定和重整方案的披露,意味著紫光集團尋求外部幫助化解危機之路邁出了一大步。如今趙偉國和健坤資本公開發聲反對,會令重整計劃生變嗎?而趙偉國又是因為什么原因站到重整方案的對立面的呢?

舉報的三大關鍵點

在“誰的紫光”中,健坤集團向紫光集團管理人連發十問。經無冕財經梳理,健坤集團質疑的關鍵點如下:

首先,健坤集團在文件中稱,經過對重整方案的仔細研究,可以得出一個初步結論:本次紫光集團的重整方案將直接造成當期734.19億(未來價值數千億元)的國有資產流失。

對于這樣的結論,健坤集團解釋:智路公司的股東穿透后全部是自然人,自然人李濱是智路公司的大股東,李濱等自然人則持有建廣公司49%的股權。而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國有資產流失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分別為紫光集團持有長江存儲股權被低估、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增值部分以及其余非上市公司股權被低估。

其次,健坤集團對于接盤方有沒有重整能力提出質疑。健坤集團向《每日經濟新聞》表示,智路建廣聯合體不符合戰略投資者的要求。

▲健坤集團發布的公開信截圖。

其認為,智路資本及建廣資本都是資產管理公司,二者無論是各自還是相加,總資產都不滿足此前招募戰投時的500億要求,凈資產也都不滿足200億的要求。二者即便是管理的資產也不足500億,并且所管理資產是投資人所有,管理公司無權隨意動用。此外,健坤集團對于戰投600億元出資規模,卻只交了20億保證金也提出了質疑。

此外,健坤集團表示,紫光集團2000多億的資產,對應1300多億的債務,并非資不抵債,而只是面臨流動性危機。不僅如此,健坤集團對與讓清華和健坤零對價出局表示了強烈的不滿。此外,健坤集團也對重整程序提出了質疑。

健坤集團表示,紫光集團在2020 年11月出現了資金流動性問題后,國務院從相關部門抽調干部組成國務院紫光集團現場工作組。工作組進駐后,接管了清華控股和健坤集團的股東權力,以及股東會、董事會、管理層的權力。

不僅如此,健坤集團對于18.5億元的重整費用也提出了質疑。

與此同時,健坤集團也在文件中透露,其已經于12月15日通過郵局向中紀委、國務院辦公廳紀檢組、財政部紀檢組、教育部紀檢組就上述國有資產流失問題,對紫光集團有限公司管理人(即原來的現場工作組)進行了實名舉報。健坤集團要求由財政部的專業國資機構對紫光集團的資產進行評估。

歷時一年的破產重整之路

自2020年11月紫光集團的幾只債券相繼違約起,這家千億芯片巨頭的流動性危機徹底暴露。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紫光集團的總資產為3007.53億元,總負債為2106.86億元,資產負債率為70.05%。由于償債壓力巨大紫光集團自救乏力,2021年1月起,工作組對紫光集團啟動公開招募戰略投資者工作。

與北大方正重整招募時出現幾十家投資者競爭的局面相似,頗有價值的紫光集團也吸引了不少投資者。7月13日,有媒體報道稱,阿里巴巴集團與幾家由政府支持的企業正考慮收購紫光股份的股權,出價或達人民幣500億元。

8月27日,經北京一中院裁定,對紫光集團及其子公司北京紫光通信、北京紫光資本管理有限公司、西藏紫光大器投資有限公司、西藏紫光卓遠、西藏紫光通信投資有限公司、西藏紫光春華投資有限公司(合稱“紫光集團等七家公司”)實質合并重整,并指定紫光集團管理人擔任紫光集團等七家公司實質合并重整管理人。

10月18日,紫光集團官網發布消息稱,在北京市一中院的主持下,紫光集團等七家企業實質合并重整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根據當天會議紀要文件顯示,目前紫光集團的債權規模達到1081.81億元。

在10月底,財新報道顯示,參與紫光集團重整的7家企業分別為廣東、北京、無錫、上海四地的國資,央企中國電子,私募股權基金智路建廣聯合體,浙江國資和阿里巴巴集團聯合體,最終僅有浙江國資和阿里巴巴聯合體以及智路建廣聯合體入圍下一輪競標。

而根據外媒報道,直到11月中都還傾向于由阿里巴巴和浙江國資組成的財團接手紫光集團,但近期,美國加強對于包括阿里巴巴在內的在美國上市中國企業的監管引發了擔憂。據悉,由于美國正收緊對在美上市公司的審計要求,若紫光集團收歸阿里巴巴旗下,可能會令這家領先的芯片集團面臨披露敏感信息披露的風險。因此,紫光集團才會交由智路資本和北京建廣資產聯合體接手。

這也意味著,歷時將近一年的重整招募戰略投資者事宜,終于在2021年底敲定。然而,由于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以及二股東健坤集團的公開反對,重整之路或再生變數。

趙偉國在紫光扮演什么角色?

從2012年起,紫光集團開啟了資本騰飛之路。短短八年時間里,紫光集團從一家總資產不到70億元的校辦企業,膨脹為資產超過3000億元的行業巨頭,總資產和總負債翻了近45倍。

不過,伴隨著紫光集團驚人速度擴張的,還有高杠桿運作,負債率攀升。

而紫光集團大肆并購的關鍵人物,就是健坤投資集團董事長、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在2010年,趙偉國成為紫光集團總經理,后通過資本運作,憑借健坤投資持有紫光集團49%股權,成為紫光集團的第二大股東。

在趙偉國的主導下,紫光集團在半導體行業迅速整合,據“野馬財經”不完全統計,從2013年至今,紫光集團累計斥資1000億元收購,收購標的包括展訊通信、銳迪科微電子、新華三和法國智能芯片元件制造商Linxens等。而趙偉國其人也被稱為“芯片狂人”。

然而,半導體業務投入高周期長,資金回籠慢,加之紫光集團過度依賴債券融資,不斷累積的債務危機爆發。

從2018年起,紫光集團舉債擴張的模式失靈,開始尋求引入戰略投資者化解危機,然而,引戰工作未能有進一步進展。2019年,紫光集團無法繼續依靠發債融資,加之紫光集團頻繁收購,到該年末,紫光集團的商譽已高達539億元,占凈資產比重達68%,資金流動性風險一觸即發。直到2020年11月債券違約,徹底爆發風險。

但不曾想重整方案剛剛落地,就遭遇趙偉國的質疑。截至目前,智路資本及建廣資本均為作出回應。

精彩推送

思思久久精品在热线热